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个体援救与社会慈善  

2009-03-20 01:4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台《第七日》播出了帮助白血病患儿高敏的事情;我被世纪坛医院的小护士刘娅的一番赤诚帮人之心所感动,也为《第七日》小记者的奔走相告所感动,举手之劳将高敏的博客链接了;又将刘娅帮高敏的事情写了一篇博客。

因为《第七日》的影响力实在很大,所以随即赶去帮助高敏的人无数。到今天,还有很多人在通过博客留言或邮件,希望能继续加入到帮助高敏的行列当中。

我注意到,在帮忙高敏的人中,大多都是自己并不很富裕,但就是看不得别人受苦,所以尽管能力有限,却都在尽力而为。这样的结果真是令人欣慰。至少高敏眼前的燃眉之急起码得到了某种缓解。

但在昨晚,有两位平时素不相识的年轻女孩子,因为看了《第七日》节目,之后也亲眼见识了众多普通百姓的热心肠,所以她们的一腔热情马上就被点燃起来,甚至情绪有些冲动。她们打听到了我的电话,午夜就发来短信,激动地说:要找我商量一件更大的事情。

我接到她们的电话问:要商量什么更大的事情?于是其中一位姑娘非常理想化地开始了她的远大梦想——

“通过高敏这件事情,让我特别感动。想求您帮个忙;商量一下,我们想借这个机会,成立一个专门救助白血病患儿的基金会;不知道您支持不支持我们这大胆的设想?”

我当时想都没想,就断然回答:“不支持!”

对方被我一盆冷水兜头泼过去,当时有些发愣;但随即又滔滔不绝地开始说起来——

“情况总是这样,出来一个病儿,报纸、网络上呼吁一下;然后事情就过去了;接着再出来一个,又呼吁一下。可为什么就不能专门成立一个基金会,持续彻底地解决更多患儿的救助问题呢?”

我无法在有限的电话交谈中,告诉她们,要想在中国成立一个民间的、可靠的、有监督的、不被“有关部门”所控制甚至拿去充当工具的基金会,其后的背景到底得有多么艰难,甚至是不可操作的;所以我只能再把她们的问题反过来再抛回去:“你们先不要因为一次个体救援很有起色,就立即热血沸腾甚至头脑冲动。你们既然希望要成立一个救助患儿的基金会,之前不妨自己先去作一番难得并且深入的社会调查:就是,为什么每次出来一个病儿,都是报纸呼吁一下,而为什么在身边,真正的慈善性基金会,就几乎没有呢?如果当你们真正作完这样的调查之后,还有决心和力量,坚持要成立这样的基金会,那么我,将无条件支持并且提供我力所能及的帮助。”

听我这么说,对方有点犹豫起来,然后仍然热情百倍地追问:“做好事真有这么难吗?”

我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希望她们先找一下,这几十年之间,一直在坚持收留和救治小动物的张吕萍女士,我让她们先对张吕萍女士这几十年以来的整个生活和工作,做一次全面的了解。如果她们能找到张吕萍并且全面深入了解所有情况之后,我想她现在已经成为国内坚持慈善的一个最大活标本了,其它所有的背景和复杂,也就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

另外,我还建议她们俩个,从侧面以潜入的方式,进入某一地方级的残疾人联合会,也作一番最深入的了解和调查,看看那些联,每天、每个月、每一年,都在具体地做了什么。这样,她们也会真正得知和面对我们具有特色的国情,究竟到底是怎么回事情了。

在身边的社会当中,有很多这个“联”那个“联”的,比如各地的文联、残联;但这些“联”究竟都在具体做什么事情,外人却很少真正了解。因此像这两个因为某一个体救助而热情冲动的孩子,完全有必要深入调查一下社会,再积极行动起来也不迟。

比如,她们完全不解,像张吕萍,坚持保护小动物几十年,自己没有成家、没有孩子、所有个人资产全部倾家而荡,这两个年轻女孩子,能做到像张吕萍这样彻底的献身吗?

还有,张吕萍在十年前成立动物保护基地时,收养的残疾小动物是400只,可现在已经增加到了将近800只;为什么?当今保护动物的全社会意识一方面在提高;但迫害小动物、乱扔小动物的情况也同时在与时俱进地恶化。各地吃猫虐狗的事情更屡有发生,而成包、成袋扔在张吕萍动物保护基地门口、院子里的小动物,几年之间,就已经将当年400只翻了整整一倍。甚至还有,一边在慈善社交活动上作秀明星,转身就把自己养的宠物抛弃给张吕萍那里的情况发生。

张吕萍有一次让我给她的从事的事业挑一个说法;我随即毫不犹豫地回答:“就叫‘没希望工程’吧!”

张吕萍当时不但没有反驳我,反而投来一个无奈的苦笑……

    但张吕萍就是这样一直咬着牙在坚持着,甚至还包括有方方面面在背后对她的冷嘲热讽,等等。

    我当时实在不好再多说什么,害怕一下子太打击两个年轻女孩儿的希望和热情了。

    但如果她们不在办事情之前,对身边的社会,对所有事情作一个最基本的起码深入了解,冲动起来就要莽撞行事,难道就为她们将来成了像张吕萍那样的“孟姜女哭长城”不成?

要想成立一个民间慈善基金会,我国规定要有二百万启动资金,这两个女孩儿她们有吗?或者她们想从有钱人那里化缘,能化得来吗?

如果基金会就算成立起来了,组织上、有关部门就要派自己人来参与,她们是接着还是拒绝?如果拒绝之后又将会是一个什么后果?

各级政府的贪腐官员,这些年就像拍苍蝇那样紧抓没完,但跟之而来的腐败官员,仍然像烈士那样前仆后继并且时刻准备着。比如仅黄光裕一案,所牵涉的我国最高国家机器有关部门的高官,就达十几、二十之多。

在这样完全缺乏监督体制的社会现状之下,就算两个姑娘真的成立起了一个民间慈善机构,谁又能保证她们将来不见财起意?又由谁对她们进行全社会性监督呢?

还有,任何慈善机构的建立,还有赖于整个社会信誉的建立。比如在发达国家,任何一个人骗钱、贪钱(这样的情况也随时在发生);但千万不要被社会发现,一旦发现,这个人的社会信誉就会彻底崩溃,从此也就别在社会上出头露面做任何事情了。个人的社会信誉高于一切,这是发达国家的起码人心共识。但如果在我们身边,有某人不择手段地发了大财,人们会关心他的钱到底由何而来吗?他发财是否遵守了社会信誉吗?

其实,我对两位热情万丈的姑娘说这些话,真不是在泼她们的冷水。因为人只有看清并入木三分地了解了身边有特色的社会之后,如果还能坚持自己不动摇,不灰心不抛弃,那才有可能坚持去做任何事情。否则还没起事,就被“特色”砸得六神无主没了方向,那还不如静静地只做自己眼前能做的事情呢!

我们的社会,经常会有个体救援成功的例子。但同时我们社会的民间慈善机构、基金会,也始终成不了气候。

为什么会长期如此?

在这后面,有太多太多太复杂的社会成因了。如果这些不得到根本改变,仅凭两位姑娘的一时冲动,不过就是杯水车薪而已。

不久之前,恰恰是张吕萍来找我,也是商量一些救助小动物的事情。当时恰恰正在开会,电视上看见有人正在慷慨发言;当时张吕萍微微一笑说:“看看……这些人的……嘴……脸!”

她这是几十年深入其中也深知其中而且还在始终固执坚持呀!我真心钦佩像这样不顾一切坚持慈善救助的人,并且义无反顾地随时愿意为她效出个人微薄之力。

但,我完全不支持两个小姑娘的一时冲动。

发现和警觉到越多来自周围的环境恶劣和社会不良因素,并不意味就直接导致沮丧和绝望。尤其在一个长久习惯说谎的社会当中,任何对于环境恶劣与社会负面的发现,都可能会被认为是眼光阴暗。其实冷静的发现与警觉,仅仅是为了更有根据、更有毅力去建立自己的信念与坚定,而不是仅仅凭借一时的冲动与热情,而从冒险主义很快走向投降主义。

面对社会上无数象高敏那样的人,就眼前的社会现状而言,我认为人们所能提供的,仅仅只有个人一对一的不牵扯任何有关部门的力所能及的帮助。

现时社会,真的不差钱,但是还差好多好多的钱之外的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