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在法律范围之内——用鸡蛋去玩命撞石头!  

2008-01-09 17:2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在报纸上读到一条很价值的新闻:《河北律师就50元机场建设费起诉民航总局》;

   《起诉民航总局》的新闻中这样写:“机场建设费,顾名思义就是建设机场的钱。而绝大多数行色匆匆的乘客很少想到,为什么每搭乘一次航班就必须缴纳50元建设机场的钱?其实,自1992年机场建设费横空出世以来,这样的疑问就一直存在。”

用“横空出世”来形容我们的许多政府行为,真是再准确不过了。就象经常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许多事情那样:不但最高政府是如此,就是往下的各级政府、单位、部门就更是上行下效了。从来都是忽然一纸公文、通知、规定张贴于市:该交什么什么费了;不允许公众做什么做什么了;因为什么什么道路就不允许通行了;

而人民因为多年以来,从内心的畏惧、从习惯上已经接受了上面一个令,自己就只能俯首认头——也甭管那些公文、通知、规定,到底背后合不合法?讲不讲理?所以人们也只能是私下破口大骂,可在现实中还是只得逆来顺受。

但河北律师韩甫政就偏不顺受,而且还很有点拿鸡蛋去碰石头的意思。他就在法律范围之内,对这一存在了15年之久的行政收费提出质疑,并起诉了民航总局,成为全国首例机场建设费行政诉讼案。

新闻中说:“去年3月,韩甫政购买北京至海口的往返机票,海南航空公司向他收取了100元机场建设费。韩甫政查阅相关规定发现,这笔机场建设费是航空公司代民航总局收取,他随即以‘民航局征收自己私有财产的行为违反宪法和法律’为由,提起行政复议,请求返还100元的机场建设费,并停止征收。”

韩律师告状民航总局的结果当然可想而知:“去年5月,民航总局作出《行政复议不予受理决定书》,对韩甫政复议不予受理。”

但韩甫政随后,又立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法院撤消决定,要求民航总局受理自己的复议申请。

韩律师告到法院的结果,仍然还跟民航总局的“不予受理”一模一样:“近日,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在审查后认为,韩甫政的诉讼请求‘不属人民法院行政诉讼受案范围,不符合法律规定的起诉条件”,因此裁定驳回韩甫政的起诉。’”

韩先是被民航总局的第一道大门给挡住了;接着他又被北京第二中级法院的大门给挡住了;所以,他现在又在冲击第三道大铁门了——“韩甫政已经向北京市高级法院提起了上诉。”

那么就这么告下去,韩律师能最后告赢吗?当然他肯定赢不了——“我知道很难打赢官司。”韩甫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这样表示。

那么他的行为,又有什么意义呢?

通过自己告状的行为,韩作为一个在政府行为高压之下小草民的反抗声音,却明确无误地传达出来了——

“韩甫政发现,十余年来,征收机场建设费的主要依据,就是199511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民航总局、国家计委、财政部关于整顿民航机场代收各种建设基金意见的通知》。‘这个通知虽可算作是几部委等联合颁发,但充其量属于规章,根本不是《宪法》第十三条和《立法法》第八条中所规定的法律。’”

“自新中国成立至今,尚没有一部法律作出规定,可以对公民的私有财产以机场建设费的名义予以征收。”韩甫政认为,征收公民的私有财产,应当依照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或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所制定的法律,而不能只是国务院制定的行政法规,更不能是国务院所属部、委等制定的规章及行政审批等。”

  有意思,小小一个律师,一连串的告状行为,都已经把国务院给搁进去了。而且明眼人只要仔细看一下这条新闻,就能心清肚明,究竟不合法的是哪一头?究竟不讲理的又是哪家官府?

更有意义的是,韩律师并没有去闯民航总局的办公重地或者是冲闯直播现场,把自己扮演成一个秦香莲式的苦主,嘴里却在强调什么外国价值观;韩律师就在自己国家的地盘之上,公然抓住你最高政府的政策漏洞,反反复复我就告你一个底掉——尽管他肯定完全知道自己不会赢的最后结果。

 中国人自古以来,受专制压迫太深重了,所以以往的出路无非是两条:一就是忍受到忍无可忍;忍到了无法可忍的程度,就去弄农民起义、烧宫殿杀人抢东西;要么就是义和团的以暴动对抗暴力——但最后的结果都是被彻底镇压并且让国家机器把后来的社会政治控制打造得更残忍更严酷。

专政机器是干什么用的?就是等待民众在暴动失控中犯错误呢!

所以比如象台湾那个叫施明德的人,他所谓的百万人倒扁游行示威,整个行为就更象是一个足球球迷的头目,但并不能起到任何真正颠覆专制的作用。

可韩律师的行为,却具有甘地当初的“非暴力不合作”强烈色彩。他所关心的,并不是政治制度应该怎样由上而上地如何自己改革,而是我们应该如何以合法行为去反抗体制以保卫自己的权力。

波兰政治家亚当·米奇尼克,当年根据波兰和平演变的政治现实这样写道:“以革命来推翻党的专制以及有组织地追求这个目标,是不现实和危险的……革命的理论和密谋的行动仅仅适合警察局,他们以此来让群众歇斯底里,这让他们觉得更刺激。”

不用猜测和估计,我们也能知道,韩律师的告状,先被民航总局驳回、再被北京二法驳回,最后还肯定还会被北京高法驳回。官府从来都是层层相连逐级相护,它们怎么可能站在一只小蚂蚁一边呢?

但韩律师的行为,虽然暂时很不起眼,却非常具有唤醒其他人的非凡意义。

不是已经有社会法律存在了吗?那么好,且不管这个法律眼前还有多少不合理的成份,人首先要学会在法律本身的框架之内,指出、诉讼很多官府行为、规定、通知的不合法和不讲理。官府当然可以暂且对韩律师这只小蚂蚁根本置之不理。但如果象韩律师这样的小蚂蚁行为越来越多,官府还能够完全置之不理吗?

“在一个社会不容许有自主空间、没有形成公民社会的国度里,人们只要选择独立于政府之外,就天然地具有对极权的颠覆性。”

所以对于韩律师的行为,不但应当学习和仿效而且还必须要锲而不舍执著到底。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