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孙俪的委屈与捐助体制的根本缺失  

2006-12-27 05:1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俪的委屈与捐助体制的根本缺失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平安夜傍晚,出门去买烟,街上已经开始有很多人戴上了圣诞老人的小红帽、还穿上鲜红加翻白绒边的圣诞老人马甲;最逗的,是一个小伙子,一身圣诞打扮,还双手各举了一面小旗,左旗上书:振兴中华;右旗上书:大国崛起;有点意思,看样子圣诞老人是要把上帝请来帮助中国“振兴”和“崛起”了。我心情有点愉快地回到家里,打开博客点起烟,一句留言质问,让我刚刚吸进嘴里的烟又喷了出来——
  “好想哭”愤怒质问道:“上帝是中国的嘛?圣诞是中国的嘛?”我想一想还真让“好想哭”给问住了。确实,上帝除了不属于中国、朝鲜、崇信佛教、伊斯兰的各国之外,上帝还真是只属于全世界,就是不属于中国了。
  坐下之后刚想看书,手机响短信来了,打开一看,正是孙俪发的,当时我心里直跳,是不是她看见《大家看法》要怪我什么呀?打开短信一看,上面仅仅一行字:“节目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后面还有一个扮鬼脸的图形)我当即回了她一个短信,孙俪马上又发来一条短信:“我刚刚看了中央12,有种怪怪的感觉,不过没事,我始终相信善行只求问心无愧。”
  孙俪今年才满22岁,可据我的接触,她内心的大度,几乎在我所接触的女明星中唯此仅见。我于是再短信,要求通个电话,马上,孙俪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话题自然就谈到了她刚刚看过的《大家看法》节目。
  我问孙俪:“你是不是对我在节目里的发言,不太满意?”
   孙俪毫不避讳地回答:“有点。”
  我说:“有人说我在节目里表现很虚伪,是非不分,你是不是也这样认为?”
  孙俪笑了:“如果我也这样认为,就根本不会理您了,这是我躲开虚伪的人最习惯的方式。”
  我再问:“那你真正不满意的是什么?”
  孙俪说:“何东老师,我觉得您在并没有完全了解、掌握所有事实真相的情况下,就凭空从概念出发发言,这确实是让我没想到的。”
  面对这样的批评,我还能说什么呢?我确实是在没有完全了解所有事实的情况之下就说了话,所以我只能对孙俪说:“就这一点,我现在向你正式道歉。”
   其实对整个事情,我心里并不是完全没有疑点;比如,在《大家看法》节目现场,我当时跟后来上场的邱记者,仅仅隔着一个主持人,有几个问题我一直都想请问邱记者,可当时场上争嘴的PK火药味道太浓,根本容不得谁插得进嘴去;再后,我还作手势想提问,可主持人正顾着协调场上气氛,就没理会我的要求。
  我当时要请问邱记者的几个问题是:1、向海青写给你的那封信,到底是私人信件?还是要通过你发给媒体的公开信?如果是公开信,那么他想公开这封信的意图是什么?2、反过来再说,如果向海清写给你的只是私信,那么你公开发表这封私信,从隐私角度讲,这很合法嘛?3、你公布这封信,对于孙俪作为捐助者,对于向海青作为接受捐助者,究竟想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影响?4、现在整个社会影响已经产生了,您对此是什么感觉?5、现在这样的结果,对您个人,是希望看到的?还是不希望看到的?或者说,这正是你希望得到的?节目结束之后,当我跟编导、主持人打完招呼之后,上面的问题本来还想追问邱记者,但他人已经匆匆走了。
  接着再回到孙俪的电话上说。孙俪之后在电话里对这件事情几乎谈了一个小时,其间,她还两次因为流泪而不得不停下来让自己平静一会儿。(可这些谈话内容,她让我一定不要向媒体公布,因为她不愿意此事再被媒体八卦和娱乐化。)
  但有两句话,孙俪同意我写在博客上——
  其一,任何炒作或对事实真相有偏差甚至歪曲的报道,她本人都可以接受;但她无法接受她的母亲被凭空冤枉和伤害,“因为我妈妈只是一个普通好心的长辈,她完全弄不懂为什么有的报道,完全不根据事实而作出不负责任的报道。”
  其二、尽管孙俪感谢有那么多人对她从过去到现在的行为表示理解,“可我并不希望别人对向海青进行谩骂,因为他今后还要在社会上成长。”
  另外,孙俪还非常清楚地表达了这样两点——
1、有很多人对她说,你既然是明星,所以你就应当继续帮下去,这样会有利于你的社会形象。说到这一点,孙俪的倔劲上来了:“如果是迫于任何压力,让我去违心地去做什么事情,绝不!我不会因为别人和社会上认为我是什么,我就去作一个虚伪的人。要是这样,我自己心里会感到很难受的。”
2、“在很多事情上,我真的很想通过有权威公信力的社会机构去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可我不知道这样的机构和组织到底在哪儿?”
   孙俪说,也有很多所谓的机构、组织,会向她提出这样的要求:我们要做什么什么活动,你作为明星就应当给我们多捐些钱;可那些机构和组织到底有多少公信力甚至没有公信力;“那我捐款、捐物,都不知道有人会拿去做什么;如果我连对方的基本情况都根本不了解,我随便把钱给了他们,然后再炒作一番,这跟公开做秀有区别嘛?”
  孙俪告诉我:如果我以后再去进行捐助,我反而希望做得更加隐秘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并且还要通过真正可靠的机构去完成这些。
  这些关于节目的误会都谈开之后,孙俪非常高兴地对我说:我希望您关注一下我后边要播出的《甜蜜蜜》,您可能会喜欢的。我反问:如果我要是不喜欢呢?她在电话里笑了:那您可以公开评论呀!最后,孙俪又向我问及北京那位动物保护专家张吕萍,因为她一直在挂念着这事。我对她说:咱们都接受一下你眼前的这个教训吧!我说、谁说,都空口无凭,我希望你能专门腾出时间,去到张吕萍的动物保护基地进行最认真的实地考察之后,然后再谈别的。孙俪说,等我拍完这个戏,一定跟您一起专门过去看她。
 
  和孙俪通完电话之后没一个小时,旅法作家王方辉刚到了北京,就约我出去坐一坐。这王方辉何许人?之前几年,我见到了这样的介绍:“20世纪90年代初,王方辉在法国当了纪录片导演和制片人。因为既精通娴熟的法语,又熟悉中国文化,所以,他就成了非常移民孕妇的陪护,巴黎警察局对非法中国移民信件和法庭传票的翻译,唯一不收任何费用为非常移民办事的人……甚至几次差点自己被法国警察当成非法移民抓进监狱。于是,之后就有了一部世界上唯一一部,由中国人拍摄的反映中国非法海外移民生存状态的纪录片《法国陷阱》,并且在欧洲获得了电视纪录片大奖。如今,无论是在法的非法移民,还是巴黎警察局碰到了关于中国非法移民的棘手事件,经常都要中介于王方辉的介绍与参与。”我之前,曾经在北京《法制晚报》的连载中,全文阅读了他写的《到巴黎当华侨》。那真是一本力透纸背的好书。所以,此书不但在内地影响很大,而且还被台湾联合报系,隆重推出并全面介绍。内地电视剧当中,我经常会看到有胡乱编造的所谓海外移民肥皂剧——很多都是把国内的故事愣编到了海外而已。可《到巴黎当华侨》,才堪称是一部深入非法移民真实人生的电视剧的题材。
  作为一位在海外的难得好友自远方来,我赶紧出门去会他。这一出门,就只见王府井满大街年轻人,全扮成了“圣诞老人”聚在一起狂欢——这真是对那些联名要求抵制洋节的大学教授及学者们的最大现实讽刺。
  在街上被人流和车流裹挟了大半天,我和王方辉才算找到了一个胡同边的清静饭馆坐下。我叫了一壶淡茶,随即向王方辉请教欧洲国家,是如何完成捐助与慈善的?
  王方辉仔细地向我介绍道:恰恰是每年的圣诞节,欧洲人以个人名义完成的捐助和慈善行为才最多,因为在圣诞节,穷人的日子才显得最苦。可有一条,专门执行捐助与慈善的机构或组织,都是在公众及法律严密监督之下运行的。然后他问我,现在国内的相应机构与组织的公信度如何?我笑一笑,说:很差,所以无论是百姓还是海外人士进行捐助,都常害怕钱之后不知道会去被用在哪儿?比如各地残联,都相当有钱,而且楼房也都盖得相当不错;还会由肢体健全者担任领导,住房、生活条件也非常好。就是唯独,各地残疾人的生活,至今仍然并无太大改善。我问王方辉:你来北京也有几次了,你在街上究竟见过多少残疾人?他很好奇:他们为什么不出门呢?我笑一笑说:公共汽车不助残、地铁残疾人根本下不去、饭馆、商店门口全是台阶;长安街上还有几公里长的隔离带,残疾人如果出来,他们可往哪儿去呢?所以只能天天在家里待着。
  王方辉接着说:法国人只要生活条件稍有富裕,进行捐助和关心慈善,是全民性的。可有一条,他们的捐助,完全是出于对上帝的信仰、出于对自己的良知要求,不会附带任何条件。所以,捐助与慈善没有“一对一”,都是直接将钱财或物品转交给相应机构或者组织,然后再由他们转交给受捐者。捐助者与受捐者,不会发生直接联系。王方辉说,他在来北京之前,就从网上注意到了孙俪捐助事件。但在欧洲,这样的事情几乎不可能发生,因为双方都要通过相应机构、组织才能完成捐助和接受捐助。
  我向他讲述了,就是那位邱记者,他曾经将一个贫困女孩领到家里帮助她在当地上学和解决日常生活。王方辉于是问:领到家里之后,这个女孩儿与那位邱记者的整个家庭算是一种怎样的归属关系呢?寄养?保姆?或是被供起来的保护对象?我告诉他,据邱记者自己说,后来那个女孩因为什么事情不满意,就自己出走了。王方辉说:当然会发生这种可能了。一个成年人突然成另外一个陌生家庭里的“孩子”,不但容易在生活中出现非常具体的矛盾与尴尬,关键问题还在于,出了矛盾与问题,之后可如何解决?真当成自家的孩子去教训?而孩子是否因为接受了这种帮助,就必须把捐助者当成自己的“家长”?所以,这是一种伪亲情——而人所以要捐助他人,真正的意义,则在于能帮助他们正常地面对社会、完成社会性的正常成长。因此,捐助者与受捐者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不但是应当的而且是必须的。否则,矛盾、尴尬肯定少不了发生。
  我问:难道在欧洲、在巴黎,就没有发生过受捐者不满或抗议的情况?王方辉说:当然有,而且他们经常都会表示不满,认为自己接受的帮助还远远不够,自己的正常公民生活还远远达不到标准;可他们只会面对捐助与慈善机构、或通过媒体手段来表示自己的不满,但绝对不会直接面对个人捐助者闹事或提出抗议,因为互相之间是被机构、组织隔离开的;并且各种社会捐助、慈善机构,对受捐者的条件是有严格审查与约束力的。如果受捐者一旦无节制的挥霍所接受的捐助,这个人的社会信用就会完全崩溃,之后,他就很难在社会上立足了。
  我听完之后,不由笑了;首先,孙俪就因为想做善事,而经常找不到可靠的捐助机构和组织;现在连政府机构、法院等权威单位都整天一抓贪污腐败分子就一大把,那么谁还敢轻易相信松散的民间慈善机构和组织呢?

   因此,在社会基本信用荡然无存的前提之下,孙俪事件背后直指的,恰恰是国内捐助、慈善机制良性正常作用的根本缺失。而孙俪本人付出了善意,可恰恰正是整个社会捐助、慈善机构缺失的最大受害者!所以一旦受助者失去相应机构的条件约束包括良性的社会道德约束,他再得到多少捐助,也并不一定会有利于他心灵的健康成长。当那么多人站在湿乎乎的中国式"知恩图报"与"忘恩负义"的人情当中,气急败坏地一边给孙俪判100分,一边给向海清判0分之后,又有多少人认真地想过:得100分者与得0分者,都是社会失去健全捐助\慈善机制的受害者了呢?为什么当人们以最朴素简单的"是非观"痛骂完了某一个知恩不图报\忘恩负义者之后,这样的人却越来越层出不穷呢?我们社会的整体诚信度\公信力,反而情况越来越糟糕了呢?
   在整个社会捐助、慈善机制的根本失效之下,就只能是个人与个人之间的直接接触,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除了孙俪的善良初衷会被伤害之外,她现在还在网上被迫成为了“知恩图报”的施恩者——她自己说,本来仅仅因为自己有佛教信仰而就想做一点善事,她根本就没想去给谁当什么“恩人”。可在独具中国特色的湿乎乎的人情之下,她现在就必须承担这个被迫的角色。既然先有了“恩人”的存在,所以“忘恩负义”、“以怨报恩”的结果就当然随时都可能发生。所以,孙俪说她不愿意看见网上的谩骂,因为被她捐助的学生今后还要成长。
   孙俪为什么看了《大家看法》节目之后,会感觉“怪怪的”?我告诉她:因为节目本身的定位,就极其简陋地定位在了“对错PK”和激烈的“嘴巴”争辩之上——而根本没有稍微往完善相应的社会捐助、慈善机制健全化上引去一步。
  李承鹏赢得众多男性观众的欢呼——说得真痛快淋漓!
  可周孝正教授的某些理论就对嘛?——人有了很多钱,就必须不得买豪车、买豪宅,而应当把钱都拿出来分给穷人?——这样还不如再来一次打土豪分田地呢?
  而我如果想提什么信仰或上帝——就应当应份地被定位在“虚伪者”然后再钉在什么柱子上,所以我才会被“好想哭”愤怒质问:“上帝是中国的嘛?圣诞是中国的嘛?”
  据别人告诉我:在网上,有9万多人都在支持孙俪,而大骂那个“忘恩负义”的大学生——干脆就直接把他拉出来公之于众,再踏上九万只脚,让他永世不得翻身得了!
  可这一切之后,真会有利于孙俪的善良本意和她的社会形象嘛?
  当然,在很多谩骂者身后,他们的直接上级、上上级,一点都没耽误他们的贪污与腐败;当然,在很多的谩骂者背后,中国真正的捐助与慈善机制还会在整个社会的全面腐败之下,继续根本丧失作用。
  难道这就是孙俪最初想得到的结果嘛?这难道就是《大家看法》想得到的确良收视率嘛?
   我当然不要求别人相信上帝;可我还是很想站在满街戴着圣诞小红帽的人群中问一声:上帝,你到底在哪里呢?我身边可有这么多人都戴着小红帽,等待着你圣灵降临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