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我非你,安知你之乐?  

2008-10-20 06:45: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非你,安知你之乐?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无意中,翻进和晶博客院墙之内,就看见她一篇说得很逗乐的文字:《你要搞定谁?》http://blog.sina.com.cn/cctvhejing

和晶博客大意是说,她认识隔壁一位姓刘的出租师傅,心性朴实所以就活得非常明白。

其中有两个段子,马上就把我给逗乐了——

和晶博文段落之一:“又次,我(和晶)出差回来,让他(刘师傅)去机场接我。

‘您这是从哪儿回来?’

    ‘宁夏银川!’

    ‘我知道,那儿有个西夏王陵,我带女儿旅游过!’

   ‘喜欢吗?’

‘人死了还招那么多人去看,他得多爱凑热闹!我看还是别让人惦记着好!’

‘为什么啊!’

‘你看哪个皇帝的墓没被盗过啊,太可怜了,死了都不安生!’

刘师傅启示二:生前千万别欠债,不管是钱债,情债,怨债,命债。。。。。。”

何东:刘师傅此番总结果然说得挺有意思!特别是,他这一番说,又让我想起了前年,我在北京饭店门口亲历的一位香港人来了。

那是下午将近傍晚,我正从北京饭店门口路过,忽然被一位南方模样的旅游客给拦住;于是看着他;他用很重的广东口音向我打听起来:“西一安生(先生);打听个事情?”我忙客气地接话说:“您讲;”

他问:“请问,您可知道,毛主席的西体摆放的纪念堂在哪里呀?”

他一说“毛主席的西体”;当时就把我这从小都得事事“向毛主席保证”和“早请示晚汇报”的给吓得心里一机灵!曾经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的老人家;怎么可以直说“西体”呢?尽管早就据说,老人家去世之后,肠子肚子的都完全被掏空,没心没肺只剩一人壳摆在玻璃罩子底下,那也得敬爱地说成是“遗体”呀!

再一想,这土巴香港佬,从小也没接受过象我那样长期必须事事处处都要向老人家保证和汇报的教育,所以无论是谁死,西(尸)体就是西体,所以他根本不懂得长期接受过专政教育之后,就必须敬重到张嘴就得说那是伟大遗体。

我想过弯来之后,就告诉他:“这钟点,纪念堂早就下正班关门了。”

他有些惊奇地自语道:“噢!西体展览,也这么早就不让随便参观了呀?”

我断然地回答:“那是当然当然,不是随时随地就可以瞻仰的。”

于是,他摇摇头,有些讪讪地走开了。

 

和晶博文段落之二——

“昨天我跟他说,过两天恢复单双号以前的繁忙景象后,我们就变成司机和司机的关系了,刘师傅突然很诚恳地说道:‘堵车的时候,千万别生气,你得想想还有很多人挤地铁,挤公交,不管刮风下雨都得骑自行车上班呢,开车的起码四季有空调啊!’

何东:明着听,这话很在理;您堵车难受,还有比您更难受的那些挤车族、骑车族呢。可此话经不住再细琢磨,否则就觉得,本来活得挺明白的刘师傅,其实也未必完全超脱。

是不是凡开小车的人,他们可以不生气的最大理由,就非得来自于心里的比下有余呢?比如说,自己坐小车当中,因为知道还有更多人要挤地铁、公交、骑车,日晒风吹雨淋的,而且四季都没有空调罩着,人家就一定真比天天开小车的活得不舒服呢?

巧了。昨天我跟两位朋友出去吃饭,也正说起了开小车四季都有空调的真实问题。我这两位朋友,一位也是电视台主持人,另一位也是开车师傅。他们俩个,一个开车长期坐左边、另一个坐车长期在右边;多年时间坚持享受空调,岁数现在有点上来了,结果还真就各自都落下了“左膀右臂”毛病了:空调是非自然风从两边强硬呲出,所以主持人是右膀加右腿,开车师傅是左臂加左腿,稍微遇上刮风下雨的阴天,他们俩的分别左膀右臂,就开始双簧性地酸痛不止。当时空调是吹得舒服了,可还真就落下后半辈子的关节痛毛病了。

    因此,刘师傅所比下有余的那点小车空调优越感,长远地看,还未必真就可以成立。

    就说夏天该出汗时,非躲在车里吹空调,这不诚心让自己作病嘛?冬天该吹吹西北风,却躲在车里热风呼着,那么最可能给自己招来感冒的,又是谁呢?

   就前些天,有位心理医生朋友,还专门给我打电话嘱咐呢:“多出门,多晒晒太阳吹吹自然风,别老憋在家里和车里,那最容易做下病来了!”

    还有更逗的呢!我就认识两个开奔驰、宝马的熟人,整天开车,肚皮巨大身体老拘着之后,就每星期都得按天开车去健身房,站在跑步机上呼哧带喘,加上吸一肚子来自旁边同胞的汗味和并不太香的空气。

    这不脱裤子放屁——白多一道工序吗?把奔驰车撂在家里,每天多走走路爬爬台阶随便遛达个百步千步的,又何必再去健身房里去呼吸着那不良空气再花专门时间蹬跑步机呢?    

先贤说: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

刘师傅并非天天坐公共汽车、骑车,又安知天天如此之大众之乐乎?

所以和晶写的刘师傅是挺超脱,但话一说开了,还是超脱得有限。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