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开幕式和闭幕式  

2010-03-03 01:11: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幕式和闭幕式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加拿大离我们太远了。以致于,虽然也知道它是一个国土并不小于中国,但人口却远远要少于13亿的国度,但我们以前对它又到底能有多少深入而真切的了解呢?

而冬奥运会要论影响力,当然更无法跟每次都弄得很大的夏季奥运会相提并论了。因此当这一届温哥华冬季奥运会比赛之初,我仅仅是带着一定的好奇心去观望它的。

开幕式上就火炬点燃仪式出了问题,而且随后更有一名格鲁吉亚的运动员在比赛中不幸身亡。这一切要是发生在我们这个只要是沾上任何一点政治性质的集体活动就必须、就“死命令”要做到“万无一失”的国度里,真不知道又得有多少乌纱帽被掀翻在地,更不知道又得有多少人写无数份检查和请罪书呢。

可让我完全无法想到的是,之前开幕式点火炬出故障的那点事,后来在闭幕式上,人家就只用一个小丑角色,只表演一下电线短路,就把一个所谓事关国格事关民族脸面的尴尬局面,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得不但幽默而且完全化于无形了。

回想2008北京奥运会,几乎从开会之前的五年,举全中国13亿人,就已经被号召要“全民奥运、人人奥运”了。之后果然,一个盛大的开幕式,以最绝对的人海战术,甚至还专门派人向朝鲜取经终于让全世界看到了一版独具中国特色可又有点翻译朝鲜“阿里郎”气派的巨型团体操——绝对的整齐划一、无论左看右看前看后看都必须得是一条线,然后我们就看见了那么多化妆色彩如同兵马俑般的士兵,嘴里“嘿嘿吼吼”地发着叫喊,不断向场面上搬出了所有能搬出来的祖宗家底。当然这样一个肯定不可能被世界上任何一个其它国家所复制的开幕式,最后总算得到了罗格的一句礼貌性表扬:无与伦比。耗举国之力并且由四面八方加五湖四海完全服从于中央集权之下的一场人海体操,那肯定是不可能再被其它国家所能复制成功的——但朝鲜除外。

国人因2008年奥运会的开幕式而感到内心无比骄傲并觉得我们又扬眉吐气了一回:让全世界都瞧一瞧看一看吧!你们有办法把千号人万号人能弄得就象机器人那样绝对整齐步调一致吗?我们就连奥运女服务员的可掬笑容,都是之前嘴里夹着筷子训练出来的。

但时间仅仅还没过去半年,对于那个巨大的开幕式场面,我脑子里除了切豆腐一般的人群大方块还有搭架子的叠罗汉还有据说还是靠电视特技完全的29脚印之外,其它也就印象基本含糊了。

但就是这样一场张艺谋大片再参考朝鲜《阿里郎》式的开幕式,因为被媒体无限度鼓噪,再加上罗格一句并不太过真心的“无与伦比”客气,我和其他人也就真信了:我们中国那一次开幕式才是世界上最大的也最好的。甚至还有另一种潜台词:看你们英国佬的2012奥运会开幕式,可怎么跟我们中华民族的这一回全民皆兵的开幕大片来接力?

然而还远没等到伦敦奥运会的开幕式,温哥华的这一届比北京夏季奥运会规模要小得多的冬奥运会闭幕式,就已经让我完全看得瞠目结舌加目瞪口呆了。

如果要真想把我对温哥华冬奥会闭幕式的所有感受完全写尽,那后边的篇幅可能就是这一篇博客根本装不下了,所以,就简单选其中几个情节表达一下我的内心感觉吧——

一、领导讲话:

那本来是观看我国种种开幕式最不愿意听而且也最容易让人内心产生烦躁情绪可领导站在高台上还偏偏要面面俱到废话说尽的一个环节。包括讲话时的口气也特让人受不了:官方报告语态并且好象还都接受过《新闻联播》的短期播音培训。

但温哥华冬奥会组委会主席约翰·法龙的致词,却篇幅那么老长可竟然还让我完全没有听过瘾甚至还希望他就一直那么由衷发自内心地再说下去。

有一个细节:居然他事先也不对着镜子好好训练一下自己的形象,面对全世界发言,居然不停地把耳机塞来塞去,这要是在中国,如此发表讲话之后,肯定会被很多人诟病成太丢面子甚至还有可能接受一次记过处分呢。

约翰·法龙的致词,肯定事先没有经过什么反复审查和各级领导的划圈批示(就象每年恶审春晚那样),所以他居然身体左动右扭,就那样激情澎湃内心开放充满自由地面对全世界观众,完全等于是现场即兴表达了一篇热情洋溢的抒情诗。他尽情地感谢了加拿大本土的志愿者还有服务人员,他高兴而好客地对来自全世界的运动员表示真诚的欢迎。甚至格鲁吉亚运动员的不幸遇险身亡,也让法龙先生把追悼词变成了一番由衷发自内心的永久怀念。

我一边在电视之下聆听,一边为法龙的长篇自由演讲所感动所折服——这真是一位让人喜欢并充满个人魅力的可爱官员。正因为他是以人性的真心抒情来作这番演讲的,所以他的表达,从根本上就本质区别于那种纯粹官样的场面表达——而且规格越高就必须反复严厉审查且层层把关直至最后完全抽空了人味还要彻底消灭掉任何一丁点的个人魅力。

因此相比任何一次始终被笼罩在极权政治之下的词藻再漂亮的演讲,法龙还在他没开始说话之前,就已经决定了他完全自由发挥表达境界——就即使被世人所公认的前任朱总理口才也无法与相比(因为说话一旦充满政治限制和禁忌就必然会导致板脸的官样表达)。

俄罗斯9分钟:

俄罗斯的整个国民经济,一直就处在衰弱当中甚至完全无法与中国相提并论。面对身边这位老大哥国家,我们完全可以派赵本山作为娱乐大使去俄罗斯对人家骄傲地宣称:我们太有钱啦!我们现在不差钱!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经济一直在衰落的俄罗斯,仅仅只以柴可夫斯基的音乐和芭蕾舞的老底子,就让他们下一届举办冬奥会的预演,已经令人看得如醉如痴。

不用再对人家这九分钟再多作评论了。相信之前观看过我们在“雅典8分钟”那次预演的13亿中国观众,心中自然会有一个公平比较。关键是:俄罗斯用自己在经济衰弱之下的梦幻九分钟已经在告诉全世界:即使是文化上已经瘦死的骆驼,我们也还要比马大得多——我们并不是举国文化就只剩下了扭大秧歌。

随便找几个人的调侃:

可能是因为加拿大人口确实要比中国少太多太多了吧?所以他们在闭幕式上的中间环节表演,完全不靠人海战术更不向朝鲜学习那种“阿里郎”的整齐划一,甚至如果非需要表演一下他们自己发明的冰球运动,那干脆就叫一个孩子来扮冰球,再举几张硬纸壳巴,也就把自己的民族骄傲给搪塞过去了。

再随便找来几个电视主持人、演员、摇滚歌手,站出来张嘴就侃或即兴表演,也就把时间和场面都占满了。加拿大人当然不会向全世界强调:我们不差钱!但人家却用实际行动表达了:我们会省钱。而且就是那么几段如同单口相声的张嘴就来,居然还囊括了环保、幽默、热情、开心和毫无禁忌的美妙想象力!

我当时一边看一边想:如果就让我国在某一次开幕式也照方抓药学学人家这样的自由想象表达,那么我们举13亿人口当中,又有哪位主持人、演员,能在面对全世界时会玩儿得如此漂亮而潇洒呢?仅仅就是那一首憋了好几年的《我和你》,当时还被唱得那样小心翼翼听着也让人直怕犯错加有点肝颤。

我们曾经的奥运口号是: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但温哥华冬奥会闭幕式,却真正让我看到了:同一个世界,不一样的辉煌与奇妙梦想!

由此就想到了一位华裔加拿大人之前写的一本书,这位华裔作者这样说:为什么同样是历史雕塑同样是世界奇迹,希腊雕塑中的大卫和维纳斯,就能让直接感觉到完全的美丽、自由、开放和爱呢?而兵马俑则只能让人越看越感觉压抑和憋屈呢?因为即使再大的历史奇迹,谁也不可能让无数殉葬者在陪同死皇帝一起走进坟墓时,能面带真心微笑并且表情充满高兴、自由和开放。

在温哥华的闭幕式中,由一位加大拿的女人,上来就演了一段《我们爱说‘对不起’!》。而据我从一位久居温哥华回来的华人那里听说:加拿大人确实最爱说‘对不起’,甚至每天说的最多的就是‘对不起’。”

我为这样的听说、为闭幕式上专门安排这样一段表演、为这个真正谦虚的民族,真心替他们感到骄傲和深表钦佩。象这样一个民族和国家,不可能整天一脸怒气总觉得全世界对不起自己;不可能他们的外交部发言人会经常喝斥别国“别有用心、居心叵测、动机不良。”这样的民族和国家,也不会动不动就对世界各国完全孩子象撒骄那样叫喊“抵制!抵制!”

因为一个只有懂得对别人说“对不起”和自己感到抱歉的民族,才会真心愿意把全世界都紧紧拥抱在自己的胸怀里。

这才是真正的博大精神!

全部看完了温哥华冬奥会如此节俭不劳民伤财却处处洋溢着开放自由与无限想象力的闭幕式,我才感觉气短了一些。而且我们历来就有的那种莫名的民族自大,似乎也应当有所收敛了:我们是可以把一个开幕式举办得如罗格说“无与伦比”;但在这个世界上,其它各国,也完全有可能让同样的事情做得更好。

仅仅就是看完了这个闭幕式,我才明白自己之前对加拿大这个北美枫叶之国,了解是多么肤浅与平面。

罗格又在对温哥华说客气话了:卓越而友善。

但这客气话却说得相当恰如其份:所有的友善我们已经在电视画面上天天看到了:毫无兵马俑那样的压抑也不是靠整天咬一根筷子训练出来的笑容。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