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但愿一根火柴能温暖他们的心情  

2011-07-24 08:3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愿一根火柴能温暖他们的心情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昨晚独自一人在家里泡铁观音,手闲中就打开电视,算是等茶沏开的一个过渡。遥控器转了一大圈,好多回忆为建业而奋斗的当年打仗电视剧,都弄得硝烟弥漫还特别难看。

  然后遥控器就晃到了一台晚会,因为每年春节前后都被TV晚会弄恶心了,所以遥控器已经按过去了,尾音却听见前边主持人说了一句“留守儿童”;于是遥控器再按回来——却是少儿频道在播出一台号称叫《阳光季节》为打工子弟和留守儿童的大型晚会。

  恰巧频道刚一定下来,就看鞠萍站出来说话了。先不论鞠萍主持功夫如何,且说她这些年以来,既然已过了“姐姐”年龄,就自己知道除了将主持人作为一个职业之外,所以她并没有到处煽风点火把自己活得跟头把势呼哧带喘还饶世界要到处解释自己。同也是山东人,所以她虽依旧大大咧咧却心里明白:在电视之外的社会上,尽量让自己活得息事宁人——这于如今就已纯属不易了!

  还有另一大不容易:就是难得少儿频道,终于将它们的晚会眼光,这一次专门盯住农村留守儿童和打工子弟这一巨大人群上了。以往此类晚会,来不来就是招一群城市高级幼儿园里活得光鲜妖嫩无比的孩子,一跳舞就伸腿、歪头、举手作种种早被训练有素的乖巧状、一唱歌就是嘴甜、伶俐全好象天下人已经生活全无比幸福了!

  因此,少儿频道能请来留守儿童和打工子弟,专门为他们作一台晚会——尊重起码在开始!而且这不但是尊重了现场来参加晚会的孩子——同时也等于向全国的五千八百万的农村留守儿童,有这一次很难得的致意吧!

  一边沏茶,一边再溜一眼那晚会的节目——

   开始看一段叫“喊山”的内容:它最初源于网上一段视频:有些远离在城市打工的父母的农村留守孩子,他们在学习取得好成绩或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就经常会去对着村野大山喊爸爸、妈妈,将自己或快乐或烦恼,通过喊自内心的声音去传递那层看不见的亲情。在晚会中,我见到“喊山”的孩子们,还有他们的父母,都被请到了现场:日夜的亲情思念,总算有一个机会化成相逢时的泪如泉涌与复杂笑容。

   蒙古民歌《梦中的额吉》和《遥远的妈妈》,我一直都非常喜欢。相比那一个有一年也因晚会而特火的《常回家看看》那份浅甜那份对父母“临时工”式的表面之爱,就深远太多了!

在这台晚会中,蒙古族少年乌达木就现场用蒙语(蒙古民歌一用汉语唱就没法听)演唱了也是表达对母亲怀念的《梦中的额吉》;但它的歌词却不是什么“找点时间、找点空闲,妈妈准备了一些唠叨,爸爸张罗了一桌好饭,哪怕帮妈妈刷刷筷子洗洗碗”(怎么听着就那么便宜和糊弄事呢),《梦中的额吉》歌词里是这样表达那遥远而不唠叨也不刷碗亲情的:“梦中妈妈的脸,在为我挂牵,为我向苍天祈福祝愿,她在遥望远方的天边,亲爱的妈妈,额吉啊……”而那曲调再由孩子一唱,自有一份忧而不伤悠荡在你心间。

旭日、阳刚登台了,我以为他们又要那首唱侵权汪峰《春天里》了——那却是今年春节中听得我心里一震又震的唯一一个歌;这一次他们唱的是《我的未来不梦》。但愿这对于满布全中国范围之内的五千八百万的农村“留守儿童”,是一个可望也可以及到的将来吧!同样也是在海边一个县城里长大的航天员杨利伟,他上台之后,只对全国农村留守儿童说了一段话而不是演了什么节目,去掉其中几句口号性内容,我记住了这样几句:“祝愿每一个农村的孩子,长大成材,建设自己的家乡”;若真能如此,农村父母和孩子,将来也不再用年年月月天天,都忍受分离的“喊山”之痛了!

 

在这台晚里,让我感觉最相通农村留守儿童的一个歌,就是在《乡村爱情》里演“刘能”那个王小利唱的那段自编小曲了(名字都没记住)。到底是农村长大的果然也最懂农村的孩子,我还真没听出那歌有什么特好听——但就是有一种内里的息息相通。这样的歌如果让林妙可乖巧一唱我肯定立刻换台。

尽管这是中央台传播规模的一台大型晚会,然而它对于数目已达到五千八百万之众的农村留守儿童而言,我以为不过是杯水车薪之比。因此我个人感觉,这样一台晚会被命名为《阳光季节》,还是有点大法儿了。

为什么这样说?

改革开放几十年,大量农村打工者进入城市,造房子盖大楼修马路送快递,饭馆里服务茶馆里端茶倒水,小区里当保安家庭里当保姆;一直他们都在侍候着全国的各大城市。然而伴随整个中国的经济的快速发展,有越来越多农民父母走进城市,却在广大农村也随之产生了一个特殊的未成年人群体——农村留守的孩子们。

有社会调查显示,农村父母外出打工后,与留守儿童聚少离多、沟通少,远远达不到其作为监护人的角色要求,而这样的现状,已经导致无数农村留守孩子们的“亲情饥渴”,他们心理健康、性格成长等方面,一直都在出现偏差,学习和生活方面更是倍受负面影响。但经济社会与各大城市的高速发展之后,又有多少人和多少社会单位,真正去关注、关切、关心过他们呢?

 之前几年,有一个电影的名字叫《让梦想照进现实》。无论是亿万农村人还是城里人活着,谁不希望自己心里的美好梦想有一天真能照亮自己的现实呢?以前城市对农村曾有过《希望工程》。尽管这“工程”也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它毕竟解决过一些贫困乡村孩子的读书问题。包括解海龙拍照的那张震动世界的“大眼睛姑娘”。后来,据说中国富裕了特别有钱了,就需要在世界跟前得有面子了,所以帮助贫困农村孩子上学的事情,就不太让正面提了。可眼前,农村留儿童的具体现实,又已摆在面前了。因此仅一台大型晚会,它所表明对留守儿童的关注初衷确实很好,但眼前就说是“阳光季节”还遥远得很。

因此,但愿能由这样一台晚会,也能起到一根火柴的点燃作用,以号召有很多的社会单位与普通人群,都能点起自己心里的那根火柴,去温暖那些农村留守孩子们的心情——他们如果精神能获得安定,这才是实实在在的“维持社会稳定”。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