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上帝的剧本  

2008-08-11 02: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帝的剧本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到处都象过年,从街上到人。

  中国人过年,讲究要讨吉利,不兴说不吉祥的事情或者话。就象某老年人突然赶在腊月底生病,就是一大忌讳,于是家属、儿女都会苦苦哀求医院:能不能让老人把这个年给熬过去?

  更何况,眼前的过这个年,还有好多外国人就在旁边看着,所以凡关乎人命的事情,现在最好忌口。

  夜里,我从来觉就很少,就慢慢独自在各博之间上遛、遛着……想看看,大家都会说些什么吉祥话。

    遛着遛着,到了“Waterfish”的博客,这样一段文字,当时“格登”就让我停下了:“说好的,今年生日一起过,可你总说在出差。……说好的。。。可是你却在今天早上凌晨一点车祸而去,才42岁!!!我们这帮人都会飞到出事地点去看你,哥儿们,一路走好!!!””

    我于是接着再去、再去,等着“Waterfish”还没有说完的下文;第三天,下文出来了:“刚从烟台飞回来,悲伤透顶!朋友是周日晚坐十点四十的飞机从北京到烟台的,周一上午在龙口有个标要开,为了赶上开标的时间,朋友在十二点左右到烟台后,打了一辆黑车赶往龙口,开车的司机只有十九岁,开吉利车,烂车居然开到了150迈!由于疲劳驾驶,没有看到前面拉钢筋的车!发现前车时急打把后,副座上的人和坐在后车中睡着了的朋友被钢筋刮到,当场没了命,司机重伤。朋友就这样的走了!!!!留下10岁的儿子和悲伤无助的妻子!!由于赔偿还未谈妥,因此,还无法在近日为其火化,我们这帮从北京飞过去的十几个朋友,只能在看了朋友的遗体后将他的衣服箱子等遗物烧掉,当作为朋友送行。

  太难过了,不写了。。。。

  大家一定要注意安全,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了,出差去异地时,太晚了一定要住在当地,第二天再走,更不要坐小孩子开得黑车……”

  当看到“北京”、“烟台”、“龙口”;出差去异地,太晚了一定要住在当地,第二天再走,更不要坐小孩子开得黑车……”

  心里又“格登”了一下!

  同样的起点北京、中转地烟台、目的地龙口,我居然在几年前一模一样地走过一次,包括要不要“坐小孩子开得黑车”都完全记忆犹新;最后不同的结果仅仅在于,我居然还苟活着,而“Waterfish”的老同学却已经走了。

  我非常主观地猜测,“Waterfish”那老同学当时肯定非常犹豫来着,但他还是作出了另外的选择。

  唯一不同的只是,“Waterfish”的老同学坐的是飞机,而我当年是先从北京坐车到了天津溏沽港,然后再乘轮船去的烟台。

  我坐的那客轮不是什么大船,千吨级的。在海上开到一半,就遇上了八级大风,于是为安全起见,船马上抛锚停在了海上。在一波一波大浪冲击之下,轮船就有节奏地上下左右剧烈颠簸和起伏着。当时自己躺在船舱里上铺的感觉,就好象是厨房师傅颠荡的马勺里的一块小饼。耐不住那样难受的颠荡,我就从上铺下去,想到处走走,可一出舱门,就看见有好多好多乘客,正在集体趴过道里因晕船而吐得胡说八道的。而我扶着两边的船舱,脚下的步子,却已然象醉鬼那样滑过来滑过去了……

  就从那次之后,我居然发现自己,在巨大风浪的海船之上,竟对晕船毫无任何反应。同样,我从不晕车、晕飞机。

  因为海浪的耽搁,当我到达烟台下船之后,就遇到了跟“Waterfish”的老同学完全相同的处境:公家的出租早就收车了,但在码头之外,却停着一大堆年轻人开的黑车,而且都用很浓的烟台话,招呼着客人上车:“龙口、龙口”或者是“威海、威海”……

  我当时被几个人截住问:“哥哥,去哪儿啊?”

  我认真看了看这些开黑车的人,心里感觉也不知道哪儿就有点不对,于是我马上就要说出的“龙口”又迟疑地收回嘴里,改口道:“去市里”;一听我这么说,他们马上将我甩开,而迎着其他人继续吆喝。

  我都走出码头很远了,仍然还会不断被开黑车的小伙子截住询问去哪儿?但我还是坚持说要去市里,所以仍然不断被甩下不理,他们都是等着赚长途的钱,近处的一律不拉而且还是一个也不拉。

  我一直都对烟台印象不太好,就因为我第一次到达那里,首先就有股湿乎乎海腥咸味始终挥之不去。我受不了那味道,于是放下行李停下来赶紧抽烟,同时幻想着能见到公家的长途汽车,但根本就没有。这时,我心里开始激烈犹豫起来:是不是要一辆黑车,赶夜里去龙口,因为是有很紧急的采访任务,所以当时心里斗争非常激烈……

  就在我站着抽烟的一段功夫里,眼看着有几辆黑车,已满载客人飞也般地开走,但那车开得不但速度快得吓人,而且还曲里拐弯的。

  正这时,有辆黑三轮过来了,问我:“客人,你去哪儿?”我看看车夫岁数很大了,就问:“你能帮我随便找一家旅馆吗?”他回答:“行啊!15元!”

  坐在车上,车夫问我:“来烟台出差?”

  我回答:“是路过,然后去龙口;”

  车夫听后马上踩住脚下的车闸,回头挺奇怪地问我:“怎么刚才没要车走呢?”

  我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没搭黑车,当然也就回答不上来了;

  谁知还没等我回答,那老车夫却对我挑起大拇指:“聪明!先生;”

  我问:“怎么了?”

  他头也不回地继续蹬车,一边说:“那些车,经常出事,在路上;”

  三轮仅仅没骑过几根电线杆距离,一拐弯,就停下了;他说:“到了;”然后他开始拼命砸一家旅馆的门,迎出来一位睡眼惺忪的妇女。车夫接过我交的15元,然后就把我交给妇女了;

  旅馆很小、很脏、蚊子非常疯狂;躺在味道仍然咸腥的房间里,几乎睡不着,开始还有点后悔:要是打辆黑车,此时恐怕人已经到龙口了;但想一想三轮车夫的话,似乎又得到了某种自我安慰。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结了房钱,到街上找个摊,胡乱吃了点早点,然后又赶到附近的长途站,坐上一辆特别破的长途汽车,这才往龙口去了。

  将心比心,我猜,“Waterfish”的同学,当时肯定心里有一度,也会象我当年那样犹豫、矛盾、不安来着,但他还是选择了打黑车走。

  我到后来,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就没有下了船马上打黑车直接去龙口?而为什么最终还是选择了在破旅馆里住了一夜?如今能够清晰回忆起的,就是当时面对陌生之地的严重犹豫、矛盾、不安。

  看完了“Waterfish”的两篇博,再仔细想,对当年自己为何留下一夜的答案仍然还是没有。

  仅仅就是从“Waterfish”两篇博客里,知道了她同学的最后结果,我心里倒是出现了另一番感觉——

  每一个渺小个人的命数,在上帝那里,其实早都在不同的卡片之上,被写好了各种结果。而某个人的生或死,对上帝而言,不过就是他剧本里最不起眼的某个小情节而已。

  但作为上帝剧本中的每一个最渺小的角色,上帝或许可能会给你一点稍微的暗示:犹豫、不安、矛盾;或许根本任何暗示都没有:比如天上突然掉下一块石头将谁砸死、比如象地震那样的种种非正常死亡;等等。

  然而最渺小的个人角色,在很多时刻面前,比如说忽然有一堆莫明其妙的钱出现在眼前了;比如象突然有一个美女出现;比如象完全没有征兆地你就被升迁了;

  当上述这些就象突然袭击那样出现在某人面前,即使可能心里会感觉严重不安、犹豫、矛盾;但人,还会退缩而不选择向前走吗?

  我不知道也说不清。但这一切在上帝的剧本里一定早就写好了。所以他永远都会让人不停地去作各种选择题。

  现在我老了,才开始有一丁丁点明白了:在关乎生命紧要关头,个人千万别想擅自改编上帝早就编好的情节。一点企图都不要有。

  刚刚,我从“Waterfish”的博客里离开;

  然后转身就去了她的博客,看看她,在这个大过年的日子里,又会再写些什么。

谁知道她,居然暗合着“Waterfish”前两篇博,也写了这样一段自己当年来北京的经历——

“今天还是很热,太阳又出来了。这个夏天北京比哪一年都热闹,这个夏天是体育迷的节日。北京是个离我很远的地方,即使站在那里的马路上也会觉得很远。

  几年前,小姨突然病的很重就去了那里住院。有一天我突然很想去看她,就去买了一张车票。坐上夜里十一点的火车就去了。其实我没有一个人出过远门,北京是第一次去。下了车也不知道该往哪走,就跟着人群来到出站口。当时路灯已经亮了,还下着小雨,我在西客站门口等着姨夫来接我。虽然知道他一定会来,可还是有点担心他万一找不到我。当时我想好了,哪儿也不去就在那儿等他,我知道他找不到我不会回去的。我站在天桥下看着雨越下越大,也觉得越来越冷。也许是那天等的太久了,我到现在还有个错觉,总觉得那里在下雨。当时看着从身边走过的人,我觉得他们都是在往家赶。有一瞬间我也想回家,开始想像妈妈做的晚饭。这突然冒出来的念头把我吓了一跳,我在家时常常想逃走,才刚走一天我竟然会想回家,难道我天天都是生活在错觉里吗?看来我一点也不了解自己。”

  看了她这段记忆,心里不再格登了。我长久地停在她那里;然后想:“难道我天天不是活在所有错觉里吗?”

  谢谢她,总会站在生命的0度之上,不断地让我得到启示。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