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想说爱你我就流鼻涕  

2008-12-31 00:21: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说爱你我就流鼻涕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昨晚,有几位长期在外地工作的朋友,难得他们回北京一趟,所以电话里约着务必要见一面。

之后等那边商量好了,告诉我见面的地方,短信一来,我头就有点大:是钱柜。

好久不见只能硬着头皮赶去钱柜,一进那个包房,我脑袋就不是很大,而是有点要炸了。

  灯光昏暗又没一个窗户完全封闭的地下室房间里,满满坐了一圈沙发的人。

   有对着电视面什么TV画面嚎唱的;

   有坐着抽烟的;

   有抱着洋酒往嘴里直灌的;

  我的好友刚刚从外地飞回来,饿得正趴在茶几上呼噜呼噜地吃着面条;

   什么叫乌烟瘴气人声混杂呢?

   用这两词而形容歌厅就再准确不过了。

  据说在这样的场合里,人既可以唱还可以吃还可以喝还可以喊还可以男男女女搂搂抱抱拿拿捏捏的。

  但谁要真想跟谁说句家常话,对不起!那就得互相连嚷带叫的……

  以前好几年我一直都在想,到底是哪个王八蛋吃饱了撑的才发明的卡拉OK呢?肯定不会是欧美人发明而一定是亚洲人发明的这种娱乐方式。鸡尾酒我知道是欧美人发明的,因为人家就是因为害怕客人们的屁股太沉,所以干脆不让你坐下,意思性吃点喝点然后说完事儿赶紧滚蛋!

   可卡拉OK呢?完全可以斜着赖着歪着直到让沙发把屁股坐烂都没关系。自从卡拉OK被发明出来之后,凡驴凡马凡猪凡羊就都可以尽情声嘶力竭了。古人一直说:饱吹饿唱;可现如今呢?全是吃饱了撑足才去唱呢,因此歌厅里才总有十足的泔水味儿……

  我挤进昏暗混浊的包房,被几位好友拉在身边坐下;但好久不见之下,无论寒暄还是想说几句由衷的心里话,都得对面拿手搭成喇叭状尖着嗓子使劲嚷嚷。

  这么说话可真是伤内气,本来很温和的言语,却必须提足丹田就跟练武术一样。

如此待了不一刻,闹心;不堪忍受;叫喊着与好友道别然后起身告辞;走出钱柜的大厅,深深透一口长气;

  可大厅里还坐着一堆人,都等着进去乌烟瘴气呢!

  不是我不明白而是我绝对不明白,干嘛都非要赶命在歌厅里庆祝、娱乐、相聚呢?

里边是空气好?气氛好?精神好?心情好?对身体也好?

  非典那年,我曾专门采访过著名医生凌锋教授;她告诉我,象非典还有众多呼吸道疾病所以能在城市里广泛传播,象歌厅之类的全封闭娱乐场合确实“功不可没”。因为在这种空气整天不流通又什么人都去的地方平常更不注意清洁打扫,所以各种严重威胁呼吸道的军团菌、链球菌……之类随时弥漫,而进来喊着唱的人呢?于如此真正藏污纳垢的场合中,却还是出气少进气多。所以凌教授一再嘱咐我:如果真要爱护自己的性命,就最好坚决不去这种场合。因为这种地方对人只有百害却毫无一利可言。

   还有人问我:你K歌吗?

   唱歌就唱歌,干嘛要K歌呢?北京人早先形容打人就说是“剋人”;形容谁特别贱想挨揍,也说“你找剋吧?”那么“K歌”不知道是不是想找剋才去歌厅唱歌的意思呢?

   这么混乱不堪、藏污纳垢、乌烟瘴气的不良场所,却居然有那么多人拥着挤着抢着送钱,非要呼进一肚子污垢然后再一头昏沉地回家去。说什么信心满满真是屁话,真去歌厅待上半夜,那才叫脏气与恶心满满而归呢。

   现在人形容舒服的感觉说“爽”;那么从歌厅里混一个晚上感觉真爽吗?肯定是死憋呀!

   也许我真的太老了?可就是我太年轻我也不必对自己这么狠吧?

   这么想一想,倒还是北京街边那些退休老人才真会寻开心,唱戏、扭秧歌——最起码也能混一嘴好空气呀!

   除最让人憋屈难受的歌厅之外,平常还见不得男人泡酒桌。完全不用自己介入就是眼看着别人泡酒桌,我都眼看着心里特别难受。

   有男人一上酒桌,平常不敢说的话,也人仗酒势全敢喷了;平常不敢答应的事情,也几两穿肠毒药下肚就全敢胡吹牛逼了;尽管中国近十年以来,就没拍成功过一部真正英雄主义的大片,可只要去各个饭馆里看一看,你就可以尽情欣赏到种种假装豪杰的男人丑恶嘴脸:一杯下肚,闲话见多;两杯下肚,逻辑见少;三杯下肚,伦次全无;随便一耗,酒桌上的男人坐着歪着站着躺着的就能浪费掉三、五个小时。

可有一条,千万不要等酒醒过来。只要一醒过来,之前借酒吹出来的种种牛逼,就半点都不算数了。

为什么要这样呢?

  快过年了,最近经常收到有人打电话说:哎!什么时候吃顿饭喝喝酒商量点事?一听这种电话,我就上头,立即堵回去说:有事就商量事,吃大饭喝大酒就只能是表演打嗝、放屁、撒尿、呕吐、撒酒疯;还谈什么屁事啊!

  人的生命,本来是自然等死的过程。但歌厅、酒桌,都是帮人嘬死的地方。

   是最最“浓缩人生精华”的地方。

   

 

 

 

 

 

 

 

 

   本博写完,恰巧俺老娘打开电视,就赶上了央视50年大庆之盛典。于是马上认真欣赏。可那叫一个难看加难受,主持人男的出尖声、女主持出男声;“呜噜轰隆”地就用外强中干的空洞叫喊以自乐于隆重的垄断。

   大歌、大舞、大吼、大叫,好象刚刚过去的2008全中国啥都没发生过,而只有欢庆与温暖。平常看难看的晚会,只会起层鸡皮疙瘩。可这台大典的欢庆真是温暖到了直让人冷汗浃背。本来还琢磨不久之后的春晚,又会出什么花招,可观此盛典的片断之后,就完全明白了之后的春晚,也只能是老太太吃柿子——越嘬越瘪!

   我也"剋"几句歌吧----

   想说爱你还真不容易

   那需要太多的冷汗

   想说忘记你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只有面对电视机

   流——鼻涕……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