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心理“抚慰”或“支援”而不该“干预”  

2008-06-04 04:16: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理“抚慰”或“支援”而不该“干预”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有位在上海学习应用心理专业的学生刘唯,来博客里求助,希望能通过我中间牵线,认识一下前段时间那位很想借用绘画方帮助灾区幸存者心理恢复的海外华人专家,学到一些有效而可操作的方式与方法。

刘唯这样说:“目前,四川有一批受伤的小朋友将会来上海,学校组织志愿者进入医院与他们结对进行陪护。我很有幸入选了,但兴奋和激情过后,我发现,本科的学习,一方面我可能学习的还不够扎实,另一方面,所学的知识大部分基于理论,实操性不强,对于应该怎么和小朋友沟通,如何更好的建立关系,真的感到有点无从着手。希望能学习更多的东西,更好的陪护他们走过在上海治疗的这段日子。”

我并不了解刘唯所在的心理专业是如何教学的。可我在自己得了抑郁症之后,曾经在国内某最高学院下属的专门教心理学的科班里,听过相当一段时间的专业课,但后来我所以半途而废弃不听,就是因为我对国内的心理专业教学授课深感失望。因为很多教师基本上都还是秉承着国内一贯的所谓“唯物主义”,而将其作为心理教学法的中心指导思想——这也是很具中国特色的心理学特色。并且据我了解,以唯物主义解释心理学的专家,还在中国心理学专业中占着绝对主流位置。因此如果以这种具有中国特色的心理学及心理治疗,想要真正治好心理疾病患者,我个人以为不但效果有限,真能治愈的患者,人数也会非常有限。

其实稍微读几本国外的心理学经典著作,就不难发现,心理学跟宗教其实根本就是密分不开的。

心理学大师荣格,在他那本非常重要的专著《现代人格的自我拯救》里特别指明:“有许多的病人,其肆无忌惮的唯物观往往是因为他力图否认(他心中的)的宗教性所造成的。”

当代中国是非常轻视宗教作用的。所以不但有很多心理病人如荣格所说——很多心理医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甚至前一届政府的最高领导人之一,在某次欢迎克林顿总统的记者招待会现场直播时,竟然这样无知地对着全世界记者说:“我真无法理解,当今世界科学如此发达,欧洲竟有许多人,怎么还会相信什么喇嘛呢?”这样的脱口而出,不但基本否认了我国的宗教、信仰自由,同时这样的无知当时就让有宗教传统的欧美人士感到非常可笑。

荣格在《现代人格的自我拯救》最后一章:《心理治学者与牧师》中更特别提到:“这就是医师亦被称为是位牧师的原因;他同时是肉体与灵魂的拯救者,而宗教便是治疗心理疾病的组织,特别是人类两种最伟大的宗教——基督教与佛家。人无法因其所想出的东西而解脱他的痛苦,唯一的办法只有凭借比他更伟大的睿智方能奏效。唯有如此,他才能超越他的苦楚。”

中国现在虽然有了些教堂,但究竟会有多少人真进去祈祷?有多少人会面对上帝忏悔自己?会对着牧师倾诉自己的内心苦恼、苦衷呢?中国现在,又有多少本土合格的牧师呢?

中国的庙堂、道观倒遍地都是;但穷人去进去拜佛是为烧香求个平安;而有钱人、有权势者大把花钱买香去烧佛,内心更是求发财升官,包括我认识的著名主持人、影星赶去名寺烧香,也是为了让佛保佑自己永远红下去——我不知道上述拜佛跟行贿有什么本质区别?哪个庙里、道观中可有忏悔室?有多少方丈、主持又会倾听人倾诉?

因此我完全能理解刘唯眼前的手足无措。

但我倒可以从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角度,介绍刘唯看一下《荣格自传》、《现代人格的自我拯救》(这书现在已经很难买到只能在图书馆里借借看了)、《相约星期二》、《西藏生死之书》这样有超越感的书籍。对于国产的心理学教材看看也就是了解些基本技术吧(因为据我知道中国最权威的心理学教材,就是由几位唯物主义“权威”专家编著的)。另外,还可以精读一些宗教类的书籍。这样的阅读,将会比干学国产的心理学教材,对自己的专业将来,有更深远的益处。

此外,某些宗教音乐、古典音乐,也可能会对孩子们心理恢复,有直接作用。就是千万别听“加油”之类的雄壮的革命歌曲——它们会直接刺激孩子们更深的心理恐惧。另外,内地有一个非常错误的传统:一逢灾难发生,就是口号和激励。而灾难期间,所有音乐竟然被算作是娱乐内容。真是荒唐!古典音乐的起源就是宗教,所以它们也有缓解人心理紧张的作用。

此外,刘唯同学,现在还不能轻易对有些治疗方式拿来就用。比如开始那位海外华侨提出的“儿童绘画治疗法”,我所以迟迟未作密切接应,就因为我一直都在注意了解从四川那边传来的种种心理问题的现状。心理疾病之大忌,就是怕不对症而下药。

包括现在象“心理干预”这样的用词,都非常具有中国的组织纪律性的特色:你不舒服了,我就干预你一下吧!但“干预”这两个字,就已经带有了挺重的强制与强硬色彩。

请刘唯看看某位专业人士的以下留言——

 

《日本地震心理救援专家:现阶段不宜采用绘画疗法》

 

528晚上7点,日本芦屋生活心理学研究所所长、曾任阪神大地震心理志愿总指挥的高桥哲教授应邀来到环球科学杂志社,对环球科学、家庭医药心理援助队的60多名志愿者进行培训。

培训开始,高桥教授的经历让志愿者颇感意外:他自己也曾是地震的受害者。1995117日清晨545,突如其来的日本阪神大地震让6500多人在睡梦中失去生命,30多万人流离失所,而受灾最严重的兵库县,正是高桥教授的家乡。灾难发生后,他临危受命,担任“阪神大地震现场心理支援对策总指挥”,带领心理援助队为受伤同胞作心理辅导。在后来的日本新泻地震、印尼海啸等大灾难中,他同样赶赴灾区,向灾民提供心理援助。十几年来,高桥教授在一次次救灾过程中,积累了丰富的灾后心理援助经验。

交流中,他提醒志愿者注意,尽管“5·12汶川大地震”已过去半个多月,但很多灾民还处于心理创伤反应的阶段,在一两个月后发展成心理应激障碍。因此当前应该针对心理创伤反应进行援助,即让灾民产生安全感、安心感。

如何才能让他们感到安全?高桥教授指出,心理援助者的鼓励和帮助非常重要,要让他们觉得“地震不会再次发生”。周围人的理解也有助于缓解灾民的心理反应,志愿者要用言语暗示,“你的反应很正常,无论是谁遇到地震,都会产生你这样的反应。”对于受伤儿童来说,朋友、父母、教师的陪伴是很关键的因素,因此,如果志愿者能与儿童建立起朋友关系,就有利于恢复他们的心理状态。

他再三强调,目前还不适合采用绘画疗法对经历了汶川大地震的儿童进行心理辅导。因为目前距地震发生不到一个月,现在就让孩子绘画当时的情景,恐怖画面会在他们脑海里反复出现,导致二次心理创伤。实际上,在阪神大地震后不久,高桥教授也采用过绘画疗法,却得到了相反效果。在绘画过程中,很多儿童突然大哭,情绪激动,他们对此束手无策。这并不是说绘画疗法不好,而是时机把握不当。正确做法是,当孩子的生活安定后,再让他们回忆地震时场景,才有助于释放内心恐惧情绪——而这往往需要一两年的时间。他希望,在此次心理援助的过程中,中国志愿者一定要吸取他们的教训。

高桥教授还指出,虽然引导灾民以适当的语言和行动发泄自己的压力也很重要,但并不是说发泄出来,压力就消失了。在提供心理援助时,志愿者首先要创造容易发泄的环境,让灾民身心放松,一定不要勉强进行引导;当灾民说出心中的痛苦时,志愿者应该对他们的不幸表示认同和接受。

最后,高桥教授告诫志愿者,由于很多人都没有经历过大灾难,看到灾民的身体创伤,听到他们描述的灾后情景时,可能会对自身心理产生影响。他建议志愿者不要太过劳累,要注意自我调节和放松,并经常鼓励自己,以避免产生心理问题。

(环球科学/褚波)

   

何东:所以有些治疗方法可能来得很好心也很及时,但未必就真能对症而适用。当那位海外华侨刚刚提出他的绘画心理治疗法之后,有很多人都很急性地想要学习并且急着想帮忙给四川灾区的人进行心理恢复治疗。大家都是好心,但唯独心理恢复,根本就不是一件急性子能立竿见影的事情。

另外大家也许还并不了解,现在灾区真正更急需心理恢复的人,除了受到惊吓的幸存者,还有那些整天冲在前线并要时时面对最残酷现场的无数解放军战士。如果这些军人在之后得不到真正的心理恢复,将来就很有可能成为象《第一滴血》中的兰博。

 因此当有一天救灾彻底结束之后,真正需要心理抚慰的,还是现在正在前线的解放军战士们。

 

 

最后附几条新的捐助清单——

1、“项韵洁”说:“我在28号的时候,寄了一箱物品到张艳那里,里面有妇女卫生巾,湿巾和奶瓶。匆忙之中也没有记下物品的数量,大概是:妇女卫生巾(10-15包),湿巾(15-20包),奶瓶(5个)。我是用EMS寄过去的,并没有免费。EMS单号:*EW899275186CN*”。

2、“老何:我是北京通州的洋阳,关注您的博客一年多了,从没留过言。531日我买了10双沙滩型凉鞋(男女孩各5双,从3036号),通过邮局寄给绵竹的张艳了,希望早点收到。参加工作还不到一年,也没赚多少钱,尽点心意吧!”

3、“知鱼知乐”说:“何老师:我已于5月28日将41包卫生巾寄至四川省慈善总会,并留言要转给绵竹的张艳,但是否能到达张艳手中我就不得而知了。”

4、一位未留名者说“何老师:!今天去邮局寄了点东西,遇到的情况是收件人只能落绵竹抗震救灾指挥部,“转妇联”都不行,说是统一调配。本来就是一点点东西也不知能不能指挥到最需要的同胞手中。50盒护舒宝卫生巾,30袋湿巾纸(10片一袋,分片包装那种,这样好分发。)”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