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王朔:反八卦恐怖主义之王者!  

2007-07-03 03:4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朔:反八卦恐怖主义之王者!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P>

["瑞典猫猫"拍自西班牙:堆堆砌砌外墙中干一推就塌!]

 

    在网络假装要表达群众意志时,所用最多的标题就是“网友怒斥”什么什么的了。可在我印象娄中,自有网络之后,一群永远不见嘴脸的所谓“友”,他们好象就一直都在“怒斥”。我还没见过有“网友笑谈”什么;或是“网友欣然”什么之类;所以,在网站的专权垄断操纵之下,“网友”似乎永远都只能是在“怒斥”!

不久之前,又看见一个被网络操作出来的标题《有三分之二网友全面怒斥王朔》;定睛仔细看看消息,却又是在说:因王朔之前曝光谢东是侯宝林的私生子;然后侯跃文突然因“心源性心脏病”猝死;所以网友们又在“怒斥”了。可怎么就算是“三分之二”的了?如果一共就只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人说了话,那也叫“三分之二”。三人当中有两人叫嚣,那就“全面怒斥”啦?狗屁!

有很多传统文人、报人,之前已经多年在报纸、刊物上享受习惯了当文化上的居高临下,所以后来一沾博客,身份彻底跌落到平地上,他们再也不能象过去那样,一正襟危坐在电脑后边,就以为自己能象某国某胖子那样在检阅人民军呢!这样的文人、报人还以为在他的电脑前边,也有一排一排的人民群众正列队经过,仰受着他们的文字雨露滋润,然后再侧过脑袋,向他们的电脑向注目礼呢……这样的太虚自淫真是太搞笑了。所以象这样的文人、报人博客开不长久就准是关门大吉。因为个人博客形态根本不培训文化官人的架子,而只会把所有的当初文化、报刊、电视名人,身份完全等同于一个无检阅台的地面傻逼。因此那些主流习惯了的文人、报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精神失落。此外,不但原来意淫中检阅人民军的感觉没了,可“浪友”们的口水和暴骂却是管饱的(他们甚至连从技术上关门、锁窗都还没来得及学会)

  只这两样,就已经让个别自己感觉以前良好传统文人、报人,最后只能弃博而逃了。

 

话扯远了。接着回来再说所谓“网友三分之二全面怒斥王朔”。一共就那么“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网络恐怖分子,在他们假装扮演好多人在"全面怒斥”过王朔之后;立即就有报纸八卦居心叵测地跟将上来,尽管心里全都明白:王朔说是王朔说,侯跃文猝死是另有病因;可他们仍然还是拼命硬要把两件完全不搭的事情牵联在一起。八卦既也搅进来趟水,那么“网友的怒斥”,就似乎在虚拟的网络角落里,更是眼睛也崩出了眼眶、下巴也脱了臼;再暴怒起来似乎还叫喊着要倒退回文革形式,什么集体签名、全面封杀等等。你们他妈的怎么不咬断手指写血书啊?再“刀枪不入”地扮演网络义和团哪?你们这些可笑的君主后边的三只羊!什么叫"网友"?汉字的望文生义:就是一个被倒扣过来空框框压下面的两个"XX"之囚友!

天下只要由“怒斥网友”和八卦报纸们,一起“以人民的名义”纠集在一起,他们就跟马路公害毫无二致:出了祸事,肯定永远会有一群喷口水的看客闲汉;假装特别义愤填赝其实胆小如鼠,不敢担事,却随时滋事。

博友吴亚滨说:“一直以来,我困惑于记者为什么可以不受任何约束,但这种困惑是幼稚的,谁说记者不受约束?只是要看在哪一个领域了,这尽人皆知。”

对政治、对高官,你只要多敲一字,系统立即自动过滤;替君主约束得好着呢!但若是君主后边甭说三只羊,就是全体"群众"互相混掐到屎尿横流,系统不但完全不管,系统还要推波助澜,只怕乱子小,所以才会八卦谣言满天飞;接受伤害的最后还全是“羊”群中、囚框底下的“XX”自己。这也就是富于中国特色的“言论自由”。    

就冲我这张对政治、对上面管不住自己的嘴,我当然不热爱中国而是热爱西方了。我试过呀!在巴黎,我当着法国人痛骂他们的政府无耻下流是最坏的国家,人家服务员一直笑咪咪认真倾听并且还频频点头;但最后你如果不给人家服务员付小费,你再看人家那“怒斥”的嘴脸!人家不傻逼为国家都自爱自己!跟美国人我也试过:骂他们总统、骂他们政府;人家恨不得加进来跟你一起骂;可如果你指鼻子伤害人家个人试试?这就是中国“羊”和“XX”们体会的“言论自由”与法国佬、美国佬所体会的“言论自由”之根本不同。

有很多朋友在去过美国、法国或整个西方之后,也会说:那边也有很多很多问题、毛病、缺点。是的,没错。凡有人类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病。但最有本质区别的“言论自由”怎么就看不见呢?在西方,指责、嘲笑、抨击政府完全不是问题;可我们这边呢,谁骂国家有人就象被操了自己亲娘,可反过来各种“系统”却很要鼓励儿子大义灭亲地“举报”自己亲爹。

西方的“言论自由”鼓励民众指责政府、看管政府(话说过激了法律容忍度也很高);但那边的“言论自由”完全不容忍个人对个人胡说八道;否则法律马上就出来收拾你!比如法国的黑人,有时竟会这样向白人挑衅:“你敢歧视我吗?”如果白人敢接着说出任何歧视性语言,随后就会被法律判罪。因为人家那边有人权广场,我们只有天安门广场。

而我们的“言论自由”规矩恰恰倒过来了。对政治、对上面发言,系统严厉监控;可如果是个人对个人,那就随便并暗中鼓励——三只羊或者囚框之下的“XX”互相掐来掐去又还能怎样?

吴亚滨“困惑于记者为什么可以不受任何约束”?报纸是什么?喉舌!记者是什么?爪牙!你想要给动物身上最凶狠的四个部位,加上紧箍咒吗?休想!八卦造谣已经到了什么丧尽天良的程度?可《新闻法》活活嚷嚷了几十年,就是不肯付诸讨论,更甭说制定了。而且象这法度如果真的出台了,也确实是双向制约:一、八卦造谣会被人起诉;二、但如果正经记者发表什么言论被上面不满,又可以互相对簿公堂,看看到底是谁在违法。所以算了,还是先别讨论这法了。继续由一个什么部门天天下文件或口头传达:告诉媒体你该说什么;你不可以说什么。这样既有“系统”性;管制起来也方便到一句话就可以鸦雀无声音。

所以新闻约束?吴亚滨你老和尚想媳妇——就下下下辈子见吧!

那怎么办呀?任何个人,就只能由着八卦、网络继续这么伤害自己吗?

也不是。既然法王王法不法法也;王朔就模仿美国人可以私人拥有枪支的办法,开始自己保护自己了。对八卦造谣的,王朔立即警告:有敢于实名刊登将他的说话与侯跃文之死联系在一起的,立即去法院告你;而且是必赢无疑。同时王朔还实名将那些跟他纠缠不清的记者姓名、电话立即公布于自己博客之上。

我将王朔此举视为一个里程碑——反八卦恐怖主义的第一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历来,八卦记者最唬人的就是他们的恐怖主义威胁:“我曝光你、把你曝光!”我小时候,爸爸就告诉我:记者是无冕之王!现在还是吗?起码相当一部分娱记都是——无耻之王。

但这次王朔反过来了:他将那些无良记者的姓名和电话“先发制人”地曝了光!你们以前不就是手中握有一张印了字的擦不了屁股的破纸吗?号称是“霉体”;可现在个人博客也是个人发布电台呀!你八卦恐怖主义威胁我——我就反恐怖主义打击你!

我总算学了一招:这几日我又再搅“红楼选秀”的余波浑水,立即就有娱记电话跟过来了,可现在咱学聪明了呀!想听我说不是吗?先短信告诉我姓名、单位、电话、邮箱;然后再电话打过来听我爱搭不理地说;你之后还不能造谣歪曲我,不信就试试:立即博客之上公布你们的姓名、电话;有情节严重的,再去诉诸法律。

各位八卦无耻之王,你们握有一张印了字的擦不了屁股的破纸就了不起啦?真有大新闻,我还闷得秘真跟你们说不着了。我就发表在私人博客里。比如昨天一篇博客,从早上开始到现在,已经是35万点击量了。一张报纸的发行量现在才有多少?论传播速度和广度,还没法跟博客立即广告天下的超越性相提并论。

韩寒为了保护公民言论自由,他说即使挨骂,也反对网络实名制。对他这种说法我只能部分表示同意。

如果是对政治、对上面;我鼓励网络匿名发表言论。

但对于我个人,如果不是实名制的瞎骂,对不起了您呐!老子我为了耳根子清静,想不看就立即关闭留言、评论。咱大清国既然不能允许私人持有手枪保护自己。我杜门谢客既惹得起还躲得起总可以了吧?

到什么时候,网络及博客科学发达到了这个程度:对政治可以匿名发表言论;对私人博客,必须实名到能让任何人查到对方姓名、电话,到那时候,您不高兴了就过来可以敞开地暴骂;那我不高兴了也可以敞开了去法院告你并公布姓名、电话。

在这一点上,有网站就比这里好:在留言、评论部分,人家能让博主有三种选择:1、不允许留言、评论;2、允许所有留言、评论;3、允许登陆者留言、评论;所以我在另一网站博客的留言、评论从来都敞开着。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