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女王》与黛安娜  

2007-11-25 21:08: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王》与黛安娜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女王完全面无表情地阅读那些抗议她的报纸] 

 

经朋友推荐,深夜里看了一张叫《女王》的碟。

《女王》的情节简单到了近乎单调。它以黛安娜遭遇车祸身亡之后、英国王室与社会大众之间出现巨大矛盾为真实背景,专门讲述伊丽莎白女王是如何应对那场政治危机的。

如果不是海伦·米伦(HelenMirren)对于伊丽莎白的精彩扮演的话,那么《女王》顶多也就是一个电视专题片的水准,但就是因为有了海伦·米伦的主演,整个片子却让我看得津津有味。

关键的关键,就是海伦·米伦将伊丽莎白女王那股子贵族的傲慢劲、还有女王对于黛安娜这位非常善于做秀的前王妃从骨头里的那种不屑与蔑视,表演得真是出神入化。包括片中女王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姿态,都可以让观众感觉到什么叫“大英帝国”和王公贵族。在影片中,女王一点都不走近人民群众,更丝毫不去讨“贫下中农”们的喜欢,她的所有衣食住行,都在按照严格刻板的王家规矩,显示着一种规律一种规格。

事实上,在黛安娜遭遇车祸身死时,她已经跟查尔斯王子离婚,完全脱离王室身份了。只不过由于她平素里特别相似内地的好多女明星,暗中生活极端腐败,表面上却经常会假装“慈善”。黛安娜就是这样,东边抱抱孩子、西边与平民握握手,所以,她的死才会讨得那么多英国人民的哭天抹泪。我清楚地记得,当时全世界人民忽然就变得那么煽情起来,尽管所有的人,都不如伊丽莎白一个人最了解黛安娜的浅薄与媚俗。那时的全世界,似乎都在要求严惩法国的狗仔队记者,但之后那几个追拍黛安娜的摄影记者,却是由法律正式宣判无罪,并且还导致众多巴黎摄影记者,曾经到爱丽舍宫门前静坐抗议。

在影片中,专门有好几个镜头,表现一些英国中年男人,一个一个地都在故作正义之态,他们既不真正了解自己为何会如此爱戴其实完全不了解的前王妃,同时他们也毫不吝啬自己在公众面前泣不成声,他们还会紧握拳头,向自己国家尊贵的女王表示强烈抗议。这部《女王》让我再一次深信,如果真把权力和决定权交到人民群众手中的话,那么事情就会糟糕到什么程度。

影片如实地表现了,伊丽莎白面对英国人民的巨大抗议浪潮,内心完全无动于衷波澜不惊。她继续保持着自己从二战之前即位以来的高贵风度与优雅姿态。我想如果不是布莱尔首相的积极从中斡旋,当时的英国人民完全有可能借机就颠覆了王室制度,其中还包括布莱尔那位浅薄的自由派妻子。

最后,伊丽莎王女王,是迫于广大愚民群众的盲动压力,在布莱尔首相的再三劝说之下,才作出了一点点有限姿态并参加了黛安娜的最后葬礼。但在她的心里,仍然根本就瞧不起那位野丫头黛安娜(同时她也瞧不上自己那位窝囊废的儿子查尔斯)。在英国那样一个充满规矩、礼数、文化的国度当中,让一个姑娘念到大学毕业并应当不算特别困难吧?可黛安娜是什么文化程度呢?她只有高中毕业。

特别是面对中国内地当今小资横行的社会氛围,仔细欣赏一遍《女王》尤其非常锻炼眼力,它可以通过女王的表演,让人一眼识破那些穿两件名牌手里抓一本时尚杂志就自以为上流的冒充贵族。《女王》的主题其实用一句中国话就可以概括:再瘦的骆驼也比马大。

也许是因为海伦·米伦表演的《女王》,太如实刻画了伊丽莎白的内心世界了吧?所以,后来她被女王特别邀请进白金汉宫共进了一次晚餐。

在《女王》的最后,伊丽莎白二世,在参加了黛安娜的葬礼之后,意味深长地对布莱尔这样说了一句:“现在的人,就喜欢煽情的眼泪和浮夸的行为。”

有些影碟,是看完就可以扔掉的,但《女王》却是必须珍贵收藏起来的。当然,这部影片也会让某些粗俗小资看了之后心里感觉非常压抑和不舒服的。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