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新书  

2010-02-22 03: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新书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去年,承蒙工人出版社的关心与抬举,我出版了一本《胳膊拧得过大腿》。

     本以为,短时间之内,暂不会再出书了。因为现在手上,也正在很艰苦地写着一本内容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书。好在,其中大部分已经初稿完成了。

     而如果能在近几个月之内完成上面说的这本新书,后边我还有几个写书的打算。

     一位朋友,最近问我:你写东西,包括博客,怎么爆发力越来越差了?

当时有些答不出。甚至还想笑:还爆发力哪?我心里甚至好多以前的战斗欲望,都已经刀枪入库越发走向了沮丧。

比如举一个例子:春节还在假期当中,就有报社不闲着,电话来采访我如何看春晚?

我却真的没看。在自己屋子里自己看碟呢。只是王菲唱歌,被家人喊了出去,立在电视前,瞧两眼,再听两句,都没听完,也没说话,自己又缩回去看碟了。再赵本山小品,又被喊出去,再看三眼、四眼,居然感觉有点没看明白,太绕了!于是又缩回去玩自己开心的。

但却发现了一个好处:因为对春晚完全认真不起来了,所以也就没有那么直接的怒气和批评热情了。

这就属于以往战斗欲望与战斗力消失的一种吧?

之后再看网上,好家伙!似乎今年的春晚,连过去观看热情很高的广大观众,似乎都被激怒了。

但因为没看,所以仍有隔岸观火的意思。怒也努不起来怒也努不动了。说一句嘴损的话:既然没感情了,当然也就没性欲了,既然没性欲了,还谈什么战斗力和爆发力呢?

再说新书。

又承蒙远在四川的重庆大学出版社主编陈晓阳和编辑陈进的关心与抬举,编辑之前约稿非常执著,所以我也不能不认真和不用心了,双方互相认真一番之后,恰恰就赶在今年春节之前,我又出版了这本新书《东邪西独》。

从我自己主观而看,比之《胳膊拧得过大腿》其中多有的游戏笔墨,《东邪西独》其中所收录的文字,应当是更认真、更仔细。再说一句自夸的大话:至少有一半的文字,相对我自己而言,是我写作中质量相当高的。因此由己推人,很可能对于别人,也有相当的可读性。也许因为我的生活一直比较现实,所以应当说,这本书的阅读口感,至少对还喜欢我文字的读者,可能会相当不错。

所以,现在借自己的博客,也给自己做一番广告。

以前我出书,总会有朋友或别人来讨:怎么着?何东,出书啦?送一本吧?

这样的要求,其实一直让我非常尴尬。

写字对作者来说,从来都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而现在出书,稿费又少得可怜。远不如我坐在电视上卖相,赚钱那么容易。所以好容易完成一本书,再从可怜稿费里掏出很多买书赠人,这就有点象拿卖血的钱再掏出一半请人吃饭了。

所以这本书,我就不再送礼了。

有愿意买它的。我可以签上我的名,表示我的尊重。[具体购书方式,请参看我博客的右边的“新书《东邪西独》”栏目。]但讨厌我文字的人,我也不勉强大家去买。因为道理从来如此:有喜欢孙悟空的,就一定痛恨猪八戒的。

最后,附我自己给《东邪西独》写的“自序”——

《东邪独语[自序]

 

     重庆大学出版社编辑陈进,来我博客留言冷不丁问了一句:你手上有现成的书稿吗?

     我回答:有。

     开始还以为,是谁开玩笑逗我玩儿呢。没想到之后陈进他一路认真追来,结果就真逗出了最近两年我第二本书的出版。我曾在采访时请问过易中天先生:“要把文字上的事情办好的关键是什么?”答曰:“有心。”

     之前也有几家出版社或书商跟我当面谈过出书的事儿,可说来说去互相全都没有真往心里去。所以能出这本书,我首先要感谢陈进和重大出版社的有心。

     一般谁出书,都喜欢专门请人在前边写几句什么,叫作:“序”。其实就是那么一个意思:挂人家头牌,再卖自己文字。

     我不。我自己序我自己。

     云南有位高级瑜珈师李奕萱,绰号:蓝凤凰,好象是出自什么武打小说里一个五毒俱全女魔头的名号。“蓝凤凰”和她妈妈,又共同给我起了个绰号:老邪。我心里相当得意这既不堂堂也不正正的绰号。况且在这本书里也基本没什么“一本正经”的内容。所以干脆书名就叫它:《东邪西毒》;再多嘴这一篇自己序自己:《老邪独白》。

在这书里,我既写了一些人也写了一些事;其中既有我欣赏的人和事,也有我不很欣赏的人和事;如果说了谁什么不好听的,得罪加抱歉,谁让我嘴毒呢!所以在书名里,要特别点明一个“独”字。

所写的人当中,既有教授、作家、明星,也有社会最底下的按摩女。其实要全依我自己的想法,我还是更乐意来往于三教九流,因为说他们写他们的什么或怎样,更可以敞开了说话,完全不必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它。

所写事情当中,除了有别人的,也有我自己心里存着、藏着的一些事情包括一些很邪的话。因此书名里又特别点出一个“邪”字。因为那正是我个性与文字中经常会都露出来的刻薄与古怪。

有人写书是因为学富五车满腹经纶;也有人写书是为济世治国。但要让我弄那样的文字还真是不成,从年轻时我即下乡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真实的学历仅仅高小程度。最该念书的年龄却跟书本、文字毫不沾边,整天只能沾着泥土认真去修理地球。

有很多人好奇并追问我为什么就这么喜欢写东西?这个很刨根的问题,我自己认真琢磨了好多年,到底也没找到原始理由,所以只能告知眼前的直接缘由:我爱写仅仅就因为心里经常憋得慌,如果不写出来就从里到外都感觉很不舒服,在这一点上,倒有点像那些义务献心者,一到时候不流它几百CC,就怎么都觉着身上不痛快。

我的文字虽然不能旁征博引更没有多大学问含在其中,但总算我还能保证自己最起码的一点:真性情。因此,我这本书最直接的特点不是教人该如何怎样,而顶多就只能作茶饭之后的解闷开心之用。

最后特别感谢一下:是高级思维培训教师吴亚滨,专门为我设计了书的封面,尽管最后没被出版社采用,但我必须深表谢意。

 

 

何东

200964

 

 

 

 

 

[具体购书方式,请参看我博客右边的“新书《东邪西独》”栏目。]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