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碎想  

2011-08-12 01: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碎想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一位名气很大的知识分子,接受镜头采访时,基本上把当今所有社会败象都狠狠批评、批判了一个遍。

有人看了觉得特解气;

但我一位非知识分子圈子的朋友,看完那段只跟我说了这样一句:所有他骂的那些话,还不济路边一个修车老大爷说得好玩儿和深刻!

那视频我也看了;

确实如这位非知识分子朋友所说。也确实比一个修车的大爷说得差多了!问题是:修车大爷还懂幽默,往地上唾口吐沫,就顺便把那些事给“逗你玩儿”了;而这位知识分子批判者,一边骂,一边还把自己气得“嗝儿喽嗝儿喽”的!


■不久前翻一本书,其中有这样一段——

“也就是在18491222日,陀思妥耶夫斯基被指控犯有政治罪,就要执行死刑了。在他所谓的‘等待死神降临时极度恐怖、异常惨痛的几分钟’内,他对一位名叫斯佩什尼奥夫的同犯说:‘我们就要与基督在一起了!’而斯佩什尼奥夫则回答他说:‘一缕尘埃’!”

何东认为:那个“名叫斯佩什尼奥夫的同犯”,肯定是修过车的一个大爷,而肯定不是什么文化人或者作家——因为凡文化人肯定无论什么时候,都会在心里总惦记着“我们就要与基督(其他或:皇上、伟大之类)在一起”;

而那位同案犯,心里要比陀思妥耶夫这位我最喜欢的世界大作家更清楚,自己作为这宇宙中的“一缕尘埃”到底才多么的轻才多么的低微!

因此能说出“我们就要与基督在一起”的人,其实离上帝更远;

而清楚自己“一缕尘埃”的人,才真是心里一直跟基督近在一起呢。

 

■有人这样感叹地写:“于是觉得没必要那么沉沦,就象大家一样地活着吧。”

我看见这样的感叹时,一点都无法没掩饰我心里的不快,所以我也写:“看到这样的话,我就犯恶心!我从小在知识分子机关院子里长大,我从那时就想不明白,那些所谓的文化人、知识分子,怎么就非觉着自己们跟‘大家’不一样了?明明就是生活在‘大家’当中,本来完全可以和‘大家’一样去生活。可总好象又很不乐意这样!我所以越发真不明白了:‘大家’到底从过去到现在,究竟怎么你们啦?或问:你们从来对‘大家’又如何了?你们又做了些对得起‘大家’的哪怕一点点精神贡献没有?如果没有——就别老假装自己跟‘大家’有什么不一样。或也可以坦然承认:我比‘大家’差远了!

 

■有一个词,也不知是从哪年开始,就从内地媒体冒出来了同时也不知道它是被谁弄出的?——这个词就是“公共知识分子”(估计肯定是从欧洲抄过来的而肯定不可能是被内地文化人自己发明出来的);

当初怎么想都没想明白这概念的意思:公共?知识分子?——到底是指哪么一些又什么文化人呢?

实在想不过来,就去问一位懂些音乐的寇毅:你明白啥叫个“公共知识分子”吗?

他并没直接回答我,却所答非所问地只断言一句:公共的只有厕所或其它场所。不包括人。

这话骂的,我当时觉得真是有劲!碎想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评论这张
 
阅读(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