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老家话  

2011-05-14 05:5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刚记事开始,我在北京就听爸、妈用最标准的普通话和另一种完全听不懂语言分别跟人说话。

比方说,他们和北京人相遇,开口就讲最标准的普通话;可如果他们私下交流或有老家人来北京互相一见面说话,那“完全听不懂”语言,又会在他们之间马上被嚷嚷到振振流畅铿锵有力。所以我从小就对爸爸、妈妈整天在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日常用语”之间来回游走,感到非常神秘和十分好奇。

再大些,才知道爸、妈那“完全听不懂”的语言表达,恰恰正是我祖籍浙江温州苍南钱库的“老家话”。而这样的老家话,就是如今已经差不多将要绝种的浙江南部的“蛮话”。

  温州历来的“官方语言”就是所谓温州话,因此外人假如只囫囵一听,就以为凡是从温州地区出来的人说的都是温州话。温州话之难懂,已是闻名全国。而浙江苍南的蛮话无从而懂,更是让温州人都听着皱眉头疼的事情。

祖籍广东的吴宇森,曾执导过一部二战题材好莱坞大片:《风语者》;其主要故事就是:在恐怖的塞班岛战役中,面对日军疯狂进攻,美军使用印第安部落纳瓦霍人的语言编制密码,而掌握这些密码的纳瓦霍族战士就被称为“风语者”。他们及时以“风语”准确为美军传递情报信息。而日本军队尽管截获了这些情报,但对如此“天书密码”却完全束手无策。据资料记载,当年能通晓这一语言的非纳瓦霍族人全球不超过30人,其中更根本没有一个是日本人。

这就是美国少数民族“蛮语”,在世界大战中所创造的奇迹。

在中国,又另有一个现代版“风语者故事”,就流传范围更广也更大。据说:在70年代年中国对外的一次大规模反击战中,来自全国各地讲普通话的通讯步话兵,其消息对讲很快都被敌方破译,最后就专门招来解放军中的温州苍南籍战士,并以他们的“蛮话”作为战时消息传递。当时这些“蛮话”,甚至把敌人脑袋都想破了然后还是一筹莫展,可解放军却根本再不用担心什么战场泄密。

其实还在很小时我就相当好奇:周围邻居中,有以山东、河南、江西、安稳、四川口音说普通话的;那为什么我的爸、妈,他们难道就不能用老家口音而把语言统一在普通话里说吗?直到再长大再长大,我才从一直听不明白爸、妈的老家话里彻底明白了,凡是那些可以带口音的外地人他们讲普通话,两边的语言必有内在规律相通、必有可互相交汇融合的声调、音节。

就举一个中国人“关键词口语”的例子:北京话嘲笑人没脑子办事情糊涂,就说“二百五”;上海话把这个词借过去,改一个“二”就说成“两百五”;变化差异也并不很大。可“二百五”一到我老家的苍南蛮话中,就变成了“八旗混”——您听听!这一说岔了都打哪儿去?从语句到意思都相距甚远了。另外在我老家蛮话当中,还有诸如“八日流”(即:北方话中的到处鬼混,不着家。);“十过门”(罪过);“千人滚”(人人讨厌);还有,在我祖籍的老家话里,早上不说“早上”,而是说“天光”了——这一听,倒似乎更接近自然的“原生态”而少却了普通话的“被斯文”意思;等等。

有了如此了解,这才让我恍然大悟,所以爸、妈非用普通话对外、而以老家“蛮话”对内,就是因为“蛮话”从发音到遣词用句甚至有些根本意思,都已经跟普通话相差太远以致互相无法模仿和相通。甚至根本就已经有“外语“的意思了。

再说一个由我跟我老家人之间话“说不通“的例子——

有一年,我跟浙江苍南我舅舅家一个儿子聊天,然后我就冒出了一句很王朔式的口语:“我是流氓我怕谁?“——就这句话,但凡北京人或者说北方人甚至上海人一听就明白我表达的是什么意思;可我舅舅那儿子当时听我说这一句,朝我愣了半天,然后回我一句”“咦!你是流氓你当然谁也不用怕了嘛!”立马,我本来想表达的挑衅之意,完全就他在“听不懂”之后全给泄了力。

浙南蛮话的真正最早起源,历来都无从详细查考,只留下了一些有趣的传说和后人的猜测。因此这又让人群使用不超30万的苍南蛮话,始终带有某种神秘历史色彩。

就说在整个温州之内,“蛮话”使用范围也仅限于苍南县的小部分地区,包括钱库、芦浦、舥曹、仙居中、宜山;人口只在20多万。而普遍又认为:最正宗的蛮话,又以我祖籍的钱库和附近芦浦为代表。但何以我老家的苍南日常用语,然后就被定义成了“蛮”话呢?这要真问即使苍南人,他们恐怕也根本说不清。但我既早已作为离祖原籍很遥远的“外乡人”,就说说我后来的直接感受吧:

从小我就在北京听见过苏州人互相说话,那真叫一个细声软语——很有一那么股子挺难拿的感觉;

再说北京人说话,也开口都够气粗声大了吧?

后来我又下乡到黑龙江,那地道的东北话一听,就足以形容为“豪迈”了吧?

但如果要拿北京话、东北话跟我原籍的“蛮话”口气相比,根本就太小巫见大老巫了!

我成年之后,也回过老家苍南钱库镇好几次。先不说别的,就站街上听两个钱库人笑着轻松闲聊天,我要是闭上眼睛,那肯定就以为他俩正拉着扯着准备去衙门打冤家官司呢!包括我小时候听爸、妈之间交流,那根本就是互相“暴喊”呀!

 也曾有我老家亲戚这样问过我:“你怎么就没娶一个苍南人作老婆呢?”我当时吓得咽了一下口水说:“根据我历来多年的观察,谁地方的男人要是决定甭说娶苍南人、就是决定娶温州女性作老婆,那怎么也得怀揣一颗‘勇敢的心’哪!"比如象姜文他娶温州籍的周韵为妻,所以他拍电影才会命名为《太阳照常升起》和《让子弹飞》呀!

如今和平年代太久,世界一口同声全说“全球化”;中国内部也似乎处处互相模仿,无论建筑、穿用、甚至语言表达,也都各地而在“全国普通化”。而在这样的全方位“进化”或也可以说成“特点退化”的过程当中,当初蛮话的“风语妙用”早被忘得一干二净。更包括改革开放而至今,有很多有历史传承的戏剧,已渐成“正在消失的艺术”;很多颇具历史的地域语言表达,也渐成“正在消失的语言”。

当全国社会经济越来越发达之后,有人又不断提出要“保护中华古老文化”、“弘扬中国古老民族传统”;而苍南蛮话既有历史渊源,使用这方言的历代传人,又在长久表达中总结了许多有哲理话语,包括不少极形象幽默的表达方式,还有藏在蛮话背后的那些动人歌谣、意味深长的民间故事。难道对它们就不能象保护一枝奇葩那样,作一些可能的历史梳理、归纳、总结而继续让它们得以传承吗?

而今,浙江苍南金乡高级中学有一位叫杨勇的高级教师,他历10年之艰辛努力发掘与整理,居然终于完成了一本新书:《蛮话方言史》;我之前随意翻了一下那书稿,其中特有意思的“蛮话”表达那可就多了——

比如,太阳不说“太阳”,说:“日头佛”;

再比如,“纠结”、“郁闷”不说“纠结、郁闷”;而说“女清”;要再说“女清真女清”,就是表达是很“纠结”——意思是“女清冇啥讲,纠结到没地方去讲了”;

再有,如果形容某人吃、用全挑好的或者说很挑剔,就说这个人“太保”、“太保真太保”;

  要是形容一个人很要强,就说“兰花”;这人“兰花真兰花”呀!

     更逗的还有:出主意,蛮话说:“摆阵”;若出鬼主意,就说:“摆鬼阵”;  

    而假如形容某人很可耻、很下贱,就说“过千人口”——发音如果硬译成普通话就是“鼓拆侬口”。很有些“千夫所批”的潜意。

杨勇老师,他能把如此有趣、又常人完全听不懂的“蛮话”终于“翻译”成了一本书,我作为一个血缘之根就在“苍南钱库”的“外乡人”,在此特别向他表示祝贺。

同时,我还准备之后花些功夫,好好学一些差不多已成外语的我的“老家话”。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