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你(我)肯定是我(你)的过客?——我看《广岛之恋》  

2010-06-10 05:4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我)肯定是我(你)的过客?——我看《广岛之恋》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标题好象有点绕吧?

  而下边这两句,好象是一篇姑且就算它是“小说”的开头吧——

  清清楚楚这样断言:"就是:——的过客!"

  刚巧,这时就有另一位跟说话的这个“你”与听话的这个“他”毫不相干的第三者他,正从“你”和“他”旁边路过;他当时下意识注意到:这个说话的“你”对着听自己说的这个“他”:也用了“你”这个“第二人称”同时,第三者他,只听清了“你……我的过客”;但中间那两个字:“就是”,却因为当时刮过来一阵风带动了树叶的“哗哗”声给压住了,所以第三者他根本就没听见。

  于是,这第三者他匆匆从这个“你”和这个“他”旁边走过。可第三者他的脑子里却莫明其妙又挥之不去就想啊想:“我的过客?我的过客?那难道我对于我自己其实也就是一个过客吗?”

  

  好,上面这一节“小说”被老何东这样想过之后,他站起来又慢慢地打开电视机还有DVD,然后他坐在沙发上,一边喝茶、点烟,一边开始看那个人家早就向他推荐,可耽误到现在才看的影碟:《广岛之恋》。

  嗯!要不是附近那家音像店里的廖妮,一次、两次、后来是第三次向他使劲说“好看”,何东可能到现在还不会去看这电影的。

  关于《广岛之恋》的所有具体情节,在此就不再具体叙述和分析了。

  但老何东一边看这电影影,一边又不由自主来回想着看碟之前那“小说”的片断:“你”对“他”断言:“你就是我的过客!”而那刚巧路过的第三者他,却注意到了两次“第二人称”的出现:说话的这个“你”是第二人称;而当这个“你”对这个“他”说话时,又用到了“你”。

  这种很罗圈的“这个你”、“这个他”、“第三者他”、还有被嘴里说出的“你”之间这简单又复杂的人物关系,让老何东感觉很有意思。

  而当老何东全部看完《广岛之恋》之后,他感觉这电影,其实就是在表现着和印证了他看影碟之前感觉到的那小说片断完全类似的人物关系。

  所以老何东有点喜欢这部已经被无数人看过的电影了。

  一边在心里过着另一番想象,一边又在看《广岛之恋》,所以对这个影碟的观感,也就显然难免会掺进去太多的主观印象。

  一边看,一边又心神游离,所以这电影,只给老何东留下了如下些许印象——

  当一男一女在远离当年原子弹爆炸之后和平环境中互相亲热时,居然也可以被沾染严重“核污染”痕迹;因此老何东感觉: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年代也无论是在战争环境还是在和平环境,人内心与灵魂的困境,其实所能遭遇和遭受的严重程度,都差不了太多。

  老何东又感觉:电影中的那一男一女明知互相无法终生厮守,却还要再三亲热且难舍难离——所以他们内心与灵魂所蒙受的感觉,其实也并不亚于当初的核弹爆炸,因此导演才会在电影开始时,有意在他们的亲热过程中,有意涂上核污染的痕迹给观众看。

  老何东还感觉:当电影中的那个法国女人,将自己隐藏多年的内心秘密完全向一个日本男人和盘托出时,她自己内心痛苦,肯定或多或少会减轻许多,但这样的痛苦分享,却会永远转移给那个日本男人。

  请听导演阿伦·雷乃如何主观阐述自己因为拍《广岛》,而对爱情的发生有这样的理解:“没有超时代的爱情故事,也许在梦中才有。难道梦不受制约,为什么做这样的梦,而不是那样的梦?再说,我们逃避现实的梦往往是神经衰弱的征候,为充满恐怖的社会所特有。”

  所以《广岛之恋》最后,男人和女人都没了名字,他们的姓名只代表着两个之前完全陌生的地名:广岛、纳维尔;

  广岛——意味着战争?

  而纳维尔——暗示着爱情?

  何东就姑且先这样理解吧。

  

  感觉过小说的片断,再看完了《广岛之恋》;老何东有点困了,可他又不想马上就睡,所以他随手就拿起一本新书,还打开了枕头边上的MP3,里边传出的却是张国荣的歌——

  何东一看那书的封底,不由愣住了,那上面印着这样一句话:“观察所感觉到的从来不是一个整体,而是一个现实片断。无论什么……始终都只是一个谜。没有什么肯定的、真实不变的东西。只有空白。主人公和读者一次又一次地朝着空白拆返。只有读者,以其大量的可能与不可能的想象,才勾勒出了所有故事轮廓。”

  何东心里真有点懵了:难道这写书人,他也看过《广岛之恋》?也感觉到了刚才那小说的开始片断?

  这时,张国荣轻轻的歌声,却又这样飘在屋里:

“往天涯的路程两个人

不停的堕落无底深渊

握紧的双手还冷不冷

直到世界尽头只剩我们

你不要隐藏孤单的心

尽管世界比我们想象中残忍

我不会遮盖寂寞的眼

只因为想看看你的天真

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

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那歌声娓娓,就象魂一样,在黑夜里飘忽来去。

老何东心里直觉,在张那极度清洁到底又干净到透明的嗓音中,其实他自己心里就根本不会相信被自己唱出的这样的温情:“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

在他的歌唱里,从来都不缺少先天的凄冷与孤单;

他才会象浮云那样忽然就飘走了自己……

 

然后,老何东就在这样的乱想和歌声中,他睡着了……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