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新年的“开门红”  

2007-01-04 21:20: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看看能抢上不”提醒:“关于老萨的这个话题似乎不怎么好?”“不可思议”也说:“这大过节的,写篇博吧还充满血腥味儿,真是开门‘红’呀!”

什么叫“没事找抽型”呢?大新年的,我干嘛非要议论萨达姆被绞死呢?避开这个话题,到处拱拱手、抬抬拳“你好、我好、大家都好”——那该多么有人情味呀!是吧?哈哈!

其实就是想下下水,希望通过博客这个反应最直接、最迅捷的渠道,注意一下来这里诸位看客,在具有中国特色的话语环境之下,又会如何去看待国外的事件。

除了有极个别几条冷静理性但也并不同意我初衷的留言之外,在2007的开初几天,我果然捡了一堆“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贺年之骂,现在心里真是踏实极了,嘻嘻!博客也真是可以恶作剧的。

当然也还有一些尽管完全知道腐败已深入社会骨髓,也更了解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早就数次被外侵者几次瓜分甚至差点亡国灭种的近代历史,可仍然心中暗存“晚清”大国复辟心理的种种留言。这样的留言,表现出来都小心地与“爱国主义”、“民族主义”保持着距离,可晚清“崛起”的虚妄之梦却在心中萦萦而挥之不去。

美帝国主义——尽管远离中国万万里,可它凭什么如此一家独大而且还要充当世界警察?凭什么它经常就能主导许多世界事务?因此所谓的抵制日本也就仅仅只是某些“崛起大国虚梦”者的一种口号而已,对更多“崛起虚梦者”而言,

小日本早已于虚梦中根本不在话下,总以为隔海踏过去一步,就马上可以把它完全踩平了。但希望彻底灭掉美国才是真正值得额首相庆的心结所在。

可以有很多国人,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又大着肚子去美国生子养女,好获得一张绿卡,并且享受那里的繁荣富饶,怎么没见有几个大着肚子去伊拉克和中东去养育子女的呢?

据以前的说法,台湾完全是中国的内部事务,可现在只要一会见美国高层领导,就要再三强调希望美国严格恪守“上海公报”——也就等于事实承认美国是世界警察可以充当中间人的地位了。

所以,我们作为草民,尽管整天被腐败领导压抑生存,可仍然必须保持一种对美国的微妙心理。

所以,即使不可能亲手把美国灭掉,那么假别人之手毁了那个距离我们遥不可及的唯一超级大国也比较称心如意。试想,如果是由伊拉克军人,用更残酷的方式,能将布什一家伙绞死,有人又会不会对着电视转播拍手吹哨呢?

所以,尽管在中国周边早已包围了一群手执核弹、航母堵塞大洋咽喉要道的可爱近邻之国,但若以“晚清虚妄”心理,这些邻国也仍然于梦中根本不在话下——虽然将来与俺国最直接对抗的恰恰可能是他们而并不是遥远的美国。

所以,象法拉奇这样一位,既在欧美世界充满争议又始终被人广泛关注的思考者,才是非常让人讨厌的家伙,偏执、激烈倒在其次,关键是她那深入刚性的思考才真正叫人讨厌。

因此,作为大老爷们儿的“拍蒜瓣”才会这样劝阻:“此文偏激、片面,不具备权威性,公信力不足”[何东有一问:在什么范围之内,法女士才算“不具备权威性,公信力不足”呢?是全世界还是仅仅在闭思锁想的内地?];“建议删除此文”。

看来,真正应当感谢的还是象意大利这样的国度,尽管在法拉奇的众多作品当中,她一直都在大篇幅地“攻击”自己的祖国,并且说了那么多关于自己祖国的“坏话”,可意大利还是以拥有象她这样的记者、作家引为骄傲——所以是意大利才可能让欧美拥有法拉奇这样的世界级作家与记者。

在这样的话语环境之下,于个人博客当中,再讨论什么闭关自守之外的话题,完全是多余的扯淡。

因此,由这篇往后而打住,我的博客还是在继续娱乐八卦外加不断亮相内地腐败的层面上轻浅徘徊吧。既然“晚清大国崛起”之梦那么让人陶醉,我这里就干脆以“娱乐至死”和“腐败自暴”吧。当GDP不断增长,可财富却越来流向极少数人财富口袋之中,当教育、医疗、司法越发腐败入骨,当我们一出国门,就被到处高悬文明提示牌之下;崛起梦想完全可以“一枕黄梁再现”,可虚梦仍然也仅仅就是一个南柯磕睡而已。对了,鲁迅有一本书叫啥名字来着?是《准风月谈》,好,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在到处都因为贫富差别太大,而杀而抢社会的治安气氛之下,于这里只谈风月,聊聊二奶维权的话题,也可能很是招人陶醉。

还是那位让人讨厌又于生前在采访时让世界各国元首都礼让三分的法拉奇,她于生前曾采访过一位喇嘛,她对这位喇嘛毫无偏执激烈而是充满敬意——

她这样问:“尊敬的喇嘛,你真的能够宽恕你的所有敌人嘛?”他并没有作肯定与否的回答,而是用一种迷惑和惊奇的眼光看着法拉奇。然后,他叹了一口气说:“敌人?我不曾有过敌人,我现在也没有敌人!一个佛教徒不可能有敌人!”

这样的慈悲之怀,已经能给我很多的启示了。

 

[对了。之后还会有一篇由毛喻原翻译法拉奇《愤怒与自豪》的“译者引言”被贴出来,估计这位中国翻译的许多话,可能要比法拉奇还要遭骂更多。本想尽快就贴出来,但他写的字数不少,我还得从书上一个一个字敲出来,所以先放放再说。]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