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愧对蔡国庆  

2008-12-14 01:30: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愧对蔡国庆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大约是在1991年夏天,我曾在《北京广播电视报》(现在那张报早就没有了)上,发表过一篇直接对蔡国庆进行人身攻击的文章。如今回想,那文字用笔之尖酸刻薄、口气之刁毒,都堪称之最。我记得我父亲当时看见了这篇文章,人气得直哆嗦,痛骂我与人不善偏激片面而且用心不良。可那时我不但没把父亲的话听进耳朵里,心里还因为刚作记者不久就能如此哗众取宠而相当得意洋洋。

  我所以会写那样的文章,也是应合了那时的一种社会风气:是男人,就得作硬汉状,谁不糙谁就不算爷们。记得当年还有一本叫作《男子汉》的杂志,每期封面就是胡子拉碴或脱光膀子绷肌肉的糙男人。因此我才跟风骂蔡国庆从长相到唱歌,都太甜、太奶油。也根本不管这样的性别攻击,究竟会给蔡国庆之后带来怎样的伤害。

  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社会对于男女的性别观念一直都在趋向宽容。人们越来越能够接受更多元的性别表现了。比如我好时骂蔡国庆还穿红西装登台歌唱、唱歌就唱歌吧,还要载歌载舞——还象个男人吗?

  可后来呢?男歌星穿红衣服是问题嘛?还有穿裙子戴好几个耳环男歌星登台唱歌的呢?

  其实到90年代末,我就已经意识到自己错了。但在中国的风气当中,让男人公开认错太难了,这既成了习惯也由历来的传统所影响。因此这个疙瘩就悄悄一直隐藏在我自己心里,别人不再提,我也就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

  之后,是《半边天》主持人率先公开对我攻击蔡国庆表达了尖锐的批评:“你抨击人家总得有个理由吧,就有这么不文明的。你说男人应该是什么样的,就应该跃马横刀,大大咧咧,穿着破衣烂衫,人家不符合就开始这么往人家身上泼脏水。”

  当时看见也听到张越的批评,也知道她说的对,但能藏一天是一天,心里虽然默认了,但还是不肯开口说话。直到2005年,袁立出书《正午时分》,再一次提及此时,她直接说到,蔡国庆因为当年我篇文章所受到的种种伤害、包括他父母连带受到的伤害。

  本来袁立的书我根本也没打算细看,可恰恰就在一个晚上,我拿起《北京晚报》就看见一段袁立新书的连载,而那短短几百字,正是袁立痛贬攻击蔡国庆的人太无聊、太无耻、太无赖了。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事情也就这么巧,就这几百字真被我看见了。当看到袁立说,蔡国庆不但一向与人为善,同时他还收养残疾小动物时,我心里就觉得自己再也躲不过去了。一夜难眠,第二天就写了一篇四千字长文,正式向蔡国庆表示郑重而真诚的道歉。我在公开发表的道歉文章里专门声明,之后,我一定要找一个公开的人多的场合,当面鞠躬向蔡国庆表示我的深切歉意。为什么非要当众鞠躬表示这个歉意呢?因为我最早就是在公众传播最广的一家报纸上攻击并且伤害了别人,所以光写一篇道歉文章不够,还必须要在一个有一定公众传播影响力的平台上当面鞠躬才成。

等啊等,机会终于来了。我自己主持的《非常道》,在今年年底,做了一个特别企划节目:“‘印记·三十年’:四位符号人物的个人心灵史http://itv.ifeng.com/itv/fcd_caiguoqing/index.html

四位80年代的符号人物分别是:蔡国庆、陈佩斯、成方圆、李玲玉;而我第一个采访的,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被恶毒我攻击过的蔡国庆。

从最初对一个无辜男人的性别攻击,到我一点一点认识到自己错了但同时还要藏着掖着,再到自己后悔无及并决定向对方道歉,再到当面向蔡国庆90度鞠躬,时间居然已经过去了将近20年!

《非常道》的视频在网上挂出去之后,炎炎看到了,他还链在了自己的博客里,他说他深受震撼;而且下边跟贴的留言者还纷纷表示感动。另外还有人来我这里留言,夸奖我很男人。很男人?转这么一个弯,做错了事自己从心里承认再向别人鞠躬,居然用了整整20年,难道还不是应当应份——而且已经是很迟了呀!

当年我写那篇短文时,也曾赢得过一些廉价的欢呼,现在我鞠躬谢罪,还有人来夸我——怎么来回的好,全让我一个人落下了呢?

在采访中,我当时向蔡国庆当面鞠完躬,心里立即感觉有一块压了好久的石头被卸到了地上。

可我必须感谢当时蔡国庆的真诚。他并没有很中国特色地那样,过来拍拍我肩膀,手一挥故作大度地说:算了算了,一切都过去,大家一风吹,从此什么都不说了!

他没这样。他真是拿我当了朋友。他告诉我,他及他的家人,因为由我一篇短文所掀起对他的性别攻击所给他造成的长期具体伤害,还有他的家人长时间以来心里难以解开的疙瘩。

他告诉我,在他很小时,父母就被撵去了五七干校,他一个人在北京上小学就因此被人欺负并且形成了深深的自卑。好不容易,他凭着出色的唱歌,重新为自己找回来一点自信,可刚刚在社会上用自己的温和唱歌建立起了一个很好的开始,偏偏这时,我那篇文章就向射钉一样严重打击了他的自信。甚至后来一听人说起这件事,心里就会本能地就会产生对抗情绪。

我骂了人家、我然后道歉——这一切都是发生在我这一边。但对方及家人因此所受到的伤害,我却是在十多年之后才确切地知道。

假如我生来就是一个过于自信的人,也许我还感觉不到这些。但我在刚刚下乡黑龙江时才16岁,当年也有人象我攻击蔡国庆那样攻击过我,甚至造成我好几年时间都在知青当中抬不起头。可我日子刚刚过得好一点、刚刚当了记者,为什么就那样“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呢”?

人啊人!

蔡国庆在采访时说:最初看见你文章时,我曾发誓,一辈都子不要见到这个人。即使现在,我能原谅你。但过去在留下的痕迹仍然还无法从心里完全消除。当时听他细说这些,我是强忍住自己才没有哭出来。

有一位姑娘给我留言说:“刚才在看你对蔡国庆的访谈,……可是伤害造成了,就像钉子扎过,即使拔出之后,还有痕迹,可是您毕竟把它拔出来了,伤害不可避免,但是他会因为这样一个结的解开,而慢慢好起来。”

……只能慢慢好起来;我复何言?……

蔡国庆是我当年攻击的那样吗?在我采访他时,他表现出了极大的真诚。他毫不藏着掖着。他表达自己时态度是那么坦荡。

说实在的。我多年以来是批评过很多人、很多事。其中很多,除了我会对自己语言表达的尖刻表示一定的自责。但对有的人、有的事情批评的内容实质,我即使现在也并不全都后悔。唯独对蔡国庆这样一个真诚有教养的男人。我心里真是歉疚不已。

包括他现在也开始去主持一档节目,他请我去现场观看并让我提点意见。我告诉他:采访比你年长的人,不要搭二郎腿,那样会让人感觉你不尊重。再去看他后来的采访,他果然就把腿放下来采访了。

误伤好人,这才是最难受的事情。

因此至今,我仍然感觉自己愧对年龄小于我的他。

如果有人愿意的话,请看看完整的采访视频并且记住——

何东曾经做过这样的错事。

是为戒!

http://itv.ifeng.com/itv/fcd_caiguoqing/index.html

又一个场合,一位蔡国庆的女歌迷,她当面一边流泪一边向我表示,我所伤害的不止蔡国庆同时还有她们。她居然保留着我2005那篇道歉的文章,并且让我签字。我想也没想,就立即写下了“谢罪”。她说:我从现在开始,试着原谅你。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