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未敢翻身已碰猪头!  

2011-01-29 07:5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未敢翻身已碰猪头!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重庆出版集团暨重庆出版社联手凤凰网,如今居然将我担任采访人的《凤凰网·非常道》,出成第一本书:《犀利问道》。而且好象之后还有续出成套的意思。可这却是我最初接受并参与这档网络访谈节目时,完全不可能想到的。倒是凤凰网的出品人刘爽、监制人邹明、制片人黄晓燕、瘳锋、节目主编胡涛;他们的眼光确实从一开始,就要比我看得更远一些。所以在之前很久,《凤凰网·非常道》主编胡涛就一直说、一直说:今后还是有希望能出书、能出书;但我一直就在泼他冷水: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

而《非常道》在3年前初创之始,那时不但各网站举目所见到处都是聊天节目,更何况,早已深入千家万户的电视之上,遍地开说的谈话节目正也铺天盖地,那时谁心里要敢惦记着,还想在如此群谈节目蜂拥扑面的七嘴八舌当中,愣想以一个网络访谈朝外边伸脑袋露露头,那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呢!

更甭说最初我被凤凰网的黄晓燕邀请来参加这节目时,自己心里就犹犹豫豫意意思思的。那时的我,更妄想着要借助媒体表达更为强势的其它电视台,惦记着去到处乱伸脑袋瞎露头呢。那时我也真以为自己这猪头,就能变成一颗不要命的子弹,还想又轻又浮不知死活地多飞一阵呢。

其实认真细想一想,我去掺和什么电视节目也包括眼前还在勉为其难的《非常道》,完全就是一个对自己的事业误会。结果不成想,将误就误竟还误会成书了。

话说在好多年之前,有次我去掺和一个什么电视节目策划会,当时在电视江湖上已大名鼎鼎,光线传媒的节目总监李德来,人家那时根本都不认识我,还专门在歇会间隙坐到我身边,他既出于好心也知道我挺能说,所以才当面苦口婆心地告诫我:我知道你叫何东;但现在要忠告一句:以后你千万别到电视上去露脸。我那时也没打算上任何电视节目,所以他这一嘱咐倒听得我一头雾水。见我一脸的冥顽傻呆,他又再把话再挑明了又说:因为你天生就是一张猪脸,而电视连正常脸都能拉成横胖,所以你以后要是哪天自己非想不通真拱到电视上去,那你就真是猪了!

这一说确实就真把我给吓住了。此后即使真有电视节目零星来请,当时就全部推死不去。因为人家著名节目总监,已经事先对我作过了专业形象全面政审并签署历史决议确实是猪。我安敢再去电视上出卖猪头吗?

可谁知又此一时彼一时。其后才过了三年光景,那李德来又三次两番来找,要我去为他们光线作明星采访节目。这话可算怎么说的呢?我自己都确认我上电视我就是猪,而且这历史决议恰恰还就是由他所作出,因此我只能拿他对我的电视猪脸定论再来挡住他的邀请。可天晓得李德来这时却翻云覆雨又改口说:现在电视上还就缺那么几块有采访经验的料,所以我现在也顾不上你是不是猪了。

就这么拉拉扯扯又被他弄到《何东星问题》上去猪头猪脑作采访节目——活活就是猪被送进肉食加工厂任人宰割的意思了。不成想,那节目试播了几期,也居然会有反响。这一来我也忘记自己是电视猪脸,还心里有点痒痒起来。可还没等我想继续借电视平台“春风得意马蹄疾”时,那档节目就因光线内部意见不一,而变成“何东有问题”被忽然中止了。

我心里正不忿着,这时又接到《超级访问》当家主持李静的电话,邀我去参加她新开的一档贫嘴评论演艺圈的《娱乐麻辣烫》节目。那一掺和时间可就两三年过去了,其所留下的后遗症,就是让我误以为所有电视台作节目都能象李静公司那么嘎巴利落脆,而且还以为凡来叫我去作节目的,都有李静对我一样的好心、怂恿、纵容呢!

真到了那个阶段,我不但完全忘了当初李德来忠告于我的“你就是猪”和李静在方方面面对我的好心与容忍,于是有一度我还在电视上到处当猪,同时还也忘了国内电视节目所以一直都那么不堪一谈,也因为基本全都是猪式操作。想一想吧:我已忘形不知自己是猪,再混迹于各种猪式电视节目,那后果又会怎样往事不堪回首吧?结果是电视之下的看客心里完全明白,就我自己还蒙在猪头里边了。

 可突然有一次,我又被人家电话招去掺和某外地某台一档特莫明其妙之节目。刚要进棚,一个小编导迎面举一件脏巴兮兮的黑衬衣非让我套上,我当时一惊问:干嘛?不作节目?是要开追悼会嘛?结果坚决不穿,之后就杂混在一伙人当中,节目录了两三小时,我竟气得紧绷一张黑脸没说什么话——我这时才想到自己确实是猪而且也已经被人家就当成猪杂碎随便“黑三剁”了。

那节目录完回家,路过东四环外的“雕刻时光”,我停下电驴,摸着口袋里人家给的三百元赏钱,当时喝一口保暖杯里的“大红袍”,因为心情太不对付,一口茶噎得我当场就吐起来。再抽两口烟,我就在非机动车道上,当着所有过往的人和车,左右正反狠狠掌了我自己两个大嘴巴!心里骂道:人家天上人间的小姐出台是个什么价格?枉费你还是一直饱读过多少书还以为自己是一只能思考的猪,结果领三百块钱,就来为人家举旗打幡办了一出电视丧葬仪式!再他妈妈地又一深想:之前每次去录那些官猪电视台的种种节目,路上电驴来回骑两个小时不止,现场录像前后起码三小时不止,半天半天时间就这么搭进去,最后领人家百多元赏钱,我这到底是为什么呀我?当时马上就想起了马三立老先生生前那经典相声《逗你玩》!又反思过去我以为自己一上了电视,就感觉自己成了名人还登堂入室了?呸!想明白过来:那就是把自己的灵魂一次又一次送进现实之死的灵堂。

再后,又是这家“黑三剁追悼会”外地电视台来请,结果被我以高出天上人间小姐出台十倍之价,当场就彻底给撅了回去。可之后仍有不少男女娱乐新闻工作者,都被哄到外地,到底还被“黑剁”左右戏耍一番,回来再各写博客,痛骂那节目如何无耻无德。我于是就在博客里既骂我自己也捎上所有人说了一句:都站进妓院里了你,还敢说自己不是鸡?此话一语成后来还被导演冯小刚拍手叫好

人说:吃一堑长一智;但要是忘了自己是猪,那可能就真得吃几十个堑,也未必真能长半个智出来。

直到某一日,有一位旁观的朋友无意中看见我一张被晾在网上的照片,忽然当面叹道:您可真是活到没招了呀!

正所谓:上穷碧落近黄泉,到处茫茫皆不见。

这以后,我才总算心里有点踏实下来,只要电视节目来请,就口不择言给挡回去。也不太敢拿还作维持生计的《凤凰网·非常道》去多弄什么“娱乐至死”的花嘴花舌了。而且之前一直没招的猪我,后来居然也有点时间和心情知道天天还在家里翻看几页已被嫌弃好久的种种书籍了。

可是当《非常道》采访人物不知不觉已到100个人时,我忽然就对这节目本身开始麻木不仁失掉感觉,以致于几度都想放弃不再跟它搭腔了。而且这一回,我却不再是因为外部原因感觉没招,而是自己跟自己没招了。有言道: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

我现在必须在这真诚感谢《非常道》节目主编胡涛,完全就是因为他的固执与坚持,才让我熬过了那一段最难受、最乏味、最没招的采访平台期。而恰恰那时候我心火无处发泄,还经常找碴儿跟他吵架和较劲。

但胡涛虽然留住了我,可我那时仍然并没有发现新的采访方向。因此有好长一段的《非常道》我就是在不断复制过去。

也许有很多事情要想还继续去做,可能就需要有那么一点“再坚持一下的努力之中”。

就在这样无奈且还要继续下去的关头,又一位完全跟新闻媒体无关之人,非常局外地跟我谈及一期《非常道》的节目内容,却又让我在困局当中,至少从我自己心里发现了一丝“继续革命”的微光。

那是我刚完成《非常道》对李雪健的采访,恰恰就被这位局外者当面说起:“真好,那期节目。”

我问:怎么好了?

“李雪健当时说:我对你何东的采访特别放心。因为咱们当年就能蹲在长安街马路牙子旁边,一边抽烟而且一聊就是大半宵!”

这位朋友接着又说:“甭管谁,一旦成年之后,肯定都会回想起象李雪健说的这种旧时生活里的随意闲聊情景。我说这期节目好,就因为它不再单独只是你们俩之间的交谈,而是因为这样的交谈,完全可能唤起观众的类似体验。”

仅仅就这两句话,马上就已经在我心里点出几分新亮光来了。噢……一下明白:其实所谓采访或访谈,根本就不应当只被限制在采访者和被采访者之间,还有可能将所有观看者都包括进来!

于是立即就问:那如何才可能经常在节目里唤起这样的“类似体验”呢?

对方当即只回答了我两个太关键的采访之本了:“进入!”

我之前干了好多年记者,一向接受的所谓新闻报道原则都是:客观、公正、真实;之类。也就是再三再四全在强调新闻和采访,完全必须得由站在局外的清醒去完成。还从没有人反过来以主观“进入”来提醒我该如此这般与被采访者进行交谈。

这位完全局外的朋友说:“我知道作你们这一行的,天天都得遵照一套早就僵化的什么原则之类。但那些条条框框也就只能吓唬你们自己。你们其实心里也并不知道作为纯粹看客到底希望和接受什么样的访谈。要不怎么还有那样的女主持人,一采访明星,张嘴就来:我现在代表观众问你一个私人八卦。先说一看她那样吧,就知道根本没作任何采访准备,愣还嘴不对心地说要代表观众问人家私人八卦!现在的观众,真就那么喜欢和关心什么明星的狗屁八卦吗?所以连她自己情绪都根本没有任何‘进入’,居然大言不惭还要代表谁谁谁。”

这一来就跟一个完全的新闻外行,却聊出了让我在《非常道》已经作了140期人物之后,还敢再继续交谈下去的内心新动力:首先作为采访者,不可以天天佯装自己如何代表观众——至少别象央视那位某某,动不动就要代表中国或者要代表亚洲。只要我之前有了认真准备,充其量我也就只可能代表我自己,我如果再能与被采访者共同达到某种交谈的“进入”,这就已经是很好很难的了。

所以,就因为胡涛的固执坚持,就因为凤凰网为我提供的这个如今还可以容忍踏实交谈说话,不是没说两句就逼着互相娱乐跳舞蹦高的平台,更因为一位局外者的“进入”点拨,我这才感觉之后的《非常道》也算有点新的方向了。

胡涛之前一直催我为新出版的《犀利问道》在博客里作一个文字不用太多的软广告。怎么话这一说开,我就把自己之前于电视、于网络“还没翻身就已撞猪头”的历史全交代出来了。

同时我必须真心感谢李德来当初对我的“猪头政审”、感谢李静一直以来对我的多方提携。同时我还要告诉李静,她当初就曾断言:就何东那狗怂脾气?他,能坚持十期节目就得谢天谢地了!可现在,我居然打破李静的断言,已经完成了对一百多人的采访。由此可见,猪照样还是猪,但笨猪也自有笨猪的非常之道啊。

好吧,就以上所有文字,也必须得算是我为《犀利问道》所作的一大篇文字广告。

同时又赶上要过年,这让我又想起话剧《茶馆》里的最后一幕:来、来、来,咱们老哥几个,也给自己洒洒、喊喊!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