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鲜花插在哪里?  

2007-07-10 18:1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鲜花插在哪里?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瑞典猫猫"摄于荷兰海牙的薰衣草——那个到处盛开郁金香的国度]

 

   2003非典SARS最猖之时,北京几乎变成一座空城。就在恐怖笼罩城市某一中午,我独自来到附近一个公园,那正是叶绿花盛的春天,当我走近一片花地,这才明白什么才叫作“鲜花怒放”!之前总有人在花前作态,结果倒让鲜花成了陪衬。

  也就是病毒把所有人都吓个半死时,鲜花却兀自夺目甚至是充满愤怒地开放着!恰恰只在那样时刻,我真正地体会到鲜花的美丽和骄傲!它们的根埋在土里,完全是旁边无人而不是旁若无人,自我裸露着的所有娇媚艳态,那份自然,真让人过一目而终生不忘。

我一直不喜欢鲜花被插在任何瓶子当中,无论是多么简洁或者是形状诡异的花瓶,鲜花被挤其中,总有被委屈被窝囊的感觉。怪不得,百合花一塞进瓶子,就会散发出那样令人窒息的味道。因此心里想笑:百年好合——原来就是这么股子味道?更难怪,从来更有“花瓶”之说,其中的侮慢之意,可以概括所有内中空空还要借外在艳丽压在自己上面的摆设样子。

我同样讨厌把一块树木雕成什么盆景。几乎所有盆景,都可被看作是一种对树木的侮辱,同时也表达出玩弄此物的人格扭曲,那几乎完全等同于旧时的缠小脚,之后还要被人带了一种很典型不正常的心理悉意赏玩,淫赞名曰“三寸金莲”。

北京中山公园里有很多逾百年以上的大树,它们是无法被放进什么盆里的,我曾不止一次走近那些古树,而且惊讶地感觉:无论周围气氛多么躁动,近树一步则心静一分。原来那树真是有心的,它们虽无语,却可以感受天、地、人。

我喜欢野地里的鲜花,自由自开无拘无束,更无什么瓶子的约缚,与泥土共同酿和出真正的芬芳。

有一句早已被人扭曲了原义的话:鲜花插在牛粪上!牛粪总会给鲜花以最浓的营养,而不至于被憋在瓶子里窒息等死!

 

 

只有一种情况另当别论:我父亲生前病重住院时,那病房里有一位非常年轻美丽的护士,她每天一早走进来,刚刚换上白衣,就会拿起水壶将所有病床前的鲜花一一喷洒鲜亮。我后来问她:“你喜欢花嘛?”她苦笑摇摇头:“在满屋都是病气的房子里,唯有鲜花才会让我感觉眼前还是亮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