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经常被大局压倒的是什么?  

2009-05-15 01:44: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被大局压倒的是什么?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字写得多帅!]

 

    有好几条留言或“小纸条”都在质问我为什么不对杭州富少爷“欺实码”撞死大学生的事件发几句言论?  

我虽然考下驾照已有十多年了,但我一直没有私家车,更是从驾校一出来,就根本没摸过方向盘。所以眼前,除了骑电驴子知道红灯停、绿灯行之外,其它对现代城市的开汽车违规犯法的具体尺度,真是一门不门。因此我想,如果是我真不懂的事情,也只能像其他人那样,憋着心里的愤怒,而不敢乱讲话了。否则,一有人点题我就必须发言的话,那么倘若下次有飞机在天上出现故障而引发了什么事件,是不是我也要张嘴乱说外行话呢?

可有两条,我是现在就敢张嘴说的——

第一、从我多年之前进入驾校的第一天,到我拿到驾照的那一天,我就决定不买私家汽车了。为什么?怎么当年就觉得从驾校开始到街上的交警执法,都特像半个黑道呢?学车时就得给师傅上贡还要天天挨骂(不知现在情况是否有所改善);不象是我交了驾校好几千元,倒象是我欠了驾校好几辈子债务。当时想,还没买车仅仅学车就是这样,我还非要买车整天在街上受气吗?所以干脆算了。

第二、时至今日,即使出门再小心再仔细,但在中国城市的马路上,也是随时缺乏安全感的。

就我自己好几次在马路上骑电驴子险些被剐到,几乎每次威风凛凛从身边飞驰过去的,既不是私家汽车也不是出租汽车,而基本都是头上顶了警示灯的奥迪A6或以上;要么就是我根本不懂的很有奥妙的挂特殊牌照的警察能懂我却不明其中的可以满街飞快横走的黑奥迪。

因此尽管身在号称首善之区的北京,上街过马路的第一感觉,就是心里特别害怕。而且害怕的因素来自方方面面且不一而足。

在韩寒博客里有这样一句话:“冷漠的问题。我认为我们是普遍冷漠的,虽然这起事故中车主和他的朋友表现出了非常的冷漠,但是,这不是唯独他们拥有的,我们能几千只几千只猫运去吃,几百只几百只狗捕去杀,执法部门基本不把人当人看,每次的意识形态和统一思想运动,都是数十万数百万甚至数千万甚至数亿人遭殃,父辈的行为都告诉我们,人算什么东西”;

    我觉得这话算是挖到根儿上去了。

    比如去年是一个特殊之年,所以大局是要压倒一切人的。今年又是一个特殊之年,大局就更要压倒一切人了。老有大局要压倒一切,那人能算个什么东西?

    多年传统之下的“人算什么东西”,那么冷漠就是当然必然而且是自然而然的了。

    杨佳最初曾也想向执法部门申诉自己来着,但申来申去没人搭理,所以他就恶性拔刀相向导致了几条人命的瞬间报销。你冷漠我,我就以人命的方式表示我更激烈的冷漠。这就是人性之间冷漠到了真正的恶性循环。

    既然今年的大局要比去年的大局还要特殊,所以纸媒和电视台,就更要压倒一切地捂住很多事情,本来是企图大化小、小化无来着。我今年眼睛比较多事,经常看到一些很有新闻价值的线索,然后就向某电视台或是某报纸报告,但人家都会小心翼翼地告诉我:对不起,何先生,上级有令,这个那个事情,都不让报!各位不见,就连纪念5·12一周年的那些晚会,追着悼着之后,都能弄出喜庆味道来吗?因为宗旨已经昭告下来了:要化悲痛为大庆。

    现在幸好还有了让所有宣传部门和地方长官特头疼的网络,所以常常是大化不了小小更化不到无,因此杭州交管方面才会从当初的断定“70码”开始象松紧带那样,一点一点向后退缩着。

    然而如果任何法规、法律,都可以因为网络的愤怒程度而前进或退缩的话,那么我们那些法规和法律,还有什么执法如山的可能和意义呢?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