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巨无霸电视台的内囊就是这样尽上来的!  

2006-12-12 04:38: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留言当中发现了“小豆饭”的留言以及他(或是她)转来的“老猫”关于曾在央视工作的文章。当时我还在想:此“老猫”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老猫”呢?于是就直接电话“老猫”问及:有人转来了一篇关于写央视的文章,真是你写的嘛?他肯定地回答:是我写的。所以我就放心了。

“老猫”在此文当中,非常真实而细节地写到了他曾经与央视打交道的几次亲身经历。而这样的经历,我不但经受过,并且次数还要超过“老猫”。

有很多人,因为我之前对央视的一些说法,而以为我对央视有多大成见,那就通过“老猫”的真实叙述,了解一下这个“巨无霸”内部的真实状态吧!

有很多人,没有跟央视直接接触过,至今仍然不明白,他们掌握着不逊于全世界任何先进电视台的高级设备,为什么会所节目做得那么糟糕?为什么他们会有不少“观众公敌”式的主持人?那么也请看看老猫对央视的真实写照吧!

有很多人,至今仍然迷信作为最大喉舌的央视,总以为他们还是代表了什么什么的最高电视台。没错!央视由于官方的垄断,如今确实仍然占有所有电视台中最高的广告额度。他们仍然非常有钱。可央视将来不会没落于金钱,而是肯定会崩溃于他们由于内朽的体制和越来越难看的节目。想当年,《人民日报》不也象央视一样威风八面嘛?那么,曾在这五年之内读过《人民日报》的朋友,请点鼠标!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虽然,在央视内部,还有个别节目残存着一点活气,也还有个别不错的主持人;但这并不等于他们就整体而言,还有什么真正的活力可言。

以下请看——

小豆饭:“何老师:转一篇老猫的文章,偶觉得也挺好,里面还提到了您。哈哈,要不您也回忆一下当时的情形,让偶们听听?

 

《我为什么不喜欢中央电视台》

老 猫

世界上的电视台有很多,我最不喜欢的是中央电视台。

     我的很多朋友和同学都在中央台上班,但我还是不喜欢那里。

     第一次和中央台有关系,是一个节目让我对中学生穿"松糕鞋"发表看法。那时候女生很流行穿这个,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所以我面对镜头发表看法的时候说:"在学校里的确不应该穿,但是我也不反对在平时娱乐的时候穿。只要对身体没坏处,别花太多钱,我觉得也行。"在那个节目里,我总共也就说了这么婉转的一句话。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节目播出的时候,把我的话切了一大半,"但"后面全都没了。这样,我所想表达的意思就全变了,我成了一个反对"松糕鞋"的老古板。看完了节目我才明白,这个节目的主旨是反对穿这种鞋的,所以,编导要按这个主旨把我这样的"被采访者"打扮成反对者。问题是,我说的要不符合你的要求,你可以不用,但你不能篡改我的本意。你篡改了,就不叫采访,而叫编造。

第二次吃亏是吃在熟人身上。有一次,一个在中央台工作的同学找我,说是要请我写一个节目的解说词,要得很急。那些日子正好我也特别忙,想推脱的。但他说:"我已经跟组里领导说好了,你的稿费是4000块。"当时4000块钱对我来说是一个天文数字,我没办法拒绝这个诱惑。我答应了,点灯熬油把稿子写出来,交了出去,之后又按照要求改了两遍。后来,这位同学请我吃饭,给了我1000元的现金,说另外3000元得用发票报销,让我回去找发票。那时候我没有什么消费,找发票很困难,东凑西凑,真的在他要求的时间内凑齐了,赶紧给他寄过去(那个年代还没有快递呢)。谁知道,发票一去,从此渺无音讯。

大概过了一年多,这位同学又找我,还是要写解说。我想起了上次的事,开玩笑说:"你上次的帐还没跟我结呢。"他立刻显得非常吃惊,问:"难道报销的钱没有给你吗?你等着,我给你去问!"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我这一等,就是十几年。直到现在,这位同学再也没给我打过电话。

中央电视台最得罪人的地方,就是他们的传达室。我去过几次中央台,有时候是帮朋友的节目做策划出主意,有时候就是和同学叙叙旧,或者录制个什么小节目。我没有主动去过电视台,都是人家叫才去的。可到了传达室,我就感觉自己是三孙子。不仅要排队填单,还要央求传达室的人打电话叫人,等人到门口接我来了,还要抢着去换进门证。我去过不少国家部委,在上大学的时候,还冒失地和同学去胡耀邦总书记的家,想和总书记讨论问题。但所有地方的传达室,似乎都没有中央电视台的传达室谱大。有一次我站在传达室外的寒风中等人来接,心想,这个传达室可真的牛啊,它能把所有的来客,都变成求着中央台的人。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去中央台某部门开策划会。那次一起去开会的,我记得还有何东,还有一些报社的记者与编辑。这样的策划会很像集体学雷锋,是没有任何报酬的。大家都是想为电视台出主意,满腔热心肠。大家坐在一间大屋子里,同坐的是这个需要策划的节目的编导、制片人以及编辑等等。等制片人介绍完了情况和思路,我们就开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可说着说着,我就发现情形不对,因为来宾们每出一个主意,都会遭到节目组人员的"反击"。最典型的话是"你们的想法虽然好,可是电视上无法实现"、"电视是要用画面说话的"、"你们不了解电视制作的要求"、"其实电视和你们想象的不一样"云云。我就纳了闷儿了,这是我们给他们开策划会呢,还是他们给我们开批判会呢?既然我们什么都不懂,那把我们叫来干什么?是来给你们过嘴瘾的吗?我们这不是闲得要犯贱吗?

就这么说了一上午,没一个主意是成的。我找了个机会起身告辞。节目组的人还挽留我:"马上要吃饭了,你干吗走啊?下午咱还得继续说呢。"我靠,我是来这找饭辙的啊?

那次我是饿着肚子走的。我一边往外走一边发誓,我再也不参加中央台的任何活动了,尤其是策划会,再参加我就是真孙子。

不过后来我还是看了改版以后的节目。和我想象得差不多,我们在会上被逐一批驳的建议,大部分都被他们采纳了。我真想不通这些人是什么心态。

再后来,我和北京台、凤凰台的人合作过,虽然不多,感觉都非常愉快。同样是做电视的,境界怎么就这么不一样呢?

最后一次和中央台有关系,是因为我的一位老领导。他在业务上精心栽培过我,我一直对他心存感激。电视台某节目组需要撰写稿件,找到了他,他就推荐了我。老实说,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但因为是老领导的介绍,我犹豫半天还是答应了。

既然撰稿,事先就要见面沟通一下。这次我们约在了梅地亚咖啡厅,时间是某日上午九点。我一大早从昌平住家出发,提前了十分钟到场,要了咖啡坐等。可10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约我的人还是没有露面。我有点沉不住气,发短信,没有回音;把电话打过去,通是通了,可旋即又被挂断。再打,就是关机状态了。

我耐着性子等,看隔壁桌一个小女生(也是哪个节目的编导吧),给一个花白头发的老先生上电视基础课(估计是地方台来送节目的)。那小女生口若悬河,一口一个"你知道吗?"那老家伙不住地唯唯诺诺。他们的课上了一个多小时,结束了。可我等的人还是没有音讯。

我的脾气相当好,但再好的脾气,到了11点也崩溃了。我感觉被人涮了,满心怨怒地结帐走人。

半个小时以后,我已经到了北三环路。这时候,那位编导的电话追来了,她问我在哪儿?我告诉她我已经在回家的路上,然后反问她我们约的是几点钟。

她听出我生气了,赶紧解释,她是被领导突然叫去开会。他们领导开会的规矩,是不准接听任何电话,不许回短信,否则领导就要发怒。我问她:"你们领导需要尊重我就不需要尊重?你告诉我一声,他能杀了你?我们难道不是为了工作才见面的吗?"

我挂掉了电话,对自己说:"你TMD真是记吃不记打!"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