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男女《关系》:红旗与彩旗之间的逻辑  

2009-01-25 03:44: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男女《关系》:红旗与彩旗之间的逻辑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红旗当然不倒!]

男女《关系》:红旗与彩旗之间的逻辑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彩旗到底飘还是不飘?这是个问题]

 

    腊月二十九之昨夜,大约可以算是一般中国家庭最安静一晚。几乎所有在外的人,能赶的都要在此时从四面八方赶回家中,完成合家团聚;然后从今晚蓄势待发,准备开始的过年的全部人情忙碌。

    当此绝妙时,就从一部新话剧《关系》,聊一个其实并不让人心里安静的话题——

     22日晚上,在北京人艺小剧场里,认真观看了由曹禺的女儿万方编剧、由丁志城、梁丹妮主演的话剧《关系》。

这话剧的名字,起得真是相当学问并且有趣。“关系”?什么才能算是人最主要的社会上关系呢?当然得就是最基本的男女关系了。

而此话剧,恰恰就是全面呈现了:一个男人和三个女人之间感情关系的。

     其实,这出话剧的人物关系本来特别简单——

一个已婚男人沙辰星;其妻吴晓华、原情人叶航、小情人杜度。

然后,就是这个有家的男人,如何周旋于三个女人之间的种种种种。

应当说,象这样的人物关系并且故事,无论是在现实还是在电视肥皂剧当中,都已经相当俗套了。正所谓:“家中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还且可能还不止飘扬着一面彩旗。

但《关系》的有意思恰恰就在于,它最要直接表达的就是:在这种中国式的感情现实关系中,所造成人与人之间的真正互相纠缠与折磨。

在这个话剧当中,沙辰星的情人叶航,希望沙辰星不但要给她感情,而且人还要牢牢守在她的身边。也就是说,必须人脏俱获地完整得到这个男人。

而妻子吴晓华呢?则手里不但握有家庭的对外形式、财产、还有一颗能致命沙辰星的定时炸弹:作为最大人质的亲生儿子。

而剧中那个不知是80后还是90前的杜度,则既和老男人沙辰星保持着一种类游戏的感情关系,同时还作为“第四者”不太插足,只旁观欣赏玩味着沙辰星与前两位女人之间非常恶性纠缠的感情。

现今中国社会,凡所谓成功男士或有权有势者男,他们除了会用有钱来显示之外,身边除老婆的之外的女人,大概也可以算是他们作为社会拥有的又一项“业绩”。因此人们凡看到有高官落马或贪污犯被抓之后,媒体上必会以这样的词句陈述他们原来很自以为的两性“业绩”:生活腐败。

如果不深入窥视一个男人与几个女人之间所有不为人见的背后纠缠的话,现在又有哪个男人,不以自己还拥有老婆之外的女人而感到虚荣和骄傲呢?但当他们拥有了这些骄傲之后,又会感觉真正如何呢?幸福?满足?虚荣?或还是其它什么?

《关系》这话剧的有意思就在于,它并不象一般电视剧那样,就将一个男人与几个女人之间的关系,最后演变男女家族之间的政治互斗、变成一堆互相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报应式道德批判。

《关系》仅仅就在客观呈现一男与三女是如何平衡与维持之间的相互关系。而讨论与结论,完全都交给现场观众自己看完,然后再回家面对或丈夫或妻子或情人们去慢慢消化、评价、批判去吧。

如果只用一句话来概括这话剧,最准确的当属一句老话:人在曹营心在汉。

人:所谓成功男士的沙辰星;

曹营:老婆吴晓华和儿子;

汉:情人叶航;

当然,在《关系》还多出了一方:

作为东吴的杜度,她天天牵着自己的爱狗,一边游戏着沙辰星,一边旁观地欣赏着:人、曹营、汉之间的互相恶斗。

根据历来传统模式化的中国男女关系而言,就算某男人身边无论拥有多少女人,一般作为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家庭,还是他们最稳固的红色根据地。尽管他们可以随时和老婆孩子同床异梦、可以完全心在汉那边。但已经事实性概括浓缩着所有“政治经济学”的家庭,只要结了婚就很难一刀切割干净。

剧中,作为稳固曹营的妻子吴晓华,似乎已经系统默认了丈夫在外边的花,因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偶尔会用儿子作为人质阻吓一下丈夫不要太过份而已。

剧中的“汉”叶航,当初年轻,她可以什么都不为,只声音拥有沙辰星的“心在汉”就可以了。然而当她发现,居然沙辰星除了拥有曹营、汉之外,又开始在发展杜度作为东吴之后,她就不干了:疯、闹、绝望、威胁;甚至什么办法都拿出来了。

最终,《关系》也没有太过谴责或批判沙辰星如何如何,就是象征性地在舞台上,用三个女人将他紧紧地团结在自己周围,然后再看他如何在这样如同烈火烧烤般的情感周旋中怎样倍受煎熬“娱乐至死”的。

看着沙辰星最后瘫倒在舞台中央紧紧抱住已经快要炸开的脑袋,绝望地喊道——

 

“让我一个人待一会……”

这才是最有意思并且促人继续联想深思的——

无论是一个男人或一个女人,大家谁之前都可以贪婪、都可以妄想拥有世界;但当一个人有一天突然把自己所有拥有的之物、之人都陈列在自己面前,这时就可以很简单地再追问他们一句了:

你真正能够牢牢把握住的到底是多少?

当你拥有那么多那么多之后,

你内心真的感觉幸福了吗?

人,本来要找朋友、要成立家庭、要与人沟通,据说都是为了排解与生俱来的孤独;

但当上述一切都明明拥有面前之后,

人本来希望消除的孤独,究竟是完全消除了呢?还是因为拥有了更多更多之后却感觉更孤独了呢?

尤其就现在这个最体现天伦之乐的时刻,年三十;

身边却不知道,究竟又会上演多少部现实版的“人在曹营心在汉心在东吴”呢?

赶回家团聚的男人或女人,他们的心,到底是真正留在了家里?还是精神已经出差到了“汉”或是“东吴”呢?

因为丈夫确实已经到家实现了形式的团聚,所以红旗至少在春节这几天里高高升起着;

但那些印着“汉”或是“东吴”的彩旗们,又会不会因为人已经赶到“曹营”升了红旗,却正在此时刻无奈降半旗为自己致点什么……呢?

最后仅仅祝福: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但一面红旗,终于又能和哪面旗子真成眷属?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除夕话题.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