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大力神”的《二零零七·伊始》[上]  

2007-01-15 23:58: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东:写完《由衷》,意犹未尽。关于“大力神”,“不可思议”留言说:“大多数人是这么活的,她还算是幸运的,其它的人也在默默承受。把她写在你的剧本里,一定不错。”

“不可思议”说得没错,大多数人确实都是这么活的。可包括我自己,是否所有人,都会象“大力神”这样健康地去发现、感受、感恩身边的生活呢?这一点就是让我很怀疑的了。其实要真论阅历,不说别人,就“大力神”这一点有限的经历,比起我几十年所经过的人生,百分之一也不及呀!可至少我,还不能以她这样的阳光心理面对所有。因此我愿意学她这一点。

你说得对,将来如果能把“大力神”写到我的剧本里,一定不错。可又上哪儿去刊登、去演出来呢?现在的舞台、杂志,不天天都在展示着所谓时尚“髦”人的业绩嘛?就上次对她的采访,想登在一本杂志上,都那么难。更何况写在剧本里。在当今的社会中,从财富到说话发言的权利,都离开普通人太远太远了。

所以,就借我这流量还算比较大的博客,再转载一下“大力神”的《二零零七·伊始》吧——

 

《二零零七·伊始》[上]

大力神

   不知道该如何总结我的2006。

   这两天一到下午就出去发优惠券,这让我想起一年前的这个时候自己也在发传单。那个时候的我唯唯诺诺,受尽了别人的轻视和鄙夷,被别人拒绝了一次又一次,心里的门槛也被磨平了一次又一次。而一年后呢?我不再觉得发它们是件折磨的事情,现在可以大方的接受别人的拒绝,还可以在他们拒绝我或者用白眼相待以后,礼貌的对他们说声谢谢。其实具体谢什么我不知道,也许谢谢他们肯听我说,也许谢谢他们多少给了我回应,也许谢谢他们给我机会表现自己的大方?不管是为什么,自己都清楚的知道,不会再有一年前那种敏感被伤害的感觉。因为心里已经接受了很多东西,例如他们的漠然、冷酷、不礼貌……对于他们,或许已经见怪不怪了。

  这些天一直是在地铁的车厢里发,主意是我出的,灵感自然来自于那些地铁里的乞讨者。因为以前就发现,其实人都是容易被周围环境和情绪波及的。如果车厢里有一个人接受了我的优惠券,那么其他人接受的机率就会在百分之九十八以上,这样成功的机率就会大很多。而且在地铁车厢里发还有很多优势,首先,是车厢里暖和,人们都愿意伸手去接,如果在露天的环境,被拒绝的原因中,有一多半都会是因为天冷,人们不愿意把手从袖子中伸出来;其次,是大家坐地铁都没什么事干,拿着优惠券都会很耐心的看;再其次,因为是在雍和宫的前后两站发,对他们来说交通会比较方便(没办法,雍和宫附近的写字楼太少了,只能从安定门和东直门下手);其四,因为车厢内的空间问题,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所以比较容易受到周边人的情绪影响”。我给这还起了个名字,叫好奇症侯群!哈哈……就是说,如果车厢里有一个人肯接受我的优惠券,那么其他人都会怀着好奇的心里而接受它,偏偏中国人大多数都好面子,她们很少会主动去要,而是被动的装做好不在意的等着你发给他,实际上他的眼睛却一直瞟啊瞟的看旁边的人。不过这是有风险的,如果有一个人不肯要,我的经验是,起码他周边的四五个人都会摇摇头,表示不接受。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在地铁里发,我们也暖和!

   所以,如果一节车厢发下来,发到的人全都接受,我就会很开心。因为我发现自己的小聪明派上用场了。

不过在地铁里发的弊端不少,例如保安时刻跟踪,盯我们就跟盯猴子似的,还有个保安极其无理的上来不分三七二十一就抢。我和另外一个小女孩都傻了,什么情况?就算你喜欢唱歌也不用抢这么多吧?后来仔细一了解,哦,原来是说地铁不让发!那你倒是好好说啊,训我们跟训猴子似的,还蛮横无理的上来就动手,跟黑社会打手似的!

   还有一种人,我一定要隆重介绍,就是没事瞎得瑟型!发给你,你也不接,还伸脖子伸个老长,瞪着俩大眼珠子使劲的看。时不时嘴里还磨叨,东问一句西问一句,然后冷冷的说一句“哦,我不要!”当时真恨不得他是我家案板上的黄瓜——找拍呢!!!有个小姑娘也很逗,眼睛一直睁的溜圆溜圆的,我的优惠券一送过去,马上就把眼睛闭的死死的。我真想问问她,你图啥?我又图啥?有个上了年纪的大叔更逗,发别人的时候他一个劲伸头看着,发到他那了,他也是盯我的优惠券盯的死死的(这也怪我们,把免费那俩字印那么大),结果我介绍来介绍去,他居然跟我说“那边去!”……………………

   从我进钱柜的第一天,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雍和店的开业做准备,包括我们,都是这些计划中的一部分。一眨眼,半年了,谁也不容易。从刚到工地的时候,周围除了龙骨、钢筋、水泥、铁架,再也找不到其他;到现在的金壁辉煌,很多人都为它付出了努力,无论多少,说那里是自己的家都不过分。虽然很希望它快点开业,可是看到当初连门都没有的包厢,如今五脏俱全,心里还真的有点不适应。有的时候,站在二楼的楼梯口,看着它现在的样子,心里会想,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变得漂亮却陌生了。这里现在安静了许多,没有了那些打钻声,木锯声,材木板切大理石声,这些天也开始有公视里的歌声,为什么我会觉得心里越来越乱糟糟的?

  要开了要开了,一切的一切会在这之后改变吗?

  昨天朱副理来工地,问我有没有适应工地的生活,苦不苦?我说不苦,已经适应了,觉得这样很好。她说“那你觉得那些学员呢?”我坦白的回答她,我觉得她们还不适应,还需要点时间,毕竟我工地都两个多月了!朱副理轻声的说“可是也许你的学员们还没习惯,这个时候就需要你多关心她们了!”当时我在想,她真的很适合做教员,没件事都可以不温不火的做到很好,想事总是很体贴,巨细靡遗,讲事情谈问题的角度总是切入的恰到好处……

   其实想想从来钱柜,到现在,只在楼面上实习了一个月,回来不是带训就是看工地,我能告诉学员们的东西实在少的可怜,他们中间还有很多人比我都有工作经验,我除了一个储干的身份还有什么?有的时候真是很苦恼,开业以后我可怎么办啊?从来没接过CALL,没接过区域,每当问出这个问题,大家都是一脸的难以置信......据本人保守估计,以后闯祸找麻烦的傻事肯定少不了,只要别太丢人就好!一想到这个问题,就感觉自己被一种来自自己内心的压力压的喘不过气来。

   半年了,周围的人都在成长,每个人多多少少都有不同的改变,每个人也都对钱柜有了自己的看法。想想那时一起培训的人,他们已经过起了另外一种生活。有的时候静下来想想,原来很多人都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身边,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的人却很少留在身边,张教员,马教员,我,还有那些同梯的人,我们很久没在一起了对不对?如今日班和我同梯的只剩下三个人了。所可怕的数字,不知道在那个不知明暗的未来里,还有谁会要离我而去?

  培训的日子,对我来说弥足珍贵。现在在店里,能看到那时带我们的教员在身边,心里会觉得很踏实,就跟有个家里人在身边一样。虽然曾听说有个带过我们的教员不对别人承认我们是他带出来的,哪怕只是那几天他也不愿意承认,可是见着他我依然习惯性的想喊教员,或许是因为那种敬畏一直都在吧,又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骄情的想把自己当做学员?就像书桌上摆放的从钱柜学院带回来的棕色小牌子一样,还有在21号到24号,雍和店所有的干部整训时打印的蓝色小牌子(那是我偷偷拿回来的,谁让它长的和我受训时的名牌一模一样呢?)。上面无外乎是我的名字,和那锁定身份的四个字--"受训学员"。

   说到钱柜学院,还有人物篇、故事篇等等没有写完,虽然那里的饭难吃到不行,但是我依然觉得应该再加上一记“食物篇”,以此悼念我在那里一路狂减的体重。不知道那里的小花好不好,那个叫我们起床的声音是不是依然低沉,那张吱吱丫丫的床是不是还在嘎悠,那里的食物是不是还是难以下咽,我们曾嬉闹过的草坪更加干枯了吗?水房里的小贴士又换了新故事吗?“西湖”还是水天一色吗?那个座落在天界的咖啡屋还在吗?

   实我还是希望它们一切都没变,怀念那里的生活如同怀念在初到工地的时候,大家可以围成一桌在灰尘和油漆味的陪伴下吃香菇肉片的日子。不是因为它本身,而是因为那时那地的心情,干净,与世无争!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