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第八个才轮到我  

2008-07-19 23:00: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个才轮到我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兔说:我先上网去评一下“范跑跑”,回来再跟你赛!]

 

 

 

    上两篇博中,我只说我自己面对牢房的直接反应,但并不涉及我之外的任何看客,因为在我个人的反应之外,如果任何别人面对同样处境,他或者她,既可能都是了不起的硬汉,也有可能是比我还懦弱的胆小鬼,但对此我完全无从判断。所以我以同理推及:任何范跑跑之外的人,谁都有权任意谴责他的胆小和逃生。但并不一定,所有人面临他同样处境,就一定比范跑跑更胆怯或更胆大。

上世纪70年末我在东北下乡时、以及后来在内蒙的两年,我还亲身经历过另两次灾难,今天再说一说我和当时周围人的直接反应。

下乡黑龙江第四年,我赶上了农场里一场很大的火灾。那是一个下午,我和很多知青正在田里干活。忽然有老乡跑到田里大声叫道:前屯着火啦!着火啦!

所有知青,立即扔下手上的锄头,大家都非常英勇地冲向前屯。还在接近前屯很远很远的地方,就已经可以看见一片巨大的火光夹着上边的黑烟,在前屯上空燃烧得很高很高,再往前跑一阵,就已经开始感觉身边的空气烤人的灼热!终于,所有知青都跑到了可以看见火灾现场的地方——但请注意,所有人这时离开现场还很远很远,只是能够清楚地看见,前屯有两间民房和几个大柴伙垛,都在可怕地熊熊烧着。我当时注意到,无论是前屯的当地老乡还是赶来的知青,几乎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片恐慌和手忙脚乱!最形象的比喻就是:热锅上的蚂蚁。这时候的人,完全不象今天网上的“匿名英雄”,谈吐有致口气轻松指天骂地。我看见所有人,都陷入一派混乱不知所措,甚至还有人,特别可笑地原地打转面部表情相当古怪。大家愣了半天,才有人喊:救火啊!于是,我和所有知青,又慌忙转过头,跑回到距离前屯不近的知青宿舍,去取水桶、脸盆之类的救火用具。

我记得自己在从田里往前屯跑、再从前屯往知青宿舍跑的这一来回过程中,姿态还是很英勇的。一路上还想呢:救火第一救火第一!

等我们拿了水桶和脸盆再赶回前屯时,那大火都差不多快烧完一半了;我可以清楚地回忆起,当我提了满满一桶水,特别英勇地刚向火堆处冲了没几步,人与火堆还相差好几丈远时,这时一阵风顺着火势就朝我冲的方面刮过来,立刻,一股令人窒息的焦灼,当即就在我脸上薰出了好几个燎泡!而且还吱吱带响!知道我当时是什么本能反应吗?一桶水随即扔在地上,转身就往回逃命!在疯狂逃跑过程当中,我再一看身边,刚才比我往前跑的快的其他知青,这时往回跑的速度,都冲在了我的前边!

跑出去好远了,我才气喘吁吁站住,眼前的宿舍墙山上,正看见已经刷了好几年的毛主席教导:一不怕苦,二不怕死!

但就从那次救火未遂之后,我已在心里悄悄明白了主席的这条语录完全是扯淡!

我自己第二次直接面对自然灾难,就简直跟范跑跑所遇到的情况完全一样:是地震!

那是我在内蒙上中专矿校。19769月初,毛主席去世的前几天,我和学校的同学,正在内蒙乌海的一个铁矿区实习。当时我们全班都住在矿区的一所旧礼堂里,大家打着地铺每天睡觉。

有一天深夜,大家正熟睡觉之中,忽然被地底下一阵剧烈可怕的声音震醒!那声音至今仍然记忆犹新:就象一根一根水泥柱被凭空折断发出的碎裂爆响……紧接着,整个地铺就开始强烈晃动,而且又有剧烈的咚咚声和水泥碎裂巨响,从地底下一阵阵向地上传来!

我睡在地铺上的位置,恰巧就第一个紧邻着窗户底下,按说,当意识到是地震,我应该第一个从窗户上窜出去才对吧?可谁知道,说是迟那是快,还没等我起身,从离窗户最远的铺位上,已经有好几个人先我而从窗户口飞跳出去了!

等我再跳出窗之,我还特别注意了一下,我紧挨着窗户,但我却是第八个才窜出去的!

人啊人!人在面对灾难发生的当时,那种逃生的本能与飞速,简直不知要比在网上随意评论、发言得英勇多少多少倍!那可真是叫逃跑胜于雄辩哪!没有指责、没有批判,只“嗖嗖嗖”就全都窜到窗外去了!

我后来多少年一回忆起当时情景,都忍不住会哈哈大笑!在我前边的七个同学,如果当时有秒表测速的话,而且纪录都会跟今天的刘翔好有一拼哪!那种逃跑根本不用事先训练节奏、心理、调整什么的,一个一个都不吭声,也不管自己逃窜时,脚下边有人有东西拦着——完全就是跨过高山越过海洋,“哗”一下就都成了110的跨栏纪录创造者。

现如今,大家给四川的范同学起了个好听外号叫“跑跑”,而当年我们呢?应当叫“大家跳”才对!

大家跳到窗外呢,一个一个大男人,样子很不好看,几乎全是赤裸裸只穿三角裤,可虽然已经抖成一团,个个都搂着自己肩膀站在当街,却没有人还敢再回屋去拿衣服。好久好久,还是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壮着老大胆子,又原路跳回窗户,一条一条往外扔被子,可就在扔的过程当中,有一个同学不小心碰翻一个脸盆,结果我们三个同学,给吓得又立即变成了三人跳,再次从窗户窜了出去!

当年乌海的那次地震,后来确定是58级,否则今天,我就写不了这博客给大家看,当然也不可能会招那些咬牙切齿的匿名者恨我骂我了。

那次地震发生之后呢,当时所有同学都开始人心惶惶,甚至已经有人向学校老师哭着要求要回家,说这学不能再上了。当此人心散乱之际,还是学校从包头派来一个书记,专门给大家开会,既是鼓劲又是镇压,甚至威胁道:谁现在离开学校,之后就是开除!书记发言之后,又让我们这些惊魂未定的同学们互相发言表决心。结果呢?我仔细注意了一下,那天夜里跳在我前边的七个同学,有三个人的发言都特别豪迈;有人说:地震并不可怕,可怕是有的同学胆小怕死,现在还要临阵脱逃!有人说:我们一定要相信人定胜天,战胜地震!我听着他们的发言,一时想起之前夜里的情景,尤其是“大家跳”之后,所有同学都裹着被子,象一个一个粽子立在大街上浑身发抖的样子!我一边想就忍不住自己笑起来,结果还被书记给发现了,之后就是在我档案中写下了“自由散慢”的评价。

跑在我前边那三个同学的当时发言,如今回想起来,就非常相似于网络上同志们的英勇道德评价。那三位同学在发言时,完全忘了他们在地震发生的当时,其飞速的跨栏状态是多么地飞快啊!我观察着他们发言时的表情:就好象是在说别人的事情、或者他们完全遗忘了自己当时的“跳跳”?

在最近几篇博客之下,我特别注意到“婷婷博士”的留言,是真正希望讨论问题而不是胡咧咧为谩骂为吵架而来的。而且“婷婷博士”的许多话,也是富有建设性和对我有所启发的,尽管,我并不完全认同她(或者是他)的所有说法。

“婷婷博士”问:“但是,我想请何老师从另一个角度介入这样的事件,就是“直接表达自己对这样两个人的看法”。我不敢猜测何老师会采取何种态度。因为我觉得无论是赞同还是不赞同,我们都无法摆脱掉道德审判者的身份,除非置之不理,做一个盲人。”

现在我就根据我以往的经历直接回答一下——

我不喜欢“道德审判者”这称呼,我宁愿将自己命名成一个“道德看客”或是“道德旁观者”。因为在上帝之下,我认为,任何人都无权从道德意义上,去审判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法官除外,但法官也不认道德而只能从社会法律上审判他人。]

     所以我对范跑跑的基本态度是这样的:我能理解他当时为什么会“跑跑”;但我并不赞同他事后对自己跑跑的自我表扬——只要还有一个老师在四川地震当中为救孩子而舍己牺牲了,那么该肯定该表彰该宣传的,就一定是那些救同学的老师们,而绝对不该是范跑跑。

   但同时我也清楚自己,如果同样面临范跑跑的处境,我很可能会象他一样跑。想一想看,自己冒充英勇回屋拿被子时,一个脸盆被碰翻,就吓得立即鼠窜而跳,那要是碰见更大的灾难,我还能怎样呢?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