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鹰的脆弱  

2011-08-21 02: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鹰的脆弱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或有叹:“其实挺想看看鹰脆弱时的样子,它平时实在是太强了,无论外表还是飞翔,强到根本不给你任何看他软弱的机会。只是在想,或许,鹰的软弱,即使被看到,也会是那种身倒神仍在的吧,一定悲壮无比。它真的是属于天空的么?这世界,好像没有什么真正谁属于谁的吧?”

就想:难道鹰不脆弱?鹰的脆弱不就明摆在天上嘛?只在看见和没看见而已。

鹰那由外而内的高傲沉默,岂不正是它的最大脆弱和软弱?

网球后来多一个术语:鹰眼;又为啥不说“猫眼”或“狗眼”?万物可能都有视力与表达,猫眼也许多了几分胆怯和狡黠,而狗眼可能除了看人之外看球也会看低几分?

于是鹰的“视力”就或许成了某种象征:高傲却诚实;沉默又公正;最紧要的,还是鹰眼总能俯瞰于天清晰地“看见”——哪怕是对瞬间即逝是对瞬息万变也不曾轻易放过丝毫;

越看得清晰、清楚,也许内中的痛苦也愈会扩大。可鹰却更习于沉默——而且还是那样高傲地沉默!

鸟当中,家雀儿最喜欢“叽叽喳喳”又“唱”又“说”;要说家雀儿、要说斑鸠它们软弱?它们痛苦吗?大约即有,也不会太多——最多的还是罗里罗嗦。

于是鹰沉于自己心底那一番番高傲地沉默,恰恰可能就是鹰的脆弱——因为既无想讨要更不习惯于“诉说”。

若说鹰毫无痛苦,谁信呢?鹰却宁愿沉默于飞天的孤独——家雀儿、鸽子、或大雁们,都或者很喜欢成群结队而飞——有组织有纪律地飞翔!

可谁见了鹰在天上结伙而伴?

我在东北下乡时,感觉那里的天空要比在北京看到的大太多太多;

面对那样的天上,经常是在劳动之歇就抬头只看鹰于长空——我还真是没见过“鹰击长空”;那样的鹰在那样的天而且空之上,都一只一只就自己孤在独着;

我那时屡屡惊奇:鹰怎么可能常常就那么“停”在天上呢?

慢慢理会与体会,渐觉着:万变与万物变;鹰就高高地傲在天上并且还以完全的宁静处天地之惊而不变于自!

我性格从小多有猫性,因此养猫养过25年,直到俩猫分别逝世。以前也见过有人养鹰的,可我不敢,从东北下乡到之后,就对天上鹰一直仰视——并以为那神物也是可以家养的吗?

说到人,家乡、故乡——人只要一说这些就会泪流满面;

说到树,落叶归根就在原地扎下去是为“寻根”;还会无边落木萧萧下真是万般感伤!

说到鸟,树枝上搭个窝旁边还喜欢“花开”;是为:鸟也有语花还真香!

唯——独鹰,鹰的家乡、故乡、根寻、窝点,又在哪儿呢?

鹰原来是没家乡、没故乡、无根、无窝的翱遨出离的一番游魂!

鹰的家、鹰的乡——不就在无限天空的虚无之上?飘泊即宿命——一生即行于天的流浪者之歌更不是唱唱和拉拉而已。

鹰不流泪嘛?肯定亦有鹰之潸然——却仅止于弹到鼻尖而已——久而久鹰的泪润其鼻就滋养而成“鹰钩”——还成了让人厌而说之的一大“缺陷”。

人非鹰,何知鹰之傲鹰之弱?

前边有问:“这世界,好像没有什么真正谁属于谁的吧?”

又反问:在天上,又有谁真正不属于谁呢?

鹰的脆弱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