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我该如何采访张秋芳  

2007-09-06 02:2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下午,我正在家中一遍又一遍捋着今天下午4点对秋芳的采访提纲。忽然有短信来了,拿起手机一看,是新浪文化频道一个年轻女编辑发的。内容如下——

“我刚才做了一个网上的直播访谈,心里特别郁闷,有很深的自卑感。我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做好一个访谈?说是聊天吧?又觉得当时无话可说;说是采访吧?当时状态又非常不自然;唉!真郁闷……我可能真不是干这个的材料。”

我之后电话打过去问了一下详情,原来是被采访嘉宾个性比较闷,所以现场采访时出现了几次冷场,而这女孩初试网上采访主持,心里自然不免紧张。然而自卑可以克服,但是不是真不能干采访主持,还要多看几次,不要因为一次失误,就对自己妄下结论。

那年轻编辑肯定以为,我何东作为老记者,已采访过那么多人,而且还上过电视、网络,肯定现在无论见了谁,都一定是手拿把掐完全没有问题了呢!所以她才会跟我发这个感慨。

同样的采访紧张加牢骚,已不止这一位年轻编辑、主持人向我表达过了。甚至还有很多人以为,我心里肯定有一把万能钥匙,见任何被采访者,只要把那钥匙往人嘴里一插,对方就会滔滔不绝,什么话都跟我倾吐出来。

甚至之前几年,还有报社、还有大学,都希望我能去给年轻记者或新闻系的学生讲采访经验。但均被我一一谢绝。为什么?我个人的认为,采访可以自己去认真学习,但恰恰不能去上课教。很多大学是有专门的新闻系,也有教授谈起采访会侃侃而谈,都理论得很。但人家那是有本事,可我还真是不成。比如原来有位很有名的教授,前去我所在的妇女报社教采访课,就提到了我,说:“何东评论还凑合,很锐利;但他的采访不成,一点都不尖锐。”

评论当然要锐利;采访当然要诚恳;桥归桥,路归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但著名大学里还是新闻系的教授,他真弄明白了吗?完全思路混乱,可就真敢到处讲课去——那是他胆大。但我呢?借葛优一句玩笑:我知道我胆小!

我认为所有采访最重要的第一关键,就是提问者必须态度非常诚实。但诚实有办法直接教给谁吗?因此我认为,如果真是有心,遇到采访问题,可以直接来问我,但教人采访课,我确实无法胜任。尤其是面对如今这样的新闻环境和八卦盈天,我就是跟谁说:采访绝对要诚实;有人肯信吗?

比如我跟新浪那年轻女编辑说:我今天就要采访张秋芳,心里已经紧张了好几天,你会相信吗?她回答说:我不信。于是我再三告诉她:其实所有怀有真诚态度的人,如果去采访别人,心里事先肯定会有所紧张的,而好的采访,恰恰就是逐渐解脱紧张的一个过程。如此而已。不但我作为采访者会紧张,刚刚去看了秋芳的博客,她答应接受我的采访,然后她就很轻松吗?她是以这样的标题,表示了她准备接受我采访的真实心情:《忐忑》。哈哈!人同此心。正所谓:麻杆打狼——两边都一样紧张。那么之后的采访,就看采访者与被采访者之间,到底是不断地加剧了紧张?还是由紧张而达到了渐入轻松?

有一次,我向思维培训教师吴亚滨,无意当中问及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面对一个完全行业不同的人,还想跟人家深聊一番,那可如何才能做到?”

吴亚滨当即回答:“直接进入记者采访状态呀!”

他一句话让我马上豁然开朗:好的采访,一定是直接进入诚心的请教。

但现在的很多电视访谈和报纸八卦采访,还是诚心请教吗?要么特别请公安审问;要么就是记者憋了一肚子的裤底提问甚至八卦歹毒,就等着被采访者进入圈套呢。

我当了那么年的记者,但真正教会我采访的,却是两个人:王志文、崔永元。

王志文说得非常简单,就两条:一、先要知其所有;意思是在采访之前,尽量掌握被采访者所有能得到的信息,这样在采访过程中,才会避免那种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扯淡提问;二、要投其所好;他接着向我解释:所谓投其所好,并不是采访时过份讨好对方,而是要尽快知道被采访者真想说些什么;一旦感觉到了对方心里想表达什么,那么采访者只要能跟得住对方的思路,人家当然就会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了。

崔永元则告诉我的更加直接:好的采访,并不是要炫耀记者如何会提问,而是要在采访开始之后,马上听明白人家要诉说什么,所以高级的提问都是听出来的。

就说今天对秋芳的采访,我们本来就是非常好的朋友,而且互相之间非常熟悉;如果按有些主持人非常“职业”的口气:“我们太熟了,我都知道对方肯定会说什么。”这种心理优越感只要事先一冒出来,之后的采访就会变得毫无热情和没有新鲜感。因此即使跟我跟秋芳再熟,但我仍然真不知道,当她面对我同时也面对第三方(观众)时,又可能会说什么?怎么说?成功的采访,一定要有陌生感和好奇心,这样的采访才是最真实的呈现。

还有,我特别告诉新浪那位年轻编辑:“无论到什么时候,之前的采访功课,一定要自己亲力亲为。把真正想问的事情,在自己心里先弄明白了,之后现场就是再紧张再尴尬,观众也会看得出来,这些问题,是主持人自己过了脑子用了心的。”

所以有此一说,是因为我见过太多的电视主持人,过度依赖策划,什么前期准备,完全由策划完成,最后只是由主持人上台照本宣科念一遍提问而已。甚至还有很著名的主持人,不但要求手下策划把提问准备好,居然还无理要求策划把被采访者的回答,也都事先揣度清楚,以保证自己说话时时都能够保持得非常漂亮。这样的主持人,当然可以表演好采访,但恐怕一辈子都做不好真正的采访。象这样的著名主持人,心里总以为自己要比别人高,但却忘记了另外一句俗话:谁比谁傻多少?顶多傻你十秒钟。所以某次当这位主持人问及我对其长期采访的总体评价;我的回答就四个字:盛气凌人!而且这种盛气还发自肺腑。

再比如这一次采访秋芳,我看有的网友反应比较热情,所以就委托凤凰网同事,为我搜集一下网友提问,看看到时候采访能不能用上几个。昨天夜里,网友提问倒是搜集来不少,可我一一过目之后,居然一个都不能用,因此全部删除干净。为何全删?个个网友要求我的采访原则都完全都对:拜托您了,千万别把张秋芳弄得鼻涕眼泪的。我也拜托各位:抠嘉宾眼泪,人家不哭还要耐心等人家哭出来,逼人家哭出来;那是央视某著名节目的看家本事,但却是我最讨厌的。然而我也在想了,采访秋芳不可能绕开彪子,万一说得情到深处,我都不能保证我自己不落泪,那么如果秋芳真流泪了,我是不是一定要马上扑将过去,用卫生纸堵枪眼一样拦住她的眼泪?再万一她说到开心处要笑了,我是不是也跟审问那样喝住:不许笑!

再说那些好心而有原则的网友建议给我的提问,都是些什么呢?比如说:问问她,是不是还要再嫁人哪?傅彪临终之前,她最难受的心情能到什么程度?倒真不失是群众的直率,但我现场绝对不会采用这些提问的。

如果说我对这次采访还有什么前提和期待的话,就八个字:听其自然,不卑不亢。

我当然希望秋芳说能掏心窝子说话,但我绝不拿话当刀子往她心里去捅;我当然会跟秋芳说起彪子,但绝不让采访变成一场忆苦会。

至于最后采访结果如何?有兴趣者,请明天下午4点见——

http://itv.phoenixtv.com/itv/fcdfirst/index.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