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月满轩尼诗》里的那个印度人  

2010-04-17 03: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满轩尼诗》里的那个印度人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至少有两条留言,都很细心专门提到了《月照轩尼诗》里那个的印度收银员——“想问下何东,你对几乎惯穿影片的印度人怎么看?”

但你们还是迟了一步。

我一位朋友,她在自己看完《轩尼诗》后回家路上的第一时间,就略过整个电影所有内容,而向我立即提出这个问题:问你,那电影里的印度人,到底想表现什么呀?

我马上回答:是虚幻;

下边我再细说说,我怎么看那印度人在影片当中的反复出现。

他的第一次出现,非常的“实”,而且还因为交多少钱,在饮料店里跟“爱莲”和“阿来”好一阵争执和拌嘴来着。

可当时的爱莲和阿来,虽然对他的纠缠多少有点吃惊和烦躁,但仍然谈话的氛围仍然高度集中在他们自己之间。而且显然又都想马上把他们打发起,然后再继续聊他们关于如何阅读侦探小说的话。

但从这之后,那印度人的反复出现,简直就象一个鬼影——忽忽悠悠偶然露一下,立即就会虚化成别的什么形象,或干脆就如抵魅影般瞬间消失。

然后就要问了:那印度人,是不是编剧兼导演岸西的几处无意闲笔?或是她想拿这个形象作为一个噱头呢?

以我个人的理解,完全不是这样的。我甚至认为:那印度人,似乎不太可能是岸西在编剧阶段就把他想好,然后进入导演阶段时再搁他进去。我的私下猜测是:这个形象恰恰可能是在编剧阶段完全没有的,而是在导演过程当中岸西的一个神来之笔。

为什么呢?

我就拿我们在生活当中经常可能遇到的一些气氛场面来举例吧——

凡现在年轻的也包括所有曾陷入过热恋的人,同时也包括同性之间的。就假设当一男一女之间,或是两男两女互相之间也都可以。就说当你们有一天去一个公共场合,坐下来谈情、谈事儿、谈闲话、甚至吵架了都无关紧要;但有时一下子,就可能互相把话互相谈进去了、谈骇了、吵翻了——请问,在这时就算旁边有好多闲人的气氛打扰,你们谁会真的在意这些闲人气氛呢?当然也有例外:如果身边突然有炸弹爆炸了,任何人还是会醒过来马上四散逃跑的。

但如果旁边完全歌舞升平,即使真有很多外在干扰,可能也很难真正侵入某两个谈兴正浓的人之间了。

甚至在影片中,印度人是出现在爱莲和阿来单独出来的头一次约见,其实他们那时仍然非常生分,根本对两人的之后完全没有任何预感。

但恰恰这时印度人的出现,却为两个人之后的感情命运,做了一个几乎不露痕迹的铺垫,它的明显暗示就是:别以为就凭你们两个之间的倔、个性、不怕天不怕地,你们就完全可以左右决定自己今后的命运了。

这个印度人第一次的出现,而且还很纠缠,这是导演为了留下一个记号,让观众先储蓄在印象里。

但之后的印度人再反复出现,阿来却怎么想看清楚他却就是怎么也看不清楚了……无论是他眨眼还是擦眼睛,怎么看那印度人就还是一个虚幻存在。

过去有一句老话说:人生如梦,转眼就是百年。

现在当人们完全生活在象北京上海这样极为快餐化的大城市当中,所谓的如梦感觉,还需要转眼就是百年吗?一分钟就足够了。

比如大家谁都有可能出差去外地,都可能会坐飞机或火车。那就说了,当飞机在高空忽悠时——要真再来点情况什么的——这时候,当事者会不会感觉之前在地面上的一切其实都很虚幻呢?再说坐火车,距离一旦拉出去很远很远,当事者再看看车窗户外边倒掠过去的树影、建筑;又有没有可能也会突然自己在心里产生某种梦幻不真实感呢?

再举我自己的例子:在某场合遇见某位今后不太可能有相干的人,人家递来名片而且还可能互相说了几句什么。可过一段时间再见,人家一下过来打招呼,结果我就只剩下满脸堆笑,嘴里“噢、噢、噢”,可一转身却无论如何再也想不起对方是谁了?

我相信,大多数人在具体生活当中,谁都可能会有类似的感觉或体验的。

而根据我的猜测:岸西恰恰就是想通过这个似乎在全片中很不主要也很不起眼的这个印度人,而企图暗示这样一番并非明确哲学却非常电影哲学的意思:任何被现实、被自信所迷的当局者,你们就是再强再以为自己强——其实还有比你们更强的命运随时看管着你们呢!

我认识一位年轻朋友,凡一说到让人很挠头或者很难解决的问题时,这年轻朋友,就会马上捋胳膊挽袖子地伸出修长手指说:我还就真不信了!意思是说:只要功夫用到,还天下还可能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嘛?

那么《轩尼诗》恰恰就用这个印度人,既暗示了爱莲、阿来两个人的人为中断关系很徒劳,同时也在提示那些从来自信强悍的朋友们:你们还别真不信——在上帝之下,世上有好多好多,不管你愿意还是不愿意的,都必须——信;或是在告诫人们:宇宙间有太多的未知,恰恰就正在“信”和“不信”之间。

到了电影将结尾之处,那个印度人再度出现,却完全不象在影片中间那样闪来闪去,而是又如同最初在那个饮料馆子里,实实在在就站在阿来眼前了。

问题是,这时再看阿来,尽管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印度人,他还能相信他现在就是真实存在吗?

所以《红楼梦》中的那句对子才真是经典: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顺便提一句:岸西作为导演,用这个印度人的意象,实在是很高明。但最不高明的,恰恰是她着力不断在片中插进去的“阿来爸爸”的教子闪回。太多余而且也太人为了——不信,如果把其中的阿来爸爸的镜头全部删节,这个电影,照样会故事讲得好好的,什么都不会耽误。

但就是那个貌似乎连配角都不是的印度人,却不可缺少——所以仔细看了这电影的人,都会对他留下深刻印象而且还会接着再琢磨。

真正有想象力的电影得有什么?就是得有象这样的神来之笔,而不是象街头监控录像镜头那样,把所谓花花绿绿的现实完全彩色克隆一遍——但国产大片天天不就是在制造这样的监控实录吗?

在内地那么多电影当中,我只记得在《三峡好人》的最后,有过一个类似镜头——

跟电影明面上讲的三峡拆迁似乎完全无关,远处就在两座将被拆迁的旧楼顶上,有一个男人正撑着一根竿子走钢丝呢——表面啥也没说——其实却在暗示——被迁的老百姓啊这就是你们的命——完全不可能被自己左右——而且还可能随时掉下万丈深渊!

如上,就是我对《月满轩尼诗》中那个印度人的全部感觉。

也许对——也许完全就是属于我自己的胡说八道呢。

 

 

 

 

 

唉!如果经常能有象这样可以也值得说道说道的电影,生活也不至于这样乏味呀!可惜经常的电影那么轰轰烈烈,却完全就象是裱出来的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