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士兵突击》:许三多的成长处境  

2007-10-10 03:4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士兵突击》:许三多的成长处境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老实说,我一直都不是很喜欢国产的军队电视剧。比如象《亮剑》比如象《激情燃烧的岁月》;还有《历史的天空》。上述三部连续剧的故事、情节都非常好看,这一点毫无疑问。而且《激情》恰恰还是康洪雷导演的。

但我并不喜欢上述三剧中的三个男性主角。

《亮剑》、《激情》、《历史》中的三个主角男性军人,在个性上有着非常一致的相通性:都象注射鸡血或是抽了大烟那样癫狂、都文化不高但还以此为骄傲、都一样地嗜血好战、都以大老粗和不讲规律地对待战争,三个人都浑身充满瓦岗寨山大王的匪气;这样的军人形象会给观众一种严重误导:仿佛新中国的江山,就是由这样一些李逵或张飞和程咬金用排斧一下一下砍出来的。

但新中国建立之前几次重大决战的指挥者,比如刘伯承、林彪、陈毅、栗裕、黄克诚,他们其实都是接受过非常正规的军事教育及训练的高级军事人才,不但文化很高,而且教养也相当高。所以如果说军魂就是由一群水浒中土匪打造成的,打死我我也不会相信是如此。所以对上面三剧中的主角性格塑造,我根本就很不认同,由这样的成见所导致,因此当初《士兵突击》热播之时,我一听名字,就本能地有所抗拒。

可我必须感谢身边的好多人他们对我的提醒。我去理发,美发厅漂亮的女老板,催我赶紧看《士兵》,甚至说到动情处,她自己还哭了。我去电话局办事,与那里的服务员闲聊时,她又催我看《士兵》。就这样从最基层开始,有很多人,都带有半强迫地口气,逼我看这部电视剧。当时还想呢:怪了,什么电视剧呀?竟对各路人士,都有如此强大的杀伤力?

进入对《士兵突击》的实际观看过程,我并没有非常注意它是不是一部很纯粹的男人戏,尽管此剧中,确实没有女人,并且也就因此而甩掉了很多电视剧作为“出卖点”或者作为“可看点”的儿女情长。但这仍然还仅仅只是该剧一个最表面的突出特点。

可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许三多,他从农村当“龟儿子”的整个生存、成长处境。

家庭极度贫穷、成长环境恶劣、没有母亲、自卑胆小、怯懦木讷、嘴笨脑子慢、行为迟钝、没有任何社会背景;几乎所有普通底层人该着的苦命,全都集中在了许三多一个人的身上。就仿佛象是命运的好意,不断将种种磨难,都叠加在许三多一个人头上,让他在贫穷与艰苦的铁砧上不断地接受打造。

但这样的成长环境,往往会让一个人越来越走向内心的仇恨:不但不相信自己、并且怀疑怀恨所有的别人、总是不自觉地对周围充满敌意。

所以,编剧和导演,还特意让许三多,和他的同村乡亲成才,就和他一起从一条山路上走向军队,然后再打开这一对孩子的后来人生。

从观看《突击》一开始,我首先就在成才个性与行为里多少找到了我自己的影子:不太笨、很自私、会寻找机会、处处力求能出人头地、有时候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当敌意出现时总是相当敏感、当对抗出现时回击的力量总是特别强大、在越来越物质化的环境中不自觉地接受虚荣、并且经常性地自以为是;等等等等……

当袁朗第一次将成才开除出老A部队时,那深刻入骨地对他的人格点评时,我觉得有很多话几乎就是在直指我自己的内心。

放眼我们身边所有的人,谁不能很随便就可以找出来几个“聪明人”呀?说一句玩笑话:身边几乎每天都可以见到特别聪明于自己的“蓝精灵”,那机灵、那小聪明,就是给他们打针吃药都压不下去。

但象许三多这样的傻瓜,放眼身边,又找到几人?

许三多在向袁朗讲述自己的幼年、少年时,这样说:我小时候脸上挨父亲的鞋底,比我走得路都要多。

这样的诉说,几乎就是在印证我自己的幼年和少年。小时候母亲对我不但是打,而且是暴打,并且以骂为辅;还有我的小学班主任也照样,从一年级开始就视我为“坏分子”。

程度可能有轻有重,但只要出生在中国的家庭,从小就阳光灿烂的成长,其可能性几乎是微乎其微。

随即,许三多刚刚进入军队(注意:那可是中国军队,现在《突击》中的军队,是编导理想化后的创作。但它并不完全代表中国军队的真实环境。),他居然连正步都走不好,他的笨拙、胆小、退缩、总习惯于承认错误,有一多半都已经在他的幼年、少年时就被决定了。

一个本能的投降手势,就让军长的儿子高城看死了许三多的将来。

凡穷苦家长大的孩子,谁在成长环境当中,没遇见过象高城那样生而优越的公子型领导或者同事?

然后许三多就被扔到了荒野中的红三连二排五班。

而我自己从16岁到24岁整整八年时间,就跟许三多一样,被扔在黑龙江农场里,就象劳改那样终日修理地球。那农场的生存条件,完全就跟五班完全一模一样。

而我最宝贵的青春期,也就跟五班里所有的人一样在蹉跎度过:劳动、下棋、打牌、扯淡、谈女人、恶作剧、手淫;至今虽然我喜欢写字,但那八年时间学习的错过,让我如今写什么东西,心里都缺少底气:有感觉却缺少底蕴,因为从小底肥就没机会给施结实喽。

但许三多却在荒原当中自己修路——非常有象征意义的一次自我革命,同时他还在练习正步。

修路让许三多的命运,有了第一次改变。

但钢七连之后的日子,却在以尖刀般的锋芒等待着他去承受。

同乡的副班长伍六一和军长儿子一样瞧不起他。周围到处都是嘲笑他的眼光。

他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让自己在单杠上抡了整整三百多圈。

史今班长当然是许三多命中的贵人。

其实我们每个人,只要不抛弃、不放弃,都会遇到许多贵人——但我们有时候能够认出来谁就是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嘛?

有一次,我遇见一个高人给我看手相,左看右看对着灯光再看,然后她感叹了一句:“何东,你真是一个很笨的人呀!”这话听了让自己好生泄气!

但她跟着又说了另外一句话:“放心吧!你的生活中随时都有贵人相助!”

事实也正是如此,我前前后后几十年的人生,贵人确实随时都在身边、而且还是每逢关键就必然出现。

我以为,本来许三多被钢七连扎得浑身是血就可以了吧?

不,这才只是他生活的刚刚开始。

就因为笨蛋,所以他才拼死命,抓住了老A的头目袁朗。

然后,他再被扔到老A部队,从一块南瓜开始重新来过。

我自己,离开兵团之后,历经种种人生困难与奋斗,回到了北京城里,然后开始努力拼命,然后就得到了今天的一切。

我本来以为,我凭借东北兵团的八年生活底子,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基层人生的苦难与艰苦。但一看《突击》,这才发现,自己早就在不自觉当中,将过去已经忘记得差不多了。

在越来越物质化的生活当中,我已经不知不觉地接受了太多的人生虚荣,尽管自己并没有主动去追求过它们,但它们却不请自来早就进入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

就在今年十·一之前,还有一位长者告诫我:小心啊!何东,小心被虚荣心给吃光了你呀!

当时听得心里一惊,立即追问:在今天,何以为虚荣?对方一笑答:今天的虚荣,不是通常人们说的那种虚荣,今天的虚荣,就是好事儿总摆在你眼前。

愤怒、抱怨、浮躁、优越、奢望、恨不得天上天天掉馅饼,就砸在我自己筐里最好一个都别掉到别人筐里去。

在《突击》中,袁朗有这样一句提问,却是我最近几年一直都在困惑的人生最大疑问——

人们常常都会很假装“城里人”地谈及希望、理想、意义;

但袁朗却这样问许三多:如果希望、理想、意义的条件都不存在,你又该怎么活?

就这一点而言,尽管许三多虽然就是一个电视剧里的虚构人物,但他在剧中的所有行为,却都在实践着我一位朋友在几年前就告诉我的话:“接受一切不可改变的,改变一切可以改变的。”

作家史铁生曾经这样说:要想让自己活明白了,首先要能够真正诚实地对待自己。但诚实是一种最难的人生能力,它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拥有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诚实更是一种天赋。

就象许三多这样一个笨蛋,他凭什么到最后,不但赢得了战友而且还赢得最瞧不上他的所有人的尊重与亲近?

其实就是他发自内心的诚实。

(非常抱歉,我只能从自己的角度去阅读和感受《士兵突击》。再说透了,所有的阅读其实都是在阅读自己而不是在阅读别人。

太长了,脖子都写直了。今天姑且写到此处打住,有空再写《许三多的生存哲学》。)

 

 

 

(备注:太难得这样一部可以认真说一说的电视剧了。所以我已经与《凤凰非常道》沟通好了,专门就《士兵突击》作一组系列采访:导演康洪雷、编剧兰晓龙、主演王宝强。各位看客,如果谁有很身边的困惑与提问,请给我留话,帮我想一想采访角度和采访问题。也请“士兵吧”诸位帮我的忙。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