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李银河的尴尬  

2007-11-12 20:47: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天,我写了关于李银河很善于面对媒体和记者的博客。之后留言虽然但似乎还挺热闹。如果是因为对别人,我就不对留言再多说什么了。但对于李银河,我还想应当再说几句。

有位“[匿名] 偶尔rr”这样说:“老何同志:俺也是记者,不是小报,也不下流(上帝做证)但她李银河是啥流,您老分析下哈?俺1998年在北京书城买了她李银河的《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俺到今天还闹心,好几次想找她给俺退钱,俺那19元钱能买多少串儿糖葫芦啊,……俺就纳闷:你说她研究什么不好,比如哲学,比如伦理学,比如社会学,哪怕是胡同串子学呢,都挺适合她,但她偏偏研究什么性!您老说说,在咱中国大陆,研究性不就等于研究妓女吗?而且妓女也不公开挂牌,人家男人还可以借着嫖娼研究,你李银河咋研究?”

“偶尔rr”说她自己:“俺也是记者,不是小报,也不下流(上帝做证)。”我当然相信这位并非小报的记者“也不下流”;而且我还看出来了,她确实更象大报记者,所以说出来的话都特别“上流”!

“在咱们中国大陆,研究性不就等于研究妓女吗?”这话说得很有点意思,那么根据这位很上流大报记者的话,我是不是还可以作出这样理解:既然研究性就等于是研究妓女,那么是不是天下所有父母,经过多次“性的研究”而生下了自己,那么自己的父母,是不是就等于娼妓行为?而被生下来的自己,是否也就等于是嫖娼后的产物呢?

再退一万步讲:李银河就算研究了妓女,怎么了?妓女作为一种千百年全世界都无法消灭的社会现象,难道就不值得认真一下吗?

我说李银河是“正经读书人”,完全出于我内心对她的真诚尊重。但现在我倒要再称呼这位“偶尔RR”,真是一位“特别上流正经的记者”了,再加一句挖苦的话:难道我们自己,不都是被父母性研究之后的产物吗?而且还可能有谁是脱离了父母的性研究,而从石头缝里变出来的吗?

这位“偶尔”记者至今还因为买了李银河的《中国女性的感情与性》而很闹心。李银河这本书我也早就买了,而且还认真读了,感觉她写得非常有见地也非常认真。我不知道“偶尔”为什么“闹心”?是因为看的时候自己心里特别“闹”吗?我怎么读这书里就很不闹心呢?

既然象“偶尔”这样的大报而且还很上流的记者,留言都如此,那么李银河就更应当明白:小报的下流的记者又更会如何如何,而她自己所处的媒体环境到底是个什么样了。

特此声明:我认真地读过李银河好几本著作,都是难得的学术研究成果;对这样的学者,我完全出于真心而尊重。

但在尊重之外,我对李银河经常性地对大众的感到生气、也包括她对媒体的愤怒反应,却常常感到非常不理解。

为什么呢?既然要在中国这样一个性虚伪传统最为根深蒂固的国度里谈论性、研究性;之后的大众反应,就完全可以在从事这项研究之前想到啊?而媒体作为X和大众的喉舌,他们会作出什么反应,也是可以根据大众的反应能够提前想到的呀!性研究本来就是在社会学研究范围之内,而作为社会学研究家,又怎么可以不对中国社会做一点最起码的了解呢?而如果对中国社会稍微有一点了解的话,那么对“小报记者”、“大报记者”还有公众的反应,李银河还会感对很惊奇吗?她还有什么气可生?还至于那么愤怒吗?

所以综上所述,我一直都挺替李银河感觉尴尬的。既然在中国选择了性学研究,那么就更应当承担它由此而引起的一切反应。而不该是这样:既非常超前地完成了研究并向社会公布自己的研究成果,然而一旦公众和媒体有所反应,李银河就特别愤怒和生气,甚至有时候还会气急败坏。

要是真感觉自己老处在愤怒当中。那倒真可以象“偶尔”记者说的,干脆改行去研究别的,比如象“忠于领袖学”、“人际算计学”、“单位马屁学”,那么李银河肯定就不会再遭受大众或大报记者的激烈反应了。因为这些学问,才是人民群众及媒体非常喜欢而且也感觉不用避讳的。但就是性研究不成——尽管中国已经研究出了世界上最多的人口,但公开讨论,还是会招来所有伟“君子”和伟“淑女”正经非议的。

另有“[匿名] me”问我:“某高校新闻系的某老师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日后做记者千万别作娱记,除非是混不下去了。今天突然间想到,你被外界冠以最响亮的名号就是资深娱记。一个资深前辈看着身后的这些小字辈儿被下放到如此地位,不知你作何感想?但是现在自娱自乐的岂止做娱乐新闻的记者。也许有朝一日,记者这个职业也被社会下放到很低的地位。”

这些话问得好也说得好。我的“资深娱记”就是被外界冠以的名号,我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外界爱冠我什么就冠我什么,我既不在乎也不会愤怒,就是冠我为“妓”、“鸡”都没关系,左边脸撕过来贴上右边脸——一边没皮一边二皮。

否则,我就真会掉进象李银河一样的尴尬。没这点精神,还干什么记者呀?

ME”说:“也许有朝一日,记者这个职业也被社会下放到很低的地位。”

现在记者这个职业,在社会上的地位就很高吗?真劳驾您高看这个职业了。

昨天居然在报上看见,说记者节到了,真让人值得骄傲,因为“记者是追求真相的人”。

在中国,居然说记者是追求真相的人?我当时又差点没笑喷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