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博客的另一面巨大陷阱  

2008-07-30 03:18: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客的另一面巨大陷阱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写博客有几年了。最早的初衷相当自然,感觉新奇,于是就随便乱写,更因为之前写惯、也写烦了报刊文字,所以潜意识里就有逃避人为严厉审查的内心文字向往。后来也确乎习惯了这种逃避,以至于我现在再想给报纸写专栏,人家都不太敢要或很小心我的稿子了。甚至前几天XX台来跟我商量做一期节目,领头的策划竟然说,别人可告诉我们:你何东是相当的反XXX主义呀!

所谓言论自由就是这样,一旦尝到了哪怕只是一点点,之后就很难再退得回去了。

    开始时很欣喜于博客所给予的有限自由,更由于长期被压抑所必然产生的更自由盼望,竟以为从此社会就将能越来越走向言论自由。

    然而仅仅才两三年时间,就发博客在可以带来对人为审查的有限规避之后,同时博客也会不断呈现出它非常陷阱的一面。

  当我基本放弃了报刊专栏之后,我仍然需要有基本经济来源,我仍然希望由写博客而能给我带来一定的社会影响力,所以我当然会在乎博客的点击率。

问题就是,如何在不放弃自我精神底线的同时,还要得到点击率和影响力呢?(如果非究根到底的话这两者几乎是不可能兼得的)比如,我也完全可以象有的博客那样,天天盯着娱乐江湖,只要有谁的裙子被风掀起一角我就闻风而动,让博客因最表面地娱乐了大众而飞快地增加点击率。

Q自言自语说(如果听懂就是她在对我说如果没听懂她就还等于是在自言自语,正所谓:如果听者没长耳朵说者就等于还是哑巴):“一切在心中能明朗的事情,直接就表现在眼睛里了,而不是语言。我还在说,试图让自己能明白,博客给人张口的自由权,可内心深处的问题还得回到内心深处去解决。”最要紧的恰恰是涂了红这两句话。博客让人能张口——这就是拿自己的心对外说了;而内心深处的问题还得回到内心去解决——Q这是在问她自己也在问我:人还有没有用自己的心对着自己的片刻?或者说,人还有多少时间在用来自己对着自己说话?

我先写了一篇对李亚鹏更对自己不负责的博客,然后心里闹得不行,自己想了一通,就给自己打了个补丁。于是有人夸奖我:你检查写得不错。说检查也对,但还是Q说的,这检查究竟是写给谁的?别人还是自己?不写成不成?成;但心里自己闹得慌。我一直认为:撒谎骗别人并不难也算不得情况很严重,但如果撒谎能最后撤到把自己真给骗喽,这就是大本事练到家了。Q所说内心深处的问题还得回内心深处去解决,恰恰就是这个意思:你能够做到最后真把自己骗了吗?我当然不能,否则我还写什么博客,干脆去当政治家就完了。

但从李亚鹏事件的发生,再到我被席卷其中跟着也搅了一波浑水,我忽然意识到,我已被博客的另一面带进沟里不算浅了!

比如说,新浪经常会策划所谓的“话题”:A、李在机场打人,对或不对?袁隆平自己花钱买豪车,应当还是不应当;黄晓明演韦小宝合适还是不合适?

于是,马上就会有博客紧急跟贴弄个置顶,以追求快速而博高点击率。这种“话题制造”,我跟过没有?当然跟过而且不少。之后才有点发现,很多事情其实根本自己没想明白就已掉进了人家制造的陷阱当中了。对或不对?应当还是不应当?合适还是不合适?其实答案已经被新浪规定好了,紧跟就只能是在选择中二者必居其一。甚至都来不及用心想一想:在对或不对?应当还是不应当?合适还是不合适?之外,还有没第三、第四种可能性存在?

再久而久之,麻烦就更大了:我在不自觉当中,竟然发现我所有的新闻发现来源,基本就是来自于新浪首页那一点有限的声音。而最糟糕的还是:我现在写博客时,已经越来越不象早期那样,很多话真是自己从心里真想往外说的,而是经常动手要写博客之前,很多话题居然都早已陷在新浪的“话题制造”框架之内了(至少有一部分博客就是这样出来)。

于是,我在庆幸自己终于逃避报刊的人为审查之后,又很不幸地进入了“话题制造”的陷阱之内了。

这就是Q所自问也问我的关键了:在你何东的时间比例当中,还有多少时间是真正在内心深处自己问自己的?

除了新浪的“话题制造”之外,留言、评论会不会让各位博主受到影响?或真有人能完全潇洒到根本、完全不乎留言、评论所说任何话,或我也已经算挺不在乎的了——但我能完全没反应或彻底不在乎吗?我不能。比如刚刚有人留言说:你何必再写一篇?你跟李亚鹏他们那么熟,自己私下解决不就完了吗?我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回答他:我真不认识他们。此外还有更多更多的留言、评论,都可能引起博主的本能反应。

于是,怪圈就出现了:我曾以为逃避了报刊的人为审查;却仍然又可能陷入人民留言、评论的汪洋大海之中,甚而言之,人民群众的无形审查,有时比报刊的人为审查、网络系统的审查更恐怖。人民的留言当然无法象报刊那样能直接枪毙稿子,但时间久了,它们完全可能会让各位博主变得充满自我保护或产生“犯不上”的消极心理,甚至还有可能变成很讨人喜欢地不停地说乖巧话。

这就又牵涉到Q所说的了:内心深处尚未自己想明白的话,对外还越说越不真诚了。长此以往,最后博客的文字表达,仍然会照样回到跟当初报刊文字那样“一碗豆腐、豆腐一碗”的老路上去——写得很油。

这就是我最近正在苦想并且相当犹豫的:是不是要减少博客的发表量?甚至停一段时间,给自己“内心深处的问题还得回到内心深处去解决”一点空间?

可我又确实真喜欢写东西。有朋友在MSN上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勤奋最有毅力的人。此言差矣!我从来不认为这个世界上真有人会天生勤奋和自发毅力。写东西太象谈恋爱了,只有爱和不爱、喜欢不喜欢。舍此,谁真能凭勤奋、毅力去谈情说爱呢?

如此上述,相当苦恼。困惑之中。

还有人问:“谢谢Q,怎样才能认识您和您所称的那位‘潜者‘?在这个喧嚣浮躁的年代,能认识几位蕙质兰心的朋友真是人生幸事啊!”

这就是笨了:古诗云,同是天涯沦落人,相见何必曾相识?

如果你对Q说的话心领了,就已经是熟识甚至是知己了,又何必非要见面认识呢?

如果真坐到了一起,三句话之后再没话可说了,岂不更是天大的尴尬吗?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