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电视节目、研讨会及其泡吧  

2008-01-05 04:42: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骑电驴子回家,很累。照例夜里完全失眠却白天常困,倒在床上先睡了一觉,起猛了,脑子有点懵懂,所以就没打开电脑而是打开了电视。

电视某频道,一位被人传了许久公认非常知性加面相端正的女主持人,正在作一个其实本来挺有内容的节目。之前只是听人传说和媒体上煽,这女主持人如何棒,于是就看她如何主持这期节目。不到一半,感觉不太对了;不是嘉宾问题、也不是内容问题,恰恰就是本来不错的内容、本来应当非常生动的交谈互动,生生就在节目录像之前,都已经被完全设计好、彻底话剧表演化了。

该感动了,女主持人表情很漂亮地表现了一下她的感动,而且因为她的自我发动,还有意停顿和和欲言又止了一下;接着镜头转向:一位现场女观众在抹眼角(不知是不是专门的托,凡电视台和大型节目都有托);被请到现场的男女嘉宾,分别在主持人的语言牵引之下,也很感动地背了几句显然是准备好了的感谢词,并且站起来很标准地向观众鞠躬……

该高兴了,女主持先盈盈地笑起来;并且以她的笑容,刺激得两位嘉宾也跟着咧咧嘴角……接着镜头转向:现场观众鼓掌,但有好多人基本都是便秘表情,而呆呆地面对镜头鼓掌。

看看墙上的钟,大约已三十分钟过去。可那节目仍然就象是一出完全被排练和操作好的蹩角话剧仍在继续。我还真不能说那女主持人不好,起码她相貌端正且头脸干净——但这就是现在电视主持人的要求底线了吗?万千观众打开电视,就为看一个头脸干净的女性,带领嘉宾完全按规矩演一段刻板话剧?

春节将近,某电视台两个栏目组新年之前就分别打来电话,让我去上节目,而且电话里特别提示:是在春节期间最高收视时间播出——很给抛头露脸的意思。但我当时分别向两位编导本能询问:“给钱吗?”“……给吧?”“给多少?”“等会儿……我去问问……”没挂电话转身去问了;接着回答我:“五百;”我回答也非常干脆:“不去。”

我知道叫我去节目里干什么,是给人家的热闹凑趣、搭场子扮演今个今个咱老百姓真高兴真呀真TM的高兴……我一向从不歧视坐台小姐职业,但我也不能太歧视我自己呀!所以既然性质完全相同,都是去出台给人家陪笑,我要价起码不能低于坐台小姐吧。昨天我老妈给我算了一笔账,就是2007年我安安静静坐在家里敲稿子赚的稿费,总数居然吓了我一跳!所以在2008,我就坐在家里踏踏实实写点稿子好不好,或者多写几篇博客,气得小资天天来撒骄说“讨厌!真讨厌”;我干嘛非要去陪完电视的笑,才给五百块钱哪?

过了一天两天,电话又来了,说是领导答应多给钱了;具体问价之后,我也爽快答应了;鸟为食亡,我当然也可以为多给钱去出台陪笑呀!然后很快就收到了对方节目的台本、包括主持人事先作好的所有编排和对我的提问设计;

又过一两天,电话再来,问我看没看节目方案;我说已经看完了;对方就问:“您到时候都准备说什么呀?”“还没想呢,到时候主持人怎么问,我再现场发挥吧;”“不行、不行;我们主持人说了,她必须得先了解每个嘉宾都怎么说,然后她好控制现场;”“我肯定不告诉你我到时候说什么;当然肯定我也不会高呼反动口号的。”

好不容易才与打电话的小编导达成妥协,算是谈成了一笔节目交易。谁知又过几天,电话再来却换人了;说是让我次日去电视台先跟主持人对对词;不是说好了嘛,现场根据主持人提问自由交谈吗?对方回答说:“主持心里特别没底所以得先商量好了才放心。”靠!又是排练蹩脚话剧片断,就象央视每年春晚“彩排”那样,从班首长、到排首长、到升处、到处升、到局、到司、到部级领导连续审查十几遍,最后晚会直播时根本就毫无表演激情了。

电话里还在催;我已经火了,对着电话里大喊:“我不去了!”给多少钱我还不去受这刺激了。坐台小姐陪笑,也得容忍人家皮笑肉不笑、苦笑、尴笑是不是?录节目让我个老不死的去陪笑,还不让自由体操还要规定动作呀?呸!

电话里:“您是说您不来对词了是吧?”“是不去参加你们的节目了。”挂断电话。

以前参加过这样的电视录制,专门就有嘉宾一到现场,赶紧问主持人:“今天让我演什么呀?正方还是反方?”然后就按着程序说话、发笑;参加过几次这种节目,我就不按着规定说,可后来一看播出,全删了。靠!当节目三陪,还真有当出熟练工种不讲价格就为在电视上混个脸熟的东北人都是活雷锋。

我还是尽量在家敲电脑写专栏加上写博客逗着玩儿吧。去年一年不是也没少挣吗?

我对过去我上电视节目最满意的一句评价,就是去商务印书馆涵芬楼书店买书时,收钱时,女服务员脸上一直在乐;等我交完钱走到门口,远远听见她跟另一个收款员说:“就是那个在电视上胡说八道的……”上节目好玩儿,不就图个胡说吗?

除了电视台之外,最近还有剧组和网站,也电话过来问:因为什么什么……剧、什么什么栏目策划,已经在郊区包了度假村,到时候您来参加一下研讨会?我想了一下度假村,感觉还可以,于是又问价钱,对方报数,尚还满意,刚要答应去,却多问了一句:“多少人参加呀?”“有十几个人呢!”“拜拜!那我绝对不去了。”

因为什么不去了呢?以前参加过很多次这种研讨会;不但特别无聊而且还无限糟蹋宝贵时间;象这种研讨会,也会训练出非常熟练工种的专家和学者,一坐下来,就会以不变应万变地张嘴就喷,完全都是不过心的脑力呕吐或者腹泄。钱钟书先生生前,对类似这种研计讨会,有三句特别经典的歹毒概括与总结:“请些不三不四的人,拿些不明不白的钱,说些不痛不痒的话!”

最逗一次去开一个研讨会;入场之后,坐下就听见各位专家、学者不但狂喷并且争论,都沤出很重的学术泔水味道来了,可人家还兴致勃勃继续喷射性呕吐呢!我当时眼睛都听直了;根本插不进足说上一句话;但身后已重重挨了一掌;回头看,是请我来参加会的主办方一熟人;问他怎么啦?他悄悄说:“快发言啊!”“轮不上说呀!”“抢啊!”我摇摇头;他又小声告诉我:“我们头儿说了,发言给钱!”那次研讨会结束,我果然没发言也没得到发言费;但跟所有专家、学者一样,都领到了参会礼品:一床什么薄棉的礼品被和一个家用保洁桶;大家离开会场时,抱着提着的场面倒也颇为可观。被子可以:洗洗睡吧;保洁桶呢?装些垃圾或擤个鼻涕什么的。

有年轻人特喜欢泡吧;我也被拉去过两次;完全就跟电视节目和研讨会性质差不多;周围乱响着什么搅屎乐;人声巨为嘈杂纷乱;男男女女互相笑着,而且只谈男女不谈感情。

有一位小资都滋出满脸众人皆醉她独醒又特别喜欢泡吧的女小资,有一次她满脸不屑地当众说:“那些男人,年轻的年老的都算上,泡吧,不就是为了占不花钱的女人便宜吗?”我淡淡问一句:“那你,整天泡在吧里,是去泡什么呢?”对方眉毛一扬说:“我是去寻找孤独!”“你找到了吗?”瞪我一眼,没说话;身边永远都不缺少现代版、叉着腰支着脖子年轻小资“张爱玲”;她们特离不开泡吧又特觉得自己能在吧里把天下男人彻底看透,个个都不愧是当今的女“哈姆”!女小资一思考一孤独,身边的男人就赶紧假装自己特别呼兰成……

吧所以不能去泡,是因为它不但不给钱、不排话剧、不发礼品被子、礼品保洁桶;瞎陪半天它TM的还得交现钱!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