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她,到底能改变什么?  

2009-02-25 04:31: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她,到底能改变什么?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怎么办》里,我写了那位山东姑娘。

   有人留言发誓:你肯定不认识那个姑娘。认识或不认识;这非常重要么?

 今天又去看那姑娘的博客(http://hi.baidu.com/mayoumi/blog

恰巧她新写了《价值》。

读得心里一直在动。非常欣喜。

她,又让我得到了一点小小启示:如果人人都伸手去做,又将可能改变什么?和改变多少‘

也许就是几个桶装水、还有久石让的音乐;

特别转贴如下——

《价值》

20090225 星期三 00:32

119号,刁娜;

我早就说过,底层服务人群极易相处,来这儿只有半天的时间的时候,我就已经跟大家打成一片了。

第一天来时就很想做下足疗。

只是因为昨天给15号姑娘出门儿去超市捎了点儿吃的,人家就千恩万谢的不行,今晚安排了汉宫最好的小项技师帮我做足疗。

15号姑娘跟我说她技术很好。果然。

是个看起来大气和内秀并存的姑娘。我们很快就聊了起来。

她不张狂,不世故,声音悠悠静静,不高不低。她并不漂亮,却一直散发着让人喜欢的气质。

她跟我说,高中读完,她就没再读书了。

然后她又告诉我,她有一个妹妹两个弟弟,现在妹妹在哈尔滨中医药大学读硕士,大弟在北京体育大学读大三,小弟也在山东科技大学读大一了。

休息大厅里灯光很暗,她的声音也不高,可我却清晰地看得见她的飞扬的脸,很是自豪。

她说她是菏泽人。她说自己去过北京,去过深圳,去过威海,去过大连……她说一直在奔忙着,忙的都还没时间去谈场恋爱,她说自己来青岛一年多了,来了之后才学的足疗。

她说,奥运会之后不知道北京怎么样了,她说她当时在北京的时候,坐公交车都是快要被挤扁到窗户上了的。她说,她在深圳的时候做的是导购。她说,大连的海是渤海,被污染地很严重,让第一次见到海的当时的她觉得特别的失望。她说她好多同学都在威海,去过好几次。

我问她,你想过,在哪里定居吗?定下来。

她抬头,嫣然一笑,青岛,我喜欢青岛。

我也笑了。真喜欢她这么笑。问了她的年纪,竟然只比我小2个月。正好儿比我小两个月。

停了下,我还是忍不住问,会遗憾吗?妹妹弟弟们都读了大学。

她笑了,说,不遗憾。我高中毕业之后,就天南海北地走,干什么都特别卖力气,我就觉得,得多赚点儿钱,让他们都有出息了就行。

我躺着,任凭她敲打揉捏着我的脚,听完这话,抽抽突然酸了下的鼻子,说,我觉得,你真伟大。

她还是笑了,我不伟大,伟大的是我父母。我给他们的,就是个生活费,再就是给弟弟妹妹买买衣服。学费几乎都是父母辛苦赚的。

就这么聊起来、聊将出去。她说到足疗的手艺是来青岛学的,学费当时是200块钱,说她之前一直在足疗店儿里干。她说她们没有底薪,都是拿提成的。她说一天至少都能做10来个呢!她说这样算来每天至少百八十块,而且吃住在店里,能省下钱来。她说,干这个不丢人。她说,我当时就想,学会了这个技术,回家之后还可以给爸妈做一下,挺好的。

她力气很大,我怕她太累,跟她说可以轻一点儿的,心想着这样她或许会省些力气。她还是一笑,力气小了客人没感觉,重一些舒服。

我一进去的时候,她就跟我自我介绍,我是19号。

中间我夸她手艺好的时候,她也说,我是19号。

起身告辞的时候,我问她,丫头,你叫什么名字?别告诉我你是19号。她一愣,转而嫣然一笑,我叫刁娜。

 

2、你是经理吧?

来这儿之后,已经听到了若干次客人的询问,你是经理吧?

我总是就这么开心了起来。

开心的不是我有着洗浴中心大堂经理的气质。

开心的不是我有当官儿的那份儿自我膨胀的虚荣心。

开心的是什么,我也说不清。

可就是开心了。

 

 3、改变;

我知道我的力量很小很小。

可再小的力量,都是力量。

2天的时候,我就成功笼络了后吧台的姑娘,把她那些情情爱爱的歌儿至少换了一半儿过来。

放上了田震,放上了李健,放上了陈奕迅,还放上了《士兵突击》。

4天的时候,偶然发现收银和服务生都在喝从后厨房里灌出来的暖壶里的水。

这些大桶的纯净水,怎么不喝呢?我问。

那些是经理喝的!咱们可不能喝。

然后我去了趟办公室。部长当时跟我说,他想想。

5天的早晨,部长喊了我过去。

我是跳着出来的。从那天开始,我们大家一起,都开始了喝大桶水的日子。

这是我做到的!!这是我做到的!!!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可,这是我觉得,可能是我在汉宫,做成的最牛掰、也最让我兴奋的事儿!!!

今天,第9天,我拽着哭的满脸通红的小娜,去找了王。

她已经连续上了两个月的白班儿,她只是想请一天假,就一天,您说的要打扫的卫生,明天我帮她干,可以准这个假吗?

大伙儿平时总是嘲笑王的嘴有点儿歪,吐字也不清楚。

可我看着他,脸似乎也有些红的他,没再接着训话,清晰地挤出两个字儿来——可以。”

 

“凝眸若兮”,也是我博中的一位朋友,她看了《怎么办》之后,先告诉我:“您还是有中国男人的通病。总认为小姐们是被侮辱与损害的一群。其实她们当中,又有多少是被逼的?多数都是因为这行比较容易来钱吧?而且做几年,攒够了钱,洗手从良,这就是她们中大多数人的心态。不是不能找洗碗买菜擦地板的工作,而是那些工作又累又钱少,所以她们才走的如此捷径.

听她如此娓娓道来,我猜想“凝眸若兮”肯定没有真正接触过小姐中“大多数人的心态”。.

“凝眸若兮”又说:“其实我挺替那个女孩子担心的.如果她不够坚强,恐怕早晚要被那洼浑水拉下去.工作还是很多的,不一定非要在那种地方做.这不是心态问题,而是那个地方鱼蛇混杂,一个女孩子,不安全.

我们身边的整个社会,就不鱼蛇混杂么?就对所有的女孩子,很安全吗?

安全到底在哪儿?是人心之外还是在人心之内?

其实,这个世界一直还是这个世界;身边的无数人还是身边的无数人;关键,还是用什么样的眼睛,去看他们,和怎么看我们自己。

反正,我看完这篇,我觉得,这山东姑娘真的是很雅。

忽然想到了苏芮那首名歌:《一样的月光》——

“什么时候儿时玩伴都离我远

什么时候身旁的人已不再熟悉

人潮的拥挤拉开了我们的距离

沉寂的大地在静静的夜晚默默地哭泣

谁能告诉我

谁能告诉我

是我们改变了世界

还是世界改变了我和你……”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