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零点的李静  

2009-07-05 02:32: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零点的李静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629深夜12点,李静新创的明星采访节目《非常静距离》在安徽卫视首播。

    那夜到钟点,把所有事情放下,想专心看。结果第一期,居然是一群明星专门给李静捧场。据说现在观众和媒体都很吃这个。但我平常最烦就是明星互相对镜头说客气话了,所以没坚持十分钟,换台不看了。

    因为之前了解,《非常静距离》是日播节目、还在夜里零点播出、李静又已有一个做了八年的也是明星采访的《超级访问》;所以还没看之前我就主观猜测:它肯定是一个意思很重复很难做好的节目。

   又30号、1号、2号,连续三天都有《非常静距离》,因为临时有事把2号那期落下了。就认真看了30号采访的柯蓝和2号采访的王珞丹。

    结果发现猜测竟大错特错。目前尚不敢往后大胆预测,但仅仅看过的采访柯蓝、王珞丹,都不是一般的成功,而是非常的好。恰恰这两位女士,我又刚刚采访过。所以很佩服李静,能把采访做得那样好。

    镜头开始一亮那敞亮开阔的演播室,就气派确实很是非常。看得出,安徽台确实不差钱也下了血本打造这个访谈节目。但光要是演播室漂亮豪华也没什么,之前有不止一两位女主持人,都有这份号召力,都能让其它电视台舍这个血本。但演播室的大和漂亮,也有双刃的正反效果:如果主持人能镇住场子,漂亮演播室也就真能随之蓬荜生辉,如果主持人镇不住场子,带不起来真诚的访谈,那么再漂亮的场子也是凉的,就好象是人口少还非要买大房子住——没啥人气就净剩下死气了。比如北京台就有几档女主持明星访谈,演播室都弄得相当漂亮,但根本不用再看采访什么,先看女主持人那份姑奶奶气派,赶紧换台!

    我一向认为,如果由女主持作访谈,那么对主持人的选择,甚至比选采访嘉宾更为重要。曹雪芹说:男人是泥做的,女人是水做的。对水做的女性主持人,起码也是最重要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求干净和内在的不拧巴。比如说,再豪华的演播室再漂亮的赞助服装,如果主持人姑奶奶相全横在脸上了,后边还看什么访谈呢?

    李静最大的特点,就是她一直说话不端、不装、心里也不拧巴,凭着这两样所以看她样子、听她说话始终都非常放得很开。这也正是,她有别于很多当红女主持作一对一采访的最大优势所在。

    但仍然还有担心:新的《非常静距离》到底能跟《超级访问》有什么区别?都是采访明星,难道她还能翻出什么太大花样不成?

    看了采访柯蓝和王珞丹之后,还真就看出区别来了。《超级访问》毕竟是李静和戴军共同采访,尽管这一对狗男女(俩人都属狗)已默契搭档了八年,但仍然还是得互相让着说话,默契有了,但各自特点也可能就部分被抑制住。

    《非常静距离》是将近50分钟的电视访谈节目。要是换其他女主持,肯定能被吓倒——而且还日播。但从柯蓝和王珞丹两期采访而看,只见两个嘉宾话越说越撒开了欢,尤其柯蓝原来就是电视主持人,这就看出李静厉害来了,因为她本人既不姑奶奶型同时她在电视上说话如今已经到了完全放开的程度,因此被采访者只有感受到了这些,才有可能完全敞开了进入融洽的交谈气氛。甚至具体谈出什么都不那么要紧,好采访的关键就是看那种真诚的氛围互相达成没有。

    我看到的这两期,氛围全都出来了,甚至40多分钟节目完了,还觉得没太看够。

    李静作采访的特点,就是线性思维不强,而是那种相当感性地想一出说一出,发散性很强再说开了甚至还有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所以让李静作采访,不可能是那种从3岁问到30岁的深挖式。而且她作访谈,也从不会去刻意深刻,一定要问出什么意义或思想来。而李静这样的个性特点,谁知恰恰却让她跳出了当今大部分访谈那种从3岁问到30的“刨祖宗八代”共同沿袭套路。扑住眼前的新闻点、抓牢几个鲜明特点,这恰恰正是我看这两期节目的明显特点。

李静的本来性格是什么?多动——身体多动、内心的活泼也多动。

任何主持人,一旦要违背自己的本性做节目,但或早或晚都会露馅出来。当然官台有的主持人,经过专门特殊的训练,也可能以装着而做采访节目,所以那样的采访节目,审、训、教的味道就更浓厚些(典范例子就是当初王志的《面对面》。)

李静采访柯蓝,是两个人都聊开了,李静是越来越让采访接近于她的平常聊天了,甚至不排除说个别错话、打磕巴之类。而之后我发短信询问柯蓝感觉如何?她的回答是:聊爽了。

   而虽然离开了极为默契的合作搭档戴军,确实是一个损失,可李静却也不必再互相照顾,而可以完全耍开表达自己了。

若干年前,由央视主持人倡导过:要做知性主持人。我一直很费解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非要装一脑袋知识,然后再绷在电视上支起自己的性子?

其实最自然的采访,就跟平常人与人说人话差不多,而且最该追求的也恰恰应当是平常很随意的状态,恰恰不能学人民大会堂上那种作报告的全说字话。另外,正所谓条条大路通罗马,谈话、聊天本来就可以有每个人的自由方式。尤其是在访谈节目中,谁无论是以任何方式,只要能开启出被采访者的强烈谈话欲望,就已经是大功告成了。而完全不必非拘于一格。中国从古以来,最大的传统就是官本位。一直流入后来的报纸语言和电视表达,依然拿腔作调并且还以为是“高端风范”呢。而李静无意或不自觉当中,恰恰就是对如此说电视官话的一种野路子强力反拨。她的方式也许很不为官台主持所欣赏并认为不入流。但她有自己放开说话的路子,而且让观众看着听着也至少情绪上感觉松快。

之前没想到,李静这个节目会无意当中踩上零点的节目档。之前,内地电视节目更没有过比较清晰收视群体定位和分类。那么一般性认为,夜间零点档节目,都应当是怎么样的呢?首先,每天踩点上班的人,不一定能看夜间节目。还有那些退休的妇女群体,每晚出去扭完大秧歌,回家也未必要看这样钟点的节目。那么还剩下的,就可能是不用坐班的所谓文化人、所谓有闲的人,可能会看看它。

面对这样的收视人群,是不是就应当请特那些很事儿的文化人,而对付夜间零点能收看节目的文化人呢?如果真要是如此“以毒攻毒”的话,就太有点朝鲜报纸经常的口号“以超强硬对强硬”意思了。所以夜间节目也并不一定非要“以超文化对文化”。那些识字太多时时老捂着自己天性的人,在零点这时间段看看李静如何在节目里耍宝信口开河,也许才是一个相对放松自己不错选择。

就目前几期《非常静距离》的开头看,不但李静、而且她的工作班底、安徽台,似乎都下了相当的功夫。之后是否能一直保证这个势头,那就要拭目以待了。

最后再说几点潜伏性的问题,就算是替李静这个难得的新节目桤人忧天吧——

本来《非常静距离》一个全新也挺好的节目开播,宣传就说它如何“非常”如何李静吧?不!之前宣传一定还要扯上美国那位“奥普拉·温芙瑞”。而李静接受采访,似乎也不太否认自己想做中国的她。我想温芙瑞也真够倒霉的、也不知道她这几年在美国平常打不打喷涕?因为她在中国女主持人嘴里,已经不是一两次被拿出来挂羊头了。谁要开谈话节目,温芙瑞必会在炒作宣传时拿出来祭旗。而这一次《非常静距离》,也非常例内地又拿她出来作宣传,说要当东方的她她她……

先说前边那些拿温芙瑞祭旗的还有这次的李静,你们真当得了她吗?就算你们真弄像了她,内地观众又真认这样的节目吗?所以像这样的宣传炒作,不但是笨,而且很蠢!

只看前两期的《非常静距离》,我认为以李静现在的成熟,能力完全不是问题甚至根本不在话下。但李静的精力却很有可能会出问题。

只举一例:李静偶尔会来个电话跟我说,有节目的事情要谈谈,于是我就举着脑袋等着另一只靴子掉下来……可她这种预约,说夸张一点,就能从2008年抻到2009年结果还是没时间见个面。我之前曾给李静起过一个外号:能把短裤套在牛仔裤外边的女超人。现在似乎应当改一下了:疯忙24小时的女直升飞机。

主持节目、公司业余、商务谈判、时尚晚会、公益、代言、慈善秀、明星聚会、明星生日……似乎全少不得她。

让我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所有女主持人,只要一著了名,就立即会变形记成了“社会活动家”?但社会活动家之后,还能是原来那样单纯的主持人吗?

有一个人,比所有女电视主持人都要红,而且表演本业也要强于所有女主持人,但除了出席有数的能给自己赚大钱的商业广告代言之外,我就没见过她过于频繁地出席过什么乱七八糟的社交活动。这个例外就是:张曼玉——她似乎只会演好电影并且拿电影奖就如同随便取泡菜坛子那样样。因为精力高度集中使用并且对社交高度相当节能自己呀。

李静因为当年告别官办电视台自己出来在江湖上混,身后还养着一个公司,适度的忙、相当的忙、特别的忙,都没问题。就是谁真当了地主,家里的余粮也未必真存了多少。所以应当去忙。但别的明星过生日、孩子过百日之类,也必须算在特别忙之内吗?

人红了,不再用挣扎着创业了,就很容易让自己活得很满甚至太满。李静能成为一个从主持变社会活动家的例外吗?至少我现在没看出来。李静对自己有一调侃形容:我忙得就一只八爪鱼。那么就有疑问了:她能一直就这么八爪下去并且都抓得住吗?

人光有能力仅仅只是一半,人要继续保持状态还必须尽量节约自己精力。古时有话:一寸光阴一寸金——错!是一分精力一寸金。即使能力再大,过于疯忙之后,照样也会跑气、散神。

有一位外地的非常喜欢李静的女白领这样问过我:“最早在《超级访问》中,可以从李静脸上看到某种挣扎的倔犟和不屈从的单纯,现在您觉着,她脸上那份倔犟和单纯,到底是比过去多了?还是少了呢?”这样很本质的逼问,也不好当面转告于她,就写在这里,她万一能看见的话,就对着节目自己反思一下她粉丝的话吧。

我最近在一本青年杂志上看见李静接受采访时这样表达——

李说:平常,人叫我“静姐”;

但在公司里,叫我“静总”。

“总”——一个现如今太坏太坏的词了。

只但愿,李静今后当不好这个“总”。

现在的李静,已经做到了零点的节目。但她还能让自己回到当初创建第一个节目时的“零度”吗?

这篇博,前边的话,可能李静会喜欢听。后边这些话,未必她就愿意听更可能正在飞机状态中也听不进去。反正愿不愿意听的,我也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