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应该追求“高高在上”还是脚踏实地?  

2008-09-08 00:2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应该追求“高高在上”还是脚踏实地?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您说轮椅咋上车门的台阶吧?]

 

    之前奥运会开幕式,当时看得我最替人担忧揪心的,就是李宁一点一点被威亚吊到了 40高的半空,然后还要斜着身体作优美跑步状。

    当时一边看一边心里潜意识着:小心哪小心!万一……

    后来听说,在彩排时,真有一个人就万一地掉到地上,现在已是瘫痪了半个身体。

    但有人说了:悬是悬了点,但我们这次点火的惊险程度,外国人他们敢象我们这么玩儿吗?

    人家当然不敢象这么玩了。各国有各国的立国之道。比如以惊险为本的,就不怕玩悬也不怕有个把人摔下来,摔就摔了再送医院治呗!而比如以人为本的呢?那么要把人吊到40高处去点火的方案,肯定刚有人一提出来,就会立即被否定掉。先不说被吊起来的人悬不悬怕不怕,就是让心脏不好或神经衰弱观众看着感觉不适的方案,也不会被顺利通过的。

    到了看残奥会开幕式,我脑子里老在转着“人文奥运”四个字。心想:这回的点火,就不能让残疾人再玩悬了吧?结果最后一看,我的天,比李宁那点火方式还要更悬!相关新闻居然还这样报道:“在开幕式上,最激动人心的点火环节,是由残疾人田径运动员侯斌以一种最为震撼人心的方式,独自拉紧绳索攀升到主火炬台底部,并点燃了残奥会主火炬台。残奥圣火点燃的刹那,全场沸腾欢声雷动。”

可我当时看了直播,心里一点都不感觉震撼和沸腾,而是相当揪心和难受。看侯斌坐在轮椅(尽管选择了最轻型的)上,只靠双臂之力干干地向上拔高整整40,心里是既紧张又担忧。而在他向上干攀过程当中,因为疲劳还曾两度停下来喘气歇息……

中国古代有一句成语,叫“脚踏实地”;而从小很多父母也都会教育自己的孩子,做人做事,都一定要脚踏实地、勤勤恳恳。

但为什么?我们两个奥运会开幕式的点火方式,恰恰都是在向全世界展示我们一定要“高高在上”呢?

从前几年提出“人文奥运”口号开始,我就一直在注意着北京整个城市,将如何面对残疾人进行人文化改造。之后,北京市区内的公共场所,果然确实有了一些改变,但改变和改造的程度和力度实在都小得太可怜了。

比如新建的5线、10线地铁,已经有了供残疾人的专用升降低电梯,但并不是每一个地铁出入口都有。但别忘了,中国可是世界上残疾人数最多的国家,为何就不能从每一个地铁出入口,首先就从残疾人包括老年人(人一老了腿脚也就等于是进入残疾了呀!)的角度着想呢?

对残疾人最大的障碍,还是一出门就应当乘坐的公共汽车,车门一共没五级台阶,但对于坐轮椅出行的残疾人而言,就那三四级台阶,绝对已经是咫尺天涯!我自从由坐出租汽车改乘公共汽车到今天一年多时间里,在北京的公共汽车上,就没看见过有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乘客。地铁里也没见过。

发达国家,我只去过法国巴黎。仅仅五天当中,就亲眼看见两次,当地从轮椅的残疾人,是如何坐公共汽车的。巴黎的公共汽车,对于想坐车的残疾人而言,简直就是打的。只要公共汽车见有残疾人招手,立即停下,不管离汽车站有多远。当轮椅摇到公共汽车跟前时,“哗啦”一下,车门的台阶立即拉平在地面成为一个暂时坡道,并且能平行升起;这还不算,当轮椅进入车厢之后,有专门的空档位置,供残疾人的轮椅停留。不仅如此,因为怕行进当中车身晃荡,居然车上还有自动的“铁臂合围”能将轮椅牢牢圈住,以供残疾人平稳舒适地从在车上。当时不由感叹:真是残疾人的天堂!

还有北京长安街上的交通隔离带、地下通道、过街天桥、还有北京无数饭馆门前的台阶、还有北京各级政府衙门大门前的“三十九级台阶”,威风倒是都摆出来了,可到底让残疾人怎么上去呢?另外,我坚决支持残疾人只看盗版电影碟。一、对于收入不多的残疾人来说它们便宜;二、北京的几乎所有高级电影院,不但进门很难而且里边根本就没想到要给残疾人安排轮椅的专门位置。

虽然,残奥会开幕的点火方式,确实表达了“世上无难事,只要肯登攀”的夸张口号。但不要说残疾人了,肢体健全人上一回过街天桥都呼哧带喘,更何况残疾人呢?我还在北京的地下通道中,亲眼看见过坐轮椅的残疾人因为坡度太陡,而把持不住连人带轮椅骨碌到下面去。

之前说到保护小动物,社会上有残忍名人就在电视上就叫喊过:人都顾不过来,还管什么猫猫狗狗?那么再套过来说北京的城市公共交通设施改造,肯定了会有人说:好人都顾不过来,还管什么残疾人哪?所以问题的关键,并不是人口怎么多,事情怎么麻烦,而是如何面对残疾人衣食住行的社会人文意识建立。

话可以就这么一路推理下去吗?——因为我身体健康强壮,所以残疾人就应当给强人让路;因为我爸爸妈妈都已经是“老残游记”了,所以他们就应当给健壮的我让路;这样的思路,是不是可以一直就往下继续推理到底?

人文什么,当口号喊一段时间再容易不过了,可真要不把它当形象工程展示一阵,而是从每一个小处面对残疾人做起,在我们这里,简直就是“蜀道难,难于上青天。”

有一次,我跟一位年轻人说起北京的公共交通设施,还离“人文”遥远得很,对方身体健康中肢强壮,对我说:我觉得北京已经很方便了。我当时跟他相约:等哪一天,你扶着我咱们都戴一副墨镜就扮一回盲人,咱们就过马路上汽车去看一回电影,也让你明白明白,残疾人在北京出一回门到底能有多么多么的举步为艰。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