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犬马、肝脑、万死”之类  

2008-06-16 02:27: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犬马、肝脑、万死”之类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历代知识分子的榜样——诸葛孔明——酸得还挺有样吧?]

     

    下午去理发。座位前面的电视机里,正在放之前的老电视剧《三国演义》中刘备三顾茅芦请诸葛亮那一段呢。所谓:史上最感人的君臣关系、皇帝与文化人的良好相处、忠君报朝廷之类。

关于这段故事,还在我五岁时,父亲就端着《古文观止》中诸葛亮的《出师表》给我朗读,如今回想,父亲当时可能很希望我从小就接受这样一种成长模式:多念古书、长大成才、然后跪个好上级算是终身依靠,最后忠诚到底弄成一个有政治抱负的读书人。当然这也是父亲其终身的文化追求,只可惜,他历经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而两代,虽上下求索,但终于还是未能现实自己先读书后为政治服务的理想。尤其1949之后,从来知识分子就没被真正信任过,所以反右、文革一场都没躲过。空空抱负了一生一世。

也怪,我从小就听不下去什么“师表”,父亲念,我净走神来着。

之后长大,我无论当年下乡还是后来回北京,到哪个单位,都不忠诚于领导也不依靠领导,仍然还是不能替父亲完成他一生未尽的抱负遗志。知道自己很不肖也很逆反,但秉性难移,就活成这操性吧。

一边理发,一边看电视剧里演刘备请诸葛亮,就感觉特别好玩儿——

第一次请,孔明不在家;

这是小说家瞎编呢!自己酸了一辈子没人来请,编个小说让孔明替自己把心里意淫的虚架子给摆足喽;

再去,仍然不在家;

小说作者编到这里,肯定心里特别得!看看,俺们孔明又闪灵了您刘玄乎一回!

这时候,刘玄乎那两个江湖哥们儿关羽、张飞可就不干喽。本来就是会打架的两个街头流氓,从心里就根本没瞧上知识分子,还摆什么架子?特想抽他!

所以张飞转身骑大马就要去绑孔明,结果是刘备假装特别为国爱民,含泪劝了好一筐番茄哪,这才算把一脸胡子的张流氓给拉住没去成。

第三次再去请,孔明正睡午觉呢;

刘备假惺惺往门前老实巴交一站;

等了半天还睡,张流氓就想点把火把孔明那草芦给烧喽!

当时我边理发边心想:怎么不赶紧点哪?点着了,咱也看看孔明如何下这个台阶?咱中国历朝历代,什么时候流氓能容下过知识分子了呀?比如汉高祖刘邦,真正的街头流氓当皇帝之前,也假装让萧何月亮底下追过韩信来着,可等用过之后,一刀就砍了。这就是历朝历代朝廷跟文化人的真正和谐关系。

终于孔明伸个懒腰睡醒了;

于是,刘备特会装孙子地哈着孔明进了屋;不会装,在中国就甭想当官发财坐轿子;

还没等刘备说什么,孔明早就憋不住把一肚子三分天下的打算说干净了;还挂了一张图给刘玄乎看看;

可等刘玄乎真请他出山呢?转过身甩着羽毛扇,再搭足了架子,说不去;

刘玄乎这时又假哭,然后偷偷抬脑袋瞧孔明到底什么反应;他明明心里就憋着要当皇帝,嘴里却说:江湖上坏人太多,先生要为天下苍生、要热爱人民之类;

几滴含着眼泪还没等掉下来,一番假话还没倾诉完呢;

要抓住机遇!孔明赶紧回过头来就发誓了:“愿效犬马之劳、虽肝脑涂地、亮万死不辞;之类。

看到这,我乐了,乐得头发碴子掉了一脸;

当时想,这孙子要是再摆架子,刘玄乎肯定不拦着他兄弟张流氓烧孔明他那个破草芦!

然后三位代表搭一个知识分子就一起高高兴兴走人了;

一个将来的皇帝、一个假装架子特大其实又“犬马”又“肝脑”又“万死不辞”的穷酸知识分子、后边还有两江湖流氓。历朝历代的最佳政治组合,也就是这样基本特色了吧?

虽然说,孔明知识分子后来也算劳动人民一部分了;但关键时刻,刘玄乎的江湖流氓大弟弟关羽真让孙权给杀了之后,这时孔明作为知识分子,就真被刘备完全撂一边了;他带着大批军马带着孝就去攻孙权;而诸葛亮呢?心里明镜着呢,不听我的吧,你关羽被人弄死活该!你们哥几个去找死吧,我孔明就在家里化悲痛为饭量!结果刘玄乎就被人火烧了连营几百里。

回来,白帝城托孤;按照易中天先生的绝妙分析,就是刘玄乎以死、以忠君威胁孔明——你这个臭知识分子,之后要胆敢背叛我刘家后人,就让天下人共谴之共诛之你!

结果呢?孔明给吓的,头都磕流血了;再也没有当初被请时的虚架子了。一本《古文观止》里基本全是这样的古人观到此处为止。

就上面这么一个阴谋酸故事,居然被传成千古绝唱,从而也供多少代知识分子充分意淫自己一把。比如说象“愿效犬马之劳、虽肝脑涂地、亮万死不辞”这一口酸话,肯定都是历代知识分子给总结出来,而不可能是出自于劳动人民之口吧?劳动人民那一口是这么说的:我靠!为兄弟、为朋友两肋插刀——就是把刀一定要插在兄弟和朋友的肋巴骨头上!

社科类知识分子,平生念一肚中文,就盼着三顾这一口呢!等组织整编、等大款来请;

这也正是知识分子虽九死而不悔的世世代代追求。

酸、臭、腐、迂——也够可怜的。

没事,死后,大家捐一台九英寸的黑白电视机,搁坟前算也是一个身后的安慰。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看电视,千里孤坟哪儿哪都不凄凉……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