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永久的负疚  

2008-02-19 19:31: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小鸟”博客里读到了这样一段很自责的文字:“昨天爸爸不小心摔倒了,因为心里很急,我就很凶的骂他为什么不能照顾好自己。可是,我忘记了,爸爸是我的依靠,小的时候,是他让我无忧无虑。现在他老了,已经不能照顾好自己了。”

“小鸟”还是太小,她完全不知道,现在她还有机会跟她爸爸吵架这有多么幸福;当她良心发现自己对爸爸态度不好,今后还有很多机会可以继续照顾自己的爸爸,还有更多的时间去纠正自己的态度不好。

但年轻的孩子们,可能眼前完全不会想到,你身边的长辈亲人,突然走了——永远地走了,有些事情也就从此再也不能补救了。由此想到离开我已经整整十四年的父亲,我特别找到了在父亲去四年之后,我给他写的一封信,贴在这里,以警那些太年轻的孩子们——

 

爸:

   你离开咱们家,已经整整四年。

   只隔了一线生死,如今我们谁也猜不出你在另一个世界日子过得怎样?但我知道,你从来胆小、老实、谦让、怕事,所以每次一想起你,我的心情就格外的沉重。

   今年清明的前一天晚上,妈一个人把你的骨灰坛擦得干干净净,姐姐买来很贵的鲜花插在瓶里子,摆在你的相片前面。我知道你在冥冥之中,肯定又会为买花的事儿皱起眉头,嫌我们太浪费,说没这个必要。但不管你心里怎么想,每年在你去世那天还有清明节,我们还是得照这样去办这件对全家人来说最重要的事。你也好好想一想,就这由你亲手搭起来的家,在你活着的时候,你又从这个家里拿走了什么?拿走了多少?结果你什么也没拿,你生前处处节俭,用得太少太少了。

   清明节当天夜里,我和妈妈谁也不想说话,就对着你的相片好一阵发呆。你去世之后,妈妈总是对我重复那同一句话:我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很清楚她心里的滋味,但只要我还在,就一定要尽量让她已经没意思的日子,还能过得稍微有一点意思。妈跟我说过,在你住院的最后一个月里,不止一次对她说过:老太婆,我死了,你的日子就要苦啦……因为妈没有退休金,你甚至在实在挺不住的时候,还在硬挺着自己,就只为还能多为她多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我明白,你临终前担心的,就是我们几个孩子,都各有各的家,只管自己过日子,就可能会甩下老太太一个人不管。但现在你可以稍微放心一点了,我每个礼拜都陪妈一起住,只有周末回到自己家去住。

   我这么做并不是为了负一种责任,或尽什么孝道。我只是不想把在你去世后,长久留在我心里那份牵肠挂肚的遗憾,等到妈去世之后再重复一遍,那样我的心里就太沉重了。

   爸,只有当我代替你原来在家的位置,勉力撑起这个家,不让它很快就散了架,我才真的明白,这副担子到底有多重。而亲身经过了这些,一直留在我心里对你负疚,就更搅得我经常在夜里难以入睡。但有些事即使后悔再深,也无法挽回了……

  你活着的时候,对我们这几个儿女,从来都是无限制的民主。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娇惯,我们从来在你面前都是没大没小。记得就在你查出肝癌的前一个月,有一天,我还因为一件很无谓的小事,和你吵得那么厉害,最后我的刻薄话堵得你浑身直哆嗦,只对我说了一句:何东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气我?

  ……

  还有在前几年里,那时你的胃癌滋生,只不过还没被查查出来而已。有好几次,可能你实在感到有些累了,见我要去上班,就对我说:“小东,路上帮我买个牙膏……”可每回没等你话说完,我都很烦地说:你不会自己去买嘛?我忙着呢。其实我当时真有那么忙吗?不过就是怕累着我自个儿而已。

  ……

  在你活着的最后日子里,你似乎感觉大限就要来临,于是就不停地叨念:我想回家去死,我不想死在医院里,太平间里一定很冷……很冷啊!但医生悄悄告诉我们,不能让回家去,一旦出什么事,家属是应付不了的。于是你生前这最大的愿望,也身不由己没实现。当你的遗体在八宝山火化之后,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把刚刚盛进你骨灰的坛子,紧紧地焐在怀里,但即使如此,我仍然能感到你在太平间里忍受的彻骨冰冷。

  ……

  在那最后的一天,从晚上7点开始,你忽然浑身发抖,忍不住地呻吟“好疼啊……疼啊!”慌乱之中,我赶紧叫来护士,第一次给你注射了那针该死的“杜冷丁”,谁知就这一针打下去,直到费力喘尽了最后一口气,你却再也说不出一句话,只是睁大一双浑沌的眼睛,不停地朝我挥着干枯羸弱的两只胳膊,爸呀爸!在那一刻你究竟想告诉我什么?这么久了,难道你就不能托个梦把那要说的话告诉我……

  在你生命的最后几天里,你再三向我嘱咐过后事的处理,你说让我把你的骨灰洒在北海五龙亭旁边一点,景山顶上一点,你说你从四九年一来到北京,就喜欢这个城市,你说你还想看着它的变化。后来你又说你最舍不得的还是咱们这家,分了新房子才住了三年,没住够啊……我对你说,咱们就把骨灰就放在家里,你苦笑着摇摇头说:没有这样的,真要是你们都不忌讳,就装在一个旧花盆里,随便放在阳台哪个犄角里吧。但我知道爸你最怕冷,所以就把骨灰坛端端正正地摆放在我电脑旁边最近的书架上了。有时对着电脑写不出东西,看它一眼是休息也是安慰,有时因为家里的事心烦,看看它就马上会想起你活着时,是怎么喜欢咱们这个家的。都说老人过世后,入土方为安,否则对活着的人会有不吉利。但我不信这些说道,我知道爸你生前最爱的就是这个家,只要你和我们在一起,就肯定会继续护佑着这个家。

    爸,在我小的时候,你是个最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就是在你查出癌病之后,闲聊时也曾和我说起,人死就是死了,你根本不信还有什么天堂地狱。但我却和你恰恰相反,我也坚信,在人的生死之间,一定是有天国在的,否则,我心里对你这份沉重的怀想、依恋,又将何以寄托?

在住院的最后日子里,你不止一次嘱咐我:“你为人偏激片面,做不得大官;你胆小懦弱,做买卖也不成;你从小就很笨,虽然后来知道努力,也未必能写出什么大名堂,所以不必太过力,保住好身体,过平常普通的日子最好。”

看我在医院陪床时还趴在病床旁的小桌上写东西,你又好几次摇头叹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能出一本书,可惜爸爸看不见喽……

   爸,就在去年,你的笨儿子终于出了自己的一本书,书名就是你生前最喜欢的那篇杂文。

   清明之际,作儿子的无以祭奠,只能将我的这第一本书,焚成纸灰奉在你在九天之上不灰的灵魂之前。

                            

                                                      你最疼的儿子于98清明

 

   [年轻人可否明白:与身边长辈的亲情,有一天竟会突然中止的呀!那样,有很多很多之前的小矛盾、小事情,从此就会成为埋在自己心里的永久的负疚。所以,与其象我这样在父亲走后无限懊悔,还不如现在时时注意珍惜每一分钟的亲情。]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