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人比人的优越感  

2008-05-29 22:5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比人的优越感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约伯说:难道我们从神的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

 

    因为零星余震还在继续,因为堰塞悬湖还有1.3亿立方米的库存水压在绵阳的头顶之上,所以眼前的抗震救灾仍然还处在热火朝天的关键时刻。

    昨天晚上,我去全国妇联招待所,见了从四川绵竹市妇联赶来北京的张艳、还有从四川什邡赶来的志愿者钟小琴。

  一见张艳,她就代灾区的人,托我向各位博友表示感谢!我又代表各位博向她的地址提供表示感谢。于是好半天互相点头谢个没完,活象两个日本人碰面时的复杂客套。

  张艳和钟小琴讲到地震的突然最开始时,她们既没吃也没喝的当初几日。甚至在之后连续十二天之内,即使手上握一瓶矿泉水,又怎敢舍得漱口刷牙呢?于是嘴里臭到都长满了疮,张艳说,那时幸好人人都得戴口罩,否则岂不就是互相满嘴喷……了吗?另外她们还谈到,在地震最初几天里,捐助物资来得太急,而且基本都是只管饱的甜饼干,所以特别想吃几口咸榨菜;我说,四川可是全国出榨菜的总根据地呀!之后得知,由于前些日子嘴给淡着了,张艳离开北京前一晚上,居然从妇联招待所食堂,装了整整一大包榨菜走!

  说实在的,她们俩人在经过大灾之后的乐观与幽默真让人很受感染。临走时,还非要送我一个有特殊图案的T恤衫,并且很迷信地告诉我:能避邪!

    我们接着又说到,这种大震之后的恢复和重建,肯定将是长期而漫长的。所以但愿事情之后别泄了劲,过不长时间之后又一风吹了。   

  但我隐隐感觉,有媒体已根据指示,在开始渐渐转向了。

  另据我老奸巨滑的猜测,用不了太长时间,还会有一大堆晚会将从电视上被五彩滨纷地被推出来。主题大概会是“庆祝抗震救灾取得胜利暨迎接奥运会开幕”。这种猜测经验于过去中国办事情的惯例——不知这一次是否能够例外?

   以前就有点害怕看那样的晚会。某个别娱乐型主持人(新闻主持人还真作不出来),毫无过程地突然煽情一万度,使劲搂住来自灾区的小朋友们,拐着弯诱供他们说出无限感谢全国人民的话并且最后一定要逼出眼泪算完。

  说到这,我忽然想起我博客刚开张时,当时写过一篇《渴望尊重》的采访;之后有“秀秀”留言这样说:“我想起我公司一周年的酒会上,请来了很多书画名家,为了渲染气氛,现场拍卖了几幅字画,得到的拍卖款捐给一位交不起学费的贫困大学生。起初,我觉得是好事,忙前忙后的.但是,酒会上,这个比我小三岁的大男孩被公司的主持人喝前呼后,又是鞠躬,又是谢谢,还强要人家流泪,我忽然觉得自己做了一件特别侮辱人的事情。后来我问妈妈,到底是自尊心重要还是学费重要.妈妈没有正面回答我,她说,这就是现实。”

    我自己前些年也亲眼看见过:有钱人为希望工程捐款的豪华场面,现场是美女服务员高举着巨大的支票板;捐款老板满面春风(这倒也不是问题人家捐款就理当满面春风);关键是我会注意到作为接受捐款的穷孩子代表,那脸上的尴尬与委屈。因为周围所有的气氛,闪光灯、热烈的致词、鼓向捐款老板的掌声,无时无刻都会对在场的穷孩子形成一种巨大的压力暗示:你很穷,你接受了人家的钱要知道感恩戴德一辈子!

    就象那样的捐助场面,表面有人无限风光;背后却隐隐着一股味道:被侮辱与被损害的。

    在我们中国,经常都要再三强调伯乐找千里马的故事;好象如果缺少了那个伯乐老头,世上的千里马就死绝了。其实我一直都会从伯乐和千里马的故事里得到这样的暗示:权力在我老伯手里,你听不听话?如果不听我的话,我就不推荐你到重要岗位上去!还有,滴水恩涌泉报;这也是我们的文化传统之一。你饿急的时候,我曾赏过你一碗面;所以之后就要永远记住:你欠了我一辈子还不完的面粉。

  作家史铁生,也给我讲过另外一个真实故事——

  “在某发达国家一个城市的郊区,有一所公立学校,学校附近主要是富人居住,但也有零星的黑人家庭和贫困家庭。

    在这所学校中,一直都对黑人孩子和贫困家庭孩子提供免费供应的午餐,虽然黑人学生和贫困学生只占这学校全部学生人数当中极少的比例。可是,学校规定,每到午饭时间,所有学生都必须坐在一起就餐。

    这样,就有很多富人的家长,向校方提出责问:“‘我们家的孩子明明可以回家就餐,为什么非要留在学校和其他孩子一起就餐?’”

    校方的回答是:“‘来这里上学的孩子,还有几个回到家就没有饭吃的孩子。如果您认为自己家的孩子,可以忘记对别人的尊重和平等,那么就请他们自由回家去就餐吧!’”

    当富人家长得到校方这样的回答之后,都无条件立即挂断电话,并且告诉自己家的孩子,每天必须去学校和所有同学一起就餐。

  某年冬季,这个城市天降大雪,积雪很深,交通几乎瘫痪,于是又有富人家长纷纷打电话给学校,询问:象今天这样的天气,学校是不是可以破例,让我们的孩子留在家里不去上学?如果有其他黑人学生和贫困学生仍然需要学校的免费午餐和免费暖气,就让他们单独接受这份帮助可以嘛?

    但校方这次的回答比上次还要坚决和强硬:不可以!因为那样会让那些单独留下来的黑人孩子和贫困孩子感到孤独和接受施舍!因此,所有学生都必须来到学校和他们在一起。

    于是,所有富人家长二话没说,立即开车将自己家的孩子送到了学校。”

    这个真实的故事,传达了这样的人道宗旨:世界上真正的尊重和平等,就是要让接受者感觉不到他们是在接受捐助。

    我昨天所以推荐大家去看笑笑写的“伸出援手与道德优势”,意思是希望我自己也希望别人不要悄悄在心里滋生某种道德优势——因为这种道德优势在中国文化传统里太根深蒂固了。

    可也有朋友就从笑笑的文字中,又读出了别的意思。甚至还有留言这样写“不想齐兑你,但一空姐,看的书有限天分更有限,去哪个国家都是走马观花,英语也就服务用语的水平……就以你的底子,你还真没资本玩深刻,……干点力所能及的吧,井底之蛙很可怜。”读他人文字感觉不对、不好、不舒服了,尽情批判或者攻击文章本身都没有问题。但空姐一直都在天上飞,职业就比在地上的人低一头吗?读书有限、天份有限、出国就算走马观花、英语仅仅服务生水平——仅仅就以这些作为歧视限定,难道别人就不可以发表自己言论了吗?究竟什么样的底子——才算是有资本玩深刻呢?必须学富九车满腹经纶才可以玩深刻吗?

   如上留言,从头至尾,不都是一派伯乐式凌驾和优越感吗?

  我年轻时,有次见一位学者,当时我比较莽撞地就一些读书中发现的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浅解;谁知话还没说完;学者就睥睨斜视了我一眼,跟之说了一句:你,才读了几本书?

  当时噎得我满脸通红什么也说不出了。

  所以,但愿人与人之间尽量少些横向的比较——在中国这块缺少人上神明的土地上,大家人与人互相的横比还少吗?我信上帝,所以我相信,所有的人之横比,在上帝垂照之下,都很低位。因此说: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

  我很感触于笑笑文字中的这句话:“我们这样做,与其说在帮助别人,不如说在帮助自己。”上次笑笑还说了一句:所有的救人,其实都是在救自己。

   我深以为然也。

    为什么说救别人就是救自己呢?

《约伯记》中有这样一段每每让我读之心动:“于是撒但从耶和华面前退去,击打约伯,使他从脚掌到头顶长毒疮。约伯就坐在炉灰中,拿瓦片刮身体。他的妻子对他说,你仍然持守你的纯正吗?你弃掉神,死了吧。约伯却对她说,你说话像愚顽的妇人一样。嗳,难道我们从神手里得福,不也受祸吗?在这一切的事上约伯并不以口犯罪。约伯的三个朋友提幔人以利法,书亚人比勒达,拿玛人琐法,听说有这一切的灾祸临到他身上,各人就从本处约会同来,为他悲伤,安慰他。他们远远地举目观看,认不出他来,就放声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尘土向天扬起来,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们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个人也不向他说句话,因为他极其痛苦。”就是同一篇《约伯记》的阅读,也曾经有朋友跟我发生过争论。我的朋友认为:上帝为了证明善恶,就拿约伯当了撒旦的试验品。但我并不这样看,因为永远也无法达到象约伯那样的境界,因此我钦佩崇尚他的了不起。至于他在上帝与撒旦之间算个什么?那是上帝与撒旦之间事情,跟我毫无关系。

    我们每一个人,随时都可能将面临上苍降临下的祸难。而这一次地震,却是四川灾区的人们,代我们每一个人受了过。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都是幸运者,帮别人当然也就等同于对得起我们自己了。就这一点而言,与其说是在救别人,还不如说是在为自己的幸存而稍微交一点生活费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