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导火线》:电影评说如何绕开习惯套路  

2007-08-06 03:1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仅以个人的感觉,认为《导火线》作为类型片拍得相当不错。但我并不要求其他看这片子的人,跟我的感觉完全一致。

可马上就有人给我留言,而且这留言还真不是有意跟我作对,而是真心地在劝我迷途知返呢——

“何老师,您没问题吧?????这片子烂得不能再烂,情节漏洞百出,镜头毫无美感和思路。

例一,医院截人那段,这么多警察到医院,先不去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到处搜什么?既然有这么多警察,坏人又如何能从容把范冰冰这个腿受伤的大美女带走?

例二,众人持枪在田野里枪战那段,是不是像极了80年代的港台警匪片?

例三,卧底当得也太烂了吧,直接用手机通风,号码也不删掉。这样的卧底是怎么打入敌人内部的?

例四,最后那场,怎么就没人通知下警察增援,连通常警匪片警察姗姗来迟的场面都省了?。。。。。。。我也是看得媒体场,周围有人说,真是烂到家了。您竟然。。。。。。公信力建立很难,毁掉却很容易。与您共勉。”

    从“例一”到“例四”,完全可以马上呈报给电影导演,以告诫他下次一定要记住修补技术上的漏洞。

“我也是看得媒体场”——一听就是跑口电影记者的口气。可某人看电影的感觉,跟“公信力”有直接关系吗?就算我对一部电影的观后感,完全跟大众不一样,我就真毁掉了我自己?还不至于吧?留言者话外还有好心的歇后之意——因为您是谁谁谁,所以说话就得注意自己了。

如果这就是所谓“公信力”的话,那么我宁可让自己对电影还保持自己的“私信力”。我无法保证我看片之后所说的话就一定很权威,但我保证我所说的直觉,就是我个人完全自我的感觉。

我现在很怕跟跑口记者讨论电影。跑电影口的记者,专职任务就是天天去跑各种看片会,其性质很像去各种风景区天天出沉重的公差。我自己原来就跑过电影口,因此有一度,我根本找不到在三天里看的四部电影之间,它们到底还有什么感觉上的差别,我只能在审美麻木中看见一大堆电影技术。然后再到报纸上划拉出一块块豆腐干,就象发讣告一样告知读者:又一部新电影出来了——然后我再打个瞌睡“啊欠”!

这很相似当初我在协和医院给我爸陪床时看到的一种状态。我爸那时住的是危重病房,几乎每天都从病房里往外抬死人。可有一个现象却让我非常震惊,协和医院最早是美国人建立的,所以许多老规矩一直保留到后来都没变。比如病人死了,马上由护士用床单、被子将遗体包裹严实。我注意到,护士在完成这最后仪式之时,完全面无表情且动作熟练而机械。

有一次,我拉住一位熟悉的女护士,问她:“难道你在包裹那些病人时,一点都不感觉伤心难过吗?”女护士当时瞟我一眼说:“何记者,这可是我们随时都要面对一件工作,如果我天天伤心,那我伤心得过来吗?”之后她冲着我那非常冷漠而平静地职业一笑,让我至今印象都非常深刻。

在我早先参加那些看片会时,每次遇到的情况都非常相似:大家象职业大爷、大婶一样,被恭恭敬敬请来看片,客气加小心地被侍候着,然后常常还会一个可怜的车马费小红包递过来。是呀,有哪个邀请媒体看片的制作方,会希望记者之后说真话而不是为他们说好话呢?

久而久之,我还发现无法跟很多跑口年头太长的记者聊电影了,因为实际上他们已经完全可以转业去到剧组当副导演了。电影在他们的眼里,不过就是一堆由演员零件加导演技术的拼凑与组装而已。一说起电影,他们马上就会象报豆腐账那样,一、二、三、四地,告诉我哪里有技术硬伤或者是拍摄穿帮了。至于鲜活的欣赏感觉?没了。一部一部电影在很多职业记者的感觉麻木当中,不过就是“水果”或者“营养”,但不再是苹果、梨、葡萄;馒头或者米饭了。

我后来很怕自己真的会变成一个“电影尸体护士”;所以我一旦发现自己即将进入职业麻木之中,我就开始尽量逃避参加记者看片会,而宁可自己掏钱去电影院里花钱看电影。而每次花钱去看电影的感受,更确实跟记者的职业看片大不一样。

比如,各行各业观众从电影院里走出来,我常常听到最多的话都非常感性而且直接——“真好看!”“太过瘾了!”

但记者看片会之后,我经常发现的表情,却是非常职业的不屑或是相当牛逼的司空见惯。

而相当牛逼的司空见惯,再反映到报纸的豆腐干电影预告消息当中,就是文字沉闷的例行公事。豆腐干消息的报道之后,则是记者型的技术分析或是专家型的概念评论。

但欣赏的直接感性呢?完全没了。

有很多报社之外的观众这样问我:现在谁还会根据报纸评论去看电影吗?谁还会真相信那些电影评论吗?

报纸本来是为了能帮助电影完成宣传和炒作的。但长年的自我壁垒与专职疲劳,却让这种宣传与炒作,在电影与观众之间构成了一层互不信任的厚厚隔膜——这才真是公信力的毁掉。

所以我一直在想,如何绕开这样的传统报纸宣传、评论方式,而去试图操作一种电影—观众之间更直接、更感性的评论关系。我完全不希望观众都变成“电影尸体护士”或是专职技术副导演。我只希望听到各行各业的观众,看完电影马上告诉我:好看或是不好看;过瘾还是不过瘾;即使之后的评论或者分析,也应当是建立在感性与直觉之后的朴素口语。

而电视尤其是网络及个人博客的手段,已经让这种绕开传统方式的电影新型议论、评说方式,有了更直接、更宽阔、更私人、更朴素的巨大潜在可能。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