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迁徒的鸟  

2011-08-20 05: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迁徒的鸟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认识一女孩儿,名叫:姜鸥。第一次见她,我很客观地举住老花镜瞧她好半天:走路很轻盈,小脑袋晃呀晃的,特喜欢笑;

我客观她许久之后,就想:名字都“鸥”了,那大概她的命还真跟老在天上飞着的鸟或有某种关系?不是人都说嘛:谁起什么名也正暗示了上天赋予的某种命;

然后我也真这么将信将疑了。

可后来,姜鸥开了自己博客,而且她又根据自己名中的那一个“鸥”字,也给博客起了个仍然沾点鸟气的名字叫:“小鸟花开”。这个博客名字一出来,我马上就对姜鸥的之前“将疑”烟消云散,而只有“将信”了。

比如,名字中既有“鸥”字也因此带几分小鸟之气,但也未必之后、之将来的命运就真的能跟天上、天空必有很大或太多往上的联系了。就说这小姜鸥吧,博名是她自己起的就叫了:“小鸟花开”,是小鸟,又要花开,那自然就一定很喜欢树也很喜欢花,更当然也很愿意整天栖在树枝上和花儿俏旁边了。这一算,凡是小鸟的命,都甭说真跟上天有很大联系,就是飞起半高没多会儿,也当然就必须很快得落下来歇着,对着花开唱个不停了。

最近“小鸟花开”转了我当初写她的一篇博客,开篇即说:事隔三年,依然感动。

我跟小鸟的联系却几乎断了。因为她也不在北京甚至是出国去了。

但我心里知道,小鸟飞不出去太远,即使出国,不用多久也肯定还得飞回来,因为她的“花开”她鸣唱,都只在生她养她的那个家里。

 

★有一次,我跟鹰有过这样一次对话——

那鹰显然是受了什么惊,傲慢地高高歇在一棵树上;

我问鹰:你干嘛呢?

鹰长啸般叹息一声说:我有点累,我在这儿歇一会儿;

我就问鹰:你干嘛不飞呀?

鹰又叹息一声说:干嘛逼我飞?我歇一会儿不成嘛?

我就问鹰:你干嘛不飞呀?

鹰于是有些怒,眉毛当时就吊起来,生气时的鹰更有神魂更是傲慢也更见孤独;

鹰就长啸:干嘛要逼我老飞呢?

我当时哈哈大笑:鹰啊鹰,请问:你的命、你的运、你的命运真是歇在树上吗?

问完,我就不再看鹰我害怕他生气我就直着眼睛开始望天看空;

一边看天望空,我也不再理这一只居然能在树枝子上——尽管再高的树不还是树嘛——歇老半天的鹰了;

我自己跟自己在心里小声叨唠:听说过树上有麻雀窝、有喜鹊窝、有老鸹窝、有……这窝那窝……就还真没听说过鹰会在树枝上做窝的呢!

原来鹰也喜欢歇在树上呀?

可鹰的命和鹰的运连命带运就是鹰的命运如果真是歇在树枝子上,那鹰还是鹰嘛?

于是鹰也不搭理我我也不理会鹰,我就开始观再看那一部我百看不厌也是最喜欢的自然纪录片《迁徙的鸟》了。

这电影恰恰也是一位曾一段时间远离中国客居他国的朋友,介绍给我看的当时朋友还对这部伟大纪录片很有观后感地自叹道:我就是一只“迁徒的鸟”!但再后来我却发现:介绍我看《迁徙的鸟》并自认自己也是一只“迁徙的鸟”的这位朋友,活在城市的窝里可踏实了。

理想这东西却不是能被说出来而一定是要做出来的。

在这世上,如果你真象苏格拉底那样,随便在街上拉住一百个人问:您信命嘛?肯定这一百人每一个都会象鸡哆米那样拼命点头说:我信、我信、我信命!可假如你再仔细旁观每一个人,又无不天天捣腾、挣巴、翻滚着就没一个真肯认识命运、相信命运、热爱命运的。就这一点而言:我们每一个人都算上,又无一不是自己的谎言制造者并且还每天都生活在自己的真实的谎言当中。

 

□《迁徙的鸟》第一次观看印象最深的,就是它开篇淡入在银幕上的那一行字——

“这是一个关于承诺的故事……”

迁徒的鸟,到底还可能跟谁真有承诺呢?

当然也只能一定是跟天空有承诺了!

 

★这一夜,无论睡在醒里还是醒在睡里,我一直都在用心谛听那个歌:《To Be By Your Side》……

“将在你身边”——

“将在”你身边而不是固固囚囚“总在”、窝在你身边

 

■因为喜欢《To Be By Your Side》而我又只字不懂英文同时我又猜想歌词中肯定大有奥妙,所以那时我就在博客里征集懂英语的为我翻译一下《To Be By Your Side》;

结果又巧了,我之后得到了两位懂英语女性翻译这个歌的中文版本。一位当时正在国外,另一位就长期居住国内。可当时两个中文翻译版本我一眼瞧下来,居然还是后边这位长期待在国内的“哆嗦菲菲”所翻译的版本,更合我对《To Be By Your Side》音乐的直觉——

 

其一:“……”的歌词翻译——

《只为能在你身边》

横跨大洋横跨海,越过树木黝黑的森林,

穿过山谷,我们依然不敢喘歇,只为能在你身边。

越过变幻莫测的沙漠,越过燃烧着火焰的山脉,

穿过狂风和暴雨,只为能在你身边。

每一英里每一年,每个人偶尔都会流泪,

我无法解释这一切,亲爱的,我也不想去尝试。

在黑夜里,当行星相撞时,穿越国土的边界,

山石矗立如林,只为能在你身边。

每一英里每一年,每个人偶尔都会有孤独的眼泪,

我无法解释这一切,亲爱的,我也不想去尝试。

我只知道一件事--爱在一次飞翔中降临了。

今夜我将陪在你身边,但是,明天我又将远行。

从最深的海洋到最高的山峰,经过你梦境中的疆界,

进入我们不敢喧哗的山谷,只为能在你身边。

穿过无尽的荒野,所有的动物都为此屈服,

亲爱的,我将一刻不停歇直到在你身边。

每一英里每一年,距离和时间消失了,我无法解释这一切,

亲爱的,不,我也不想去尝试解释。

我只知道一件事--爱在一次飞翔中降临了。

虽然今夜我将陪在你身边,但是,明天我又要离开,爱却是与日俱增。

虽然,今夜我将陪在你身边。但是,明天我又将要远行。明天我又将要远行……

 

其二:“罗嗦菲菲”的歌词翻译——

《将在你身边》

横越万水千山,横越密林的树影幢幢,

横越令人屏息的静寂山谷,回到你身边。

横越变幻的沙漠平原,横越火焰中的峻岭重山,

横越狂风暴雨,回到你身边。

每一英里、每一年、每一个人那每一滴泪,

我无法解释,亲爱的,我甚至不可能去尝试,

在繁星零乱的夜里,

横越风化的岩石相隔的树林,

回到你身旁。

每一英里、每一年、每一个人那每一滴泪,

我无法解释,亲爱的,我甚至不可能去尝试。

我仅仅心许一件事,翅羽载爱而归,

今夜我将回到你身边,然而明日我就将远走高飞,

从海之底到山之巅,横越你梦境的边沿,

在无人敢高声言语的深谷,回到你身边。

横越令任何生物低头的无边荒原,

亲爱的,我将不眠不休直到回到你身边。

每一英里、每一年,时空流逝,我无法解释,

亲爱的,不,我甚至不可能去尝试。

我仅仅心许一件事,翅羽载爱而归,今夜我将回到你身旁。

但是明天我将远走高飞,

爱与日俱增,今夜我将在你身旁。

但是明天我将飞翱,明天我将飞翱,明天我将飞翱……

 

To be by your side》英文原文——

Across the oceans Across the seas,

over forests of blackened trees

Through valleys so still we dare not breathe,

to be by your side

Over the shifting desert plains,

across mountains all in flames

Through howling winds and driving rains,

to be by your side

Every mile and every year,

?for every one a little tear

I cannot explain this, dear, I will not even try

Into the night as the stars collide

Across the borders that divide forests of stone standing petrified

To be by your side

Every mile and every year,

for every one a single tear

I cannot explain this, dear, I will not even try

For I know one thing,

love comes on a wing

For tonight I will be by your side.

?But tomorrow I will fly

From the deepest ocean to the highest peak

Through the frontiers of your sleep

Into the valley where we dare not speak,

to be by your side

Across the endless wilderness where all the beasts bow down their heads

 

★“每一英里、每一年、每一个人那每一滴泪,

我无法解释,亲爱的,我甚至不可能去尝试”

无言而谛听于心

你以为我真会担心你的迁徒?

那不正是你的命你的运

却难道你已跟天上有了承诺

我还真会相信歇在那再高的树枝子上才是你的宿命?

 迁徒的鸟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