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某某博友的文章:《原来……如此》?  

2008-09-09 03:17: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某某博友的文章:《原来……如此》?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何东:刚看了博友某某某新贴的博,一气读完之后,心里就俩字:难受!

    为什么难受?我上学时,整个社会都穷,所以还没有那么多乱收费项目。但被老师当众罚站,却是家常便饭,再加上老师还追着告状,回家之后当然还要附加一顿暴打。

    鲁迅《狂人日记》的最后一行最后一句是:救救孩子……

    那说的是新中国解放之前万恶的旧社会。

    我上学时,老师催着非让读一本课外书《我要读书》;里边写的是地主周扒皮,是如何残酷扒穷人皮富自己的。现在好了,看看某某某的博客文章,周扒皮倒是消灭光了,可从上到下,又改层层扒皮了。

    我通过自己上学的整个成长经历,加上我这人对生存非常胆小,所以就没敢要孩子。但我外甥女上小学、上中学时,因为她生性老实,所以就很不招老师带劲,当时在学校经常被欺负,气得我姐姐直哭,然而北京的教育完全是“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所以仍然无法感动校方。所以之后如何让学校带劲一点我外甥女,也就是说,如何尽量让外甥女少受一些隐性歧视,向老师和学校进行物质与精神行贿的艰巨任务,就只能交给我这个还比较能干的舅舅了。我靠!经常要去外甥女的小学,给老师陪笑脸、递东西;甚至为了她能在一个比较舒服的整体氛围当中学得舒服点,央视拍小学的节目,愣是让我给说服请外甥女学校去了。甚至,那时还在少儿节目中被称作“姐姐”的鞠萍,愣也让我非常势利地给交成了好朋友而到至今,以留作最后王牌,想着万一外甥女需要,还要拉上她去学校帮我陪笑脸去。

   今天一看完某某某的博客,以往那些年的亲身经历,又全在心里被裹上来了。

唉!请读原文——

《原来……如此》?

某某某

(不是诚心不用作者姓名,而是因为我这里看的人多,所以就不敢用。如果真要让孩子的学校和老师给看出点端倪来,这孩子以后可真就只能是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氛围里了。再重要一遍:文章是一位孩子刚刚上学的朋友写的。不是我写的。)

 

   开学一个多星期了,慢慢的,我也开始适应了,一切都慢慢的面目清晰起来。

上周末收到一张单子——科学实验班,收费480元,每周五下午捣鼓些什么所谓的试验,那些试验不是很复杂,一般在家里就可以实现的,我自己小的时候就经常捣鼓。我想了想,觉得花480元不一定比我自己花48元搞出来的效果更好,再加上那单子上写得明明白白——自愿报名。短信问了一下老师,老师只是强调,有关的事宜要跟单子上留的那个电话咨询,此事与学校无关,钱也不是学校来收。于是,我就没往心里去,也没让孩子带钱去学校。

今天,星期一,放学的时候老师语重心长地说:“这个实验班是非常有趣的,能够充分调动孩子们对科学的好奇心,还能通过成功的动手实验给孩子们建立自信心。”我装傻:“您说的是试验有趣还是实验班有趣?”老师说:“都很有趣,当然了,您不愿让孩子参加也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全班大多数孩子都参加了,我想,如果不跟大家一样的话,我比较担心您的孩子被孤立。”谁说年轻老师没经验来着?这话说得多么漂亮?我就是傻成实心儿的榆木疙瘩,也不可能跟老师继续掰扯关于自信、多数和少数以及孤立的问题,只能向老师敬礼:“明白了,谢谢您的提醒,我一定不会让我们家孩子被孤立,明天我就来交钱。”老师说:“您可一定要自愿啊。”我顿足捶胸指天发誓:“我自愿,我特别自愿,不可能有比我再自愿的了,我跟您说,我早就想报这班了,要不是残奥会交通管制,我两天前就跑着来报名了!”老师说:“那就好,回去记得跟孩子要今天布置得内容啊,再见。”

回到家,丫头又扯出一张单子,我一看,非常氧化钙,原来是“贱瞧英语”,这个是早就知道的了,其实没什么新鲜,小学生学英语,无非是兴趣的建立和语言环境,每天跟孩子叨叨一阵子简单的对话,比什么都好使。在中国,从小到大都被要求学习英语,但你说话当中一旦崩几个英文单词出来,你就成汉奸了。丫头说:“我们老师说了,要自愿报名!”我这回长了记性:“你们老师是不是说很多同学都报名了?”“对呀。”丫头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我知道,为了不让孩子被孤立,一定是要报这个名的,又要交812元。钱不是问题,最重要的是,每天早上730上这个课,要知道,这可不是学校安排的,你能说学校违反了教委的规定么?我暗自盘算了一下,如果这样的班全年级同时自愿参加,流水大约是32万元,嗯,够分一分的了,难得的是还是被洗得干干净净的钞票,学校经费不是那么充裕,你又能怪谁呢?我很想同情一下老师们。

丫头问我:“老爸,我还学不学钢琴呀?”我拿着课表看了又看,学钢琴?时间在哪儿呢?周六?周日?如果这样安排,那么我家丫头和别人家的孩子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区别,这是我能安排的么?置身于这样的一个系统之中,个人太渺小了。无论你怎么想,做出来的都是一样的。

 

晚上,陪着丫头背英语,总共就5句,没用十分钟就背好了,于是我们开始闲聊。

“你们今天上语文了吗?”我随意问了一句。

“嗯。”丫头漫不经心。

“那上什么了?”

“没上什么。”

“怎么会没上什么呢?”

“因为老师可厉害了。”

“是吗?她怎么厉害了?”

“她摔门呐,把门摔得‘咣咣咣’的,吓得我们发抖,呃~~~~好可怕呀。”

“啊?她摔门啊?那也没什么啊。”

“不是,爸爸,你不知道吧,我们的讲台是铁做的,拍起来可响了。”

“哦,她还拍了讲台么?”

“嗯,是啊,我们班有个男孩子上课的时候把鞋脱了,抠脚丫子,结果老师就批评他了,可好笑了。”

“怎么好笑呢?”

“老师说,你那臭脚丫子你就抠吧,抠完就把手熏臭了,还拿着笔,写出来的就是臭字儿,脸还贴得那么近,把脸都熏臭了,把脑子都熏臭了,成白痴啦。哈哈哈,可好玩儿了,我们都笑了。”

“那,你那个淘气的男同学怎么了?”

“老师让他站在暖气边上,后来,他就不说话了。”

“他没有哭吗?”

“没有,他就是不说话了,他后来都不说话了。”女儿不以为意地说。

我知道,种子播下了。

早上,丫头一个同幼儿园的男孩子在学校门口顿足捶胸地嚎啕,不要再上小学了,要退学,我还奇怪那是为什么呢。一到上语文课的时候,班上好几个孩子(特别是比较淘气的孩子)纷纷叫嚷肚子疼,看来,孩子们已经懂得紧张了,神经性反应。

丫头他们语文老师据说明年就要退休了,今年,谁知道她更年期的进程如何呢?这是一所区一级的示范学校,是很多家长期盼能够进入的学校,我跟自己说:不要有任何不满,莫非还有比这样的学校更好的么?我看多很多学校了,这就是最好的!

丫头还在喋喋不休:“老爸,我们课间休息不许出教室,也不许说话,我们语文老师进来就骂数学老师,因为我们喜欢数学老师,语文老师不是我们班的班主任,她们班课间都不让喝水,说水喝多了就会懒驴上磨屎尿多……”

我大喝一声:“去洗澡去!洗完了可以看30分钟动画片,然后再背一遍英语,滚到床上去睡觉。”丫头打着滚儿去洗澡了。我想,你不能再说下去了,因为再怎么说,你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可我清楚地知道,你的黄金时代结束了。你我都一样,没有任何选择,只能被裹挟着前行。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