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红学家”周岭先生:关于“您!”  

2007-06-10 03:11: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学家”周岭先生:关于“您!”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整个“红楼选秀”终于在6月9日将近零点最后落幕。

可最终揭晓的结果,却未必真让各位坐在评委席上的先生和女士们心里感到非常满意。这一点,即使从大家不很自然的表情上也能看出来一点。尤其是自“红楼选秀”伊始一直坐镇评委首席的周岭先生,尽管他对选手的判词都在两小时之前,就已才华横溢地一挥而就,可真到该揭开锅盖之时,周岭先生却只能将最后决定权,再转呈到新版《红楼梦》的总导演胡玫手里。当胡玫宣布:宝钗由姚笛出演;黛玉由李旭丹出演;宝玉呢?是空缺。李旭丹本来在之前几轮都已被众评委淘汰出局,可现在却又重新“复活”。而一直还在台上的几位宝玉,却一个都没能走进新版的“大观园”。

还由于是现场直播,大家都无法脸上藏着掖着,所以当胡玫宣布了最终结果之后,电视上就一直再没出现过各位评委的镜头。见到如此场面,心里不由有些替评委们感到失落,套一句话剧《天下第一楼》的台词:“好一座危楼,谁是主人谁是客?”再接一句《红楼梦》里甄士隐对《好了歌》的注解:“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在之前历时数月“红楼选秀”过程中,有时偶尔遥控器按到北京1时,印象最深的还是作首席评委被请来的红学专家周岭先生,他不单每次评判各位选手都当仁不让口若悬河,而且对《红楼梦》也似乎阅读得相当通透。因此如果说之前我对各位靓女美男并无太深印象,可周岭老师的口才与自信却让我记忆不浅。既然对学者一有记忆,所以也就对他格外注意起来——

话说公元2007年4月29日晚,“红楼梦中人”总决赛至第9场直播时,当时有一参赛小姑娘在扮演黛玉表演时用了个“您”字;可坐镇首席的周岭先生,却迫不及待地在评点之时,不但表情自负而且不容置疑地当即就对那位在表演中说了“您”的选手摇头挥手表示否定:“你错了!请你记住。‘您’字是清中叶以后才有的。”周岭老师当时的口气与威严,当场立即就产生了这样两个效果:一是那位选手姑娘的常识性无知;二是足令电视机前的天下观众赞叹:周老师果然满腹经纶真是把“红学”给研究透了。或许因为周老师当时的判定太不容置疑了,所以现场的各位主持、评委及随缘嘉宾及所有观众,全部都被周老师所说的只有“你”没有“您”给彻底镇住了!我当时心里也不由惊讶:周老师连这样一个很简单的客气称谓都耳朵里不揉沙子,也确实真够牛逼!

这场决赛观后,我还在电话里跟一位非常精中国古典文学的研究家朋友特别提及了这一个细节,谁知那位研究家待我夸完周老师之后,却哂笑着讽刺我道:“蒙蒙你这种半吊子记者还不容易吗?”我当时大惊道:“难道您认为周岭老师所说,还真有什么破绽吗?”对方哈哈大笑说:“以后你也别听风就是雨,有时间还是多读几本书再对什么事情去作基本判断!”

    很快,我就收到了研究家的详细电子邮件,特转发于此以供大家开眼——

“单说这一个‘您’的称呼,一直就是北方人尤其是北京人常常对别人见面时的客气尊称;而且这‘您’的口语客气早已是由来以久,甚至还在元朝建都北京叫大都时,民间就已经有人沿用‘您’的客气称谓了。

我怕你何东屁股也坐不下去真正读书,太深的学问就不跟你多说,只掉两个小书袋,以供你自己拿去参考和判断吧——

一、先看元刊本《杂剧三十种》和明刊《元曲选》中关汉卿的作品——

二、 再仔细读一读《红楼梦》(庚辰本)第63回:《寿怡红群芳开夜宴死金丹独艳理亲丧》;

   由于好奇加怀疑:作为首席评委的红学家周岭先生,还不至于出这样的常识性错误吧?所以我还真就花了多半天时间去一家大图书馆,专门按研究家的吩咐仔细翻阅了一下;

果然,在关汉卿的元曲作品中,我瞪大眼睛就看到了如下的很多“您”——

《闺怨佳人拜月亭》——一折“[金盏儿]昆仲各西东……”二折:“[牧羊关]您孩儿无挨靠……”“[哭皇天]休把这妻儿怨畅……”

《望江亭中秋切脍》——一折:“[元和令]则那素斋食刚一餐……”“[上马娇]姑姑也,便待做了筵席上撮合仙……”《刘夫人庆赏五侯宴》头折:“[天下乐]不似这孩儿不犯触……”四折:“[逍遥乐]李嗣源为头,各分那坐位”“李从珂云:阿妈和孩儿说了罢!”……

哇呀塞!这好大一堆的“您”,可见在元代时这称谓就已经是很常用了!

   再仔细翻一翻《红楼梦》(庚辰本)第63回;也真就见到了如下文字“芳官只得细细的唱了一只《赏花时》——

“翠凤毛翎扎帚叉,闲踏天门扫落花。看那风起玉尘沙。猛可的那一层云下,抵多少门外即天涯。再休要剑斩黄龙一线儿差,再休向东老贫穷卖酒家。与俺眼向云霞。洞宾呵,得了人可便早些儿回话;若迟呵,错教人留恨碧桃花。”

这一来,我却替一向在“红楼选秀”整个过程中从来都侃侃而谈的周岭老师有些傻眼了!您居然事先对这样元、明、清简单的口语称谓,都缺乏起码的常识性了解,您再当着全国观众去纠正那年轻选手本来没有的“错误”;这岂不是真有点“无知者无畏”了吗?同时不更成了大面积误导天下观众了吗?

当我从图书馆满头大汗地赶回家后,立即发邮件向那位研究家表示感谢。人家却并不多说什么闲话,之后又邮件回复了短短这样一席叮嘱——

   “学人具专诚治学之心,远名利,守寂寞,知荣耻,学风自正。不实之‘学’,纵喧噪一时,也必被历史抛弃!”

从此我必在心里记住:中国这么地大,能人也真是多着呢!谁还别别拿村长不当干部也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尤其涉及近代史常识性的专业,不认真研究还就真就不能乱讲话呀!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