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明清胡同的尿渍  

2007-09-05 04:08: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明清胡同的尿渍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有几日不更新了。今天讲一件很著名的撒尿真事。

话说王府井美术馆十字路口西南把角,与华侨大厦东西相对,第一条胡同,指示路标上红字大书:“翠花胡同”;当然跟“上酸菜”完全风马牛不相及;我老妈家就在这胡同中居住,所以我以前曾跟更老辈人打听:怎么叫了这么难听一名字?回答:清末至民国,此地原是一条很著名的妓院巷子。也不知其所说乃真乃伪,就姑且一听吧!

紧邻“翠花”再向南踱百余步,就是更著名的“东厂胡同”;之前不知曾有多少香港、内地之武打电影,故事居然就是从这条太监胡同里瞎编出去的呀!所以我当然可以很骄傲地说:敝人经常活动住宿于这两条很牛逼的首都老胡同之间。

在“翠花”与“东厂”之间,居然还有一条相通的巷子。我经常走遛于此巷当中,却许久都想不明白:当年为何要将一条花柳巷子与太监总厂建在一起,这岂不很让两边的人都互相干着急吗?皇上长年住在故宫当然不急,可太监再急“翠花”们又有什么鸟用?

如今在两条著名胡同互通的巷子南头,更著名地有一处民盟中央办公楼所在,而距民盟几步之遥,还有一家不挂牌子的我公安部门——经常看见门前有警车停驻而得知。

但上述所说,又跟撒尿有何关系?

在穿插于“翠花”与“东厂”这巷子的北头出口,还有一家据说是改革开放第一家私人办照的著名饭馆。我为老板家继续盈利起见,名字就不公开它了。

“翠花胡同”之前多年,一直都说要拆要拆的,弄得有几户居民当时没沉住气,就把铺面房给出售了,可说来说去竟也没拆。谁知某一日,有领导视察民盟中央,之前或之后具体不详,就在翠花胡同里踩了几脚,于是领导随口赞道:“这胡同颇有明清风貌嘛!”

领导走后,翠花胡同就时来运转了。粉饰性地装修了很多次,今年时逢奥运将至,就又很认真粉饰再若干几次,结果假装弄得还真有几分伪明清意味出来了。

但修来刷去,两大传承明清而至今的著名胡同里,竟然公共厕所就一直被市政当作爱情的角落一直彻底遗忘着。

而且我还有一事很想不通:遥想太监、“翠花”当年,他们就都不要撒尿吗?东厂当年的太监同志们,生孩子的家伙确实早被一一拿下且不说,但撒尿管道还是留下了呀!而“翠花”们更可能因花柳之事繁多,则最易尿频尿急,怎么从明清风貌而至今,厕所居然就不修一个呢?

2008奥运口号是以“人文精神”而迎接它,所以呢,就在巷子北头那著名饭馆对面,墙上还有一块被石砌了许久的黑板,上面经常会换刷标语;可见从来都不太注意便溺的我们,一向对标语还是非常热爱的。自倒计时开始之后,那墙壁黑板上的标语一直都是“文明你的举止,规范你的行为!”口号提得非常准确贴切,我路过此黑板时,每每都有仰卧于地举双足表示赞成之狂想!

可偏偏又不敢仰卧于那饭馆和黑板之前或之下,为何呢?因为来那饭馆吃饭的食客无论午餐或晚餐,总是人数非常众多,大家吃高兴了,必然还要啤酒、白酒侍候。可BEER一喝多、一喝通、一走肾,大家就肯定要撒尿了,可前边已经说好几遍了,明清风貌而至今的两大胡同中居然久而无厕,于是,我经常就会见到,从饭馆里突然通红涨脸地奔突出几条汉子,手捂自己身体“太”字中间的那个“、”,表情急切在通向民盟中央及我公安部门的巷子当中曲腿乱走,终于下急忍将不住,因此浑身乱抖着赶紧取出那话,就在“文明举止、规范行为”黑板之下,向刚刚粉饰过灰色伪明清墙上,滋出图案各异的尿之壁画,又由于灌了满肚子的BEER,所以有时撞上他们,我虽犹抱半脸侧目而过,耳畔却能清楚地能听到“飞流直下三千尺”的“哗哗”巨响——那尿撒得真可谓是轰轰烈烈,简直就如同几匹马在痛饮井水之后的急便!公然举尿于墙的,当然还是以男士们为最多,据有医生告诉我:女士忍尿的之功夫要远远超过男士。但偶然有一晚上,我正吹着口哨进了巷子,就见有两位女士正蹲在拐弯处“嘘嘘”!我赶紧退出巷子,却听见两女士背后骂道:真讨厌!他还吹哨!

饭馆开得异常红火,所以食客们都前来吃得前仆后继,当然人体加工后的膀胱“BEER”也撒得黄河后尿推前尿、一尿赶一尿、不尿白不尿!

太阳出来——(以汉字出拼音声):了以奥!太阳出来——了以奥!于是墙上尿画则被晒成了白花花的渍,时间久而久,居然也有某种怪怪壁画之效果:远看金鸡独立、近看累马歇蹄、交叉起来长短不齐、点点滴滴都在墙头!

最具嗅觉效果的还是:在两条已被粉饰一新的著名胡同中,就象什么主义幽灵般的巨骚尿味,早已成为民盟中央附近的一道鼻景!

我常常于黑夜回老妈家,根本无须睁眼,只须循着飘渺回旋的尿味,就可以直接进院了。偶尔心里还会触味旁通升起一句诗意:太监、翠花当无恙,当惊胡同骚!

总感觉自己在明年奥运举办之际,我还有一大志愿者之重大义务责无旁贷:举旗阻止洋人走进这非常明清风貌的巷子里,我怕他们真会象韩寒小说《长安乱》中那释然一样,一闻见祖传的少林总粪池冒出来的陈年老臭,就会被当场薰倒在我著名市中心明清著名胡同之中。

我奉献、我付出——我在巨骚中戴防毒面具举旗阻止老外不被薰倒。

最后学领导题词——“东厂与翠花齐名,标语共尿渍一色!”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