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两篇被枪毙的报纸稿件  

2007-09-09 01:2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两篇被枪毙的报纸稿件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风声真是有些紧了。很以前的几篇博客,在网络市容检查过程中被扫除删掉了。

而我给某报写的专栏呢?一气被枪毙了四篇;问原因,回答:不详。退回来的稿子,我自己假装换位成就是宣传部门的侦探,可仔细看了半天,竟然还是不知道有哪些字那些思路犯了规。我们的新闻审查制度有时候是很奇怪的:本来自己以为可能通不过的稿子,却根本没事儿然后照常刊登在报纸上,可自己以为完全没事儿的稿子,却不知道是犯了什么忌,然后就被毅然枪毙。

以下两篇就是被报纸专栏毙掉的。不能浪费,充作博客内容,张贴出来——

我的第一次副刊

 

上世纪从60年代到70年代,我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的业余文化生活,单调到几乎难以想象的程度。在那样的日子里,每天干完农活回到宿舍,唯一打发时间的文字阅读,就是一张被扔在炕上供大家阅读的《兵团战士报》。但那时的报纸,除了将其实并不大好的知青形势,抒写得到处“莺歌燕舞”之外,也就只能再看一看被处理在角落里的副刊了。可就是副刊上的诗歌、散文,也同样都要以革命性压倒文艺性,充满着知青发誓诅咒要扎根农村与贫下中农终生相结合的“战斗”气息。

可鬼使神差,我有生以来第一篇被发表的评论,却就是刊登在《兵团战士报》的副刊之上。当时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年因为风调雨顺,农场的小麦获得历年少有的一次大丰收。于是,整个农场领导上层,就开始大吃大喝起来,可见腐败根本是改革开放之后特有产物。那个秋后,农场团部,将各连队的领导集中起来,以开会名义大宴三天,而象我们这些一年都在农田里辛苦劳作的知青战士,却还是扔在连队基层,继续吃土豆熬白菜。我那时心里非常不忿,一怒之下,就随手写了一篇《丰收后应当想到的事情》;还引用了好多毛主席语录,表面是说,丰收后也不该铺张浪费,其实却是借题发挥,对丰收之后只给当官的吃肉,而对所有我们知青完全不予理睬,发泄一下心中的不满。

可谁知,那一份本来是为发牢骚的批评稿件,寄出之后没几天,《兵团战士报》的负责总编,就从远在佳木斯的报社打电话到我们连里,调查和询问我的政治面目,当最后确认,我没有任何政治问题之后,那篇评论,很快就被很显著地发表在副刊之上了。

也就是那么一篇豆腐块文章,当时却在连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因为那年月要想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必须经过连队与团部的层层政审与盖章才能通行,而我却是以自由投稿而一举发表。就因为我的第一篇文章,是发表在报纸副刊上,所以一直到文革结束之后,我凡见到每一张报纸,总会先略过其它版面,直接就翻到副刊上去看。

1977年7月《人民日报》的副刊之上,我阅读到一篇当年特别有名某作家所写的散文《岗位》;开头即非常严肃地这样定了调子:“在革命队伍里有一个岗位,是一种光荣和幸福,而坚守岗位则是忠诚于革命事业的崇高品德。”

从文革开始到文革结束,我曾在报纸副刊上面,见过很多著名作家,文革中他们热烈歌颂,文革完了他们激烈批判。

之后我曾请教父亲:这些作家怎么话来回说呢?父亲当时白了我一眼回答:“因为人家紧跟路线,对形势判断要比你清楚得多。”

 

 

改天换地的不实际

 

  在文革年代中,反对和批评各地官僚主义的脱离群众、脱离实际,几乎是最经常会出现在报纸和广播中的最主要话题之一。然而就是这两种“脱离”,它们一边是在报纸、广播当中被严厉批评,可在当年的现实生活当中,最脱离实际与脱离群众的政策贯彻,又无时不在基层当中蔓延和滋长。

比如说在1977年7月的《人民日报》上,有这样一篇《一切从实际出发》的农业评论;标题非常堂皇,可文章内容,却是直接教导下面的基层单位,如何才能完全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评论中这样写:“搞清楚了我们的总路线和总政策,而又和当时当地的具体情况相结合,这样的从实际出发,就能抓纲带目,各项工作都有统属。”

本来明明是我们的总路线、总政策,应当向基层的实际倾斜靠拢才对,可就在这篇评论当中,关系却被完全倒过来了:必须用各个“当地”的具体情况,向由上而下的大路线“相结合”,那样才能“抓纲带目,各项工作都有统属”;于是标题中的“一切从实际出发”,就已经是离开基层现实,而被高悬到“纲举目张”上了。

再看:“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就是要把农田基本建设,必须首先有个重新安排山河的雄心壮志。这就不能单纯地从一个生产队、一个村庄这个实际出发。”

某乡、某村的农田基本建设,非要跟“重新安排山河的雄心壮志”挂上钩,那么当年的农村建设,怎么可能不脱离实际呢?但此文章经过一派夸大的逻辑强扭,就变成由基层向上边指示的“改天换地”去强拉硬扯了。

比如在那个非常年代的农村种地,本来中国南方、北方的气候、土壤、自然条件都千差万别完全不同,可农业一说要学大寨,就立即命令砍树林炸山坡,一律向大寨梯田看齐。也不管各地的农民多么有意见、条件多么的不相同,但只要符合上级“学大寨”精神就可以算是“从实际出发”了。

我个人当年在兵团,也直接经历过这样最离谱的农业脱离实际:比如黑龙江兵团的农场条件,跟大寨差得有多远呀,可农场领导去了一次大寨学习回来,激动之余,就命令专门下文件让全农场挖一条水渠,明明农场里的每一块农田,都起码十几公顷或者几十公顷,是必须要靠天吃饭的。可领导学大寨的精神一冲动,完全不管这些,说要挖渠就得挖渠,而且还是组织大兵团会战,就跟大跃进时乱炼钢铁一样,全国一盘棋,砸锅卖铁大炼钢,最后炼出很多完全如同烂铁疙瘩一样的废品。

我们当年挖那条渠也一样;费了很大的力气,消耗了很长时间,结果却是全面的劳民伤财,最后是挖了一半就不了了之了。

但在文革当中甚至文革刚刚结束期间,就象这样的完全脱离实际却不敢脱离上级精神的农业盲动,却比比皆是而且执行得还非常严肃认真。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