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新闻联播》的恐怖时刻与接受习惯  

2006-12-11 04:51: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常深夜去踩吴亚滨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robinwoo),已经成了习惯。这家伙按广东人的话说,就是他特别“搞”,很多平常很容易被人忽略不记的事情,一经他来写,就马上能变得相当惊险,然而他最后却又能化惊恐为幽默。

先读他昨夜新贴的《恐怖时刻》——

“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在这样的一个时间里做这样的一件事了,但我今天无意中做了,发现不是一般的恐怖,简直太恐怖了。我在19点的时候打开了电视!你猜,我看到什么了?

居然是--新闻联播!!!

   不恐怖么?

   当你不停地换台、换台再换台......而那种义正词严的腔调在你的耳边重复、重复再重复,我顿时感受到刹那间的崩溃。这世界上哪里还会有这样的景致??如果是在BBS上,此举当属癫狂,任何一个管理员都会把他踢出去的,现实中么......

   特别特别特别的一点是,由于卫星传输的问题,各台之间略带时差,如果配合默契的话,播音员的一句话你完全可以重复听到三遍以上!

   以前没觉得,但现在感觉特别恐怖,我逃啊逃啊......还好,还有个凤凰卫视……一瞬间,恍若隔世了都。

   还有多少坚持看新闻联播的?请举鼠标!”

 

问题是,亚滨他们家可以收得到《凤凰卫视》,我妈妈家却收不到《凤凰卫视》。我举鼠标是因为,自从家里能上网之后,我早就对巨无霸电视台以及泛滥到各省台的《新闻联播》“非理勿视”了实行眼球严戒了。可我妈妈家不但收不到凤凰,而我老妈每晚到了19点整,她就会习惯性地打开电视端坐于沙发之上,准时收看《新闻联播》。她看得认真嘛?不认真!她听得仔细嘛?不仔细!可尽管她不认真、不仔细,但收看《新闻联播》早已成了她生活当中的一种习惯成自然。美国曾经有一部电影我特别喜欢,是《飞越疯人院》。而我妈到点收看《新闻联播》,却也是她“飞不越疯人院”的一种本能反应了——同时也由于她老人家根本就没有鼠标!

可我为什么又能知道,《新闻联播》只能对吴亚滨产生恐怖,而对另外一些人可能还是一种享受呢?因为我亲爱的老妈就是绝对的例子。同时这也很像我老父亲生前,一见《人民日报》,本能就要拿起红铅笔,在某篇社论或者什么重要文章上划些红杠一样——因为他必须要从《人民日报》的某些文章当中,窥测到革命路线并不明说出的某种政治暗示,同时也就找到了他自己下一步说话办事的前进方向了。

然而每天见老妈都必看《新闻联播》,有一天她于19点30分结束观看,坐下来一起吃晚饭之后,我就逗了我老妈一句:“妈,您刚才《新闻联播》都看见听见什么了?”

我老妈愣了一下,随手挥了一下筷子然后非常不屑地甩了一句:“咳!他们开会!全是脑袋!废话特多!”

我当时一口米饭全喷在桌上了。啥叫“无效联播”呢?这就是了,看完、听完——皮带没扎眼:记(系)不住!

我比吴亚滨岁数大得多,有一度虽然已经不看《新闻联播》,可从耳朵的习惯上说,却还算可以接受——因为毕竟前半辈子我自己一直也还在疯人院里没飞出来呢!后来是有一位朋友,专门通过MSN给我发来了一份声音文件,确也真是珍贵的史料:1966年8月18日中国宣布要革大家的命的一次重要“联播”,当年我是亲耳从收音机里聆听的,那时电视机还没象现在这么发达,所以不叫《新闻联播》是叫《全国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记得全家人当时就象特别老实的犯罪嫌疑人接受通知一样,端正地坐在家里,一声不敢吭地严肃听之。

当时好象是由夏青同志,用他那特别宏亮而且还特别具有恐怖震慑的嗓音敞开了朝我们嚷嚷的,有些话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无产……已经开始了……对于那些已经被揪出来的……分子,我们要毫不留情……但是,对于那些还可以改造好的同志(当时我跟父亲对视了一眼,下意识地就感觉是在说我们呢!所以必须主动加紧改造)……我们还是采取惩前毖后治病救人……”

这样的广播,主要就是要以一种垄断性、高压式的声音对每一个听众完成一种心理震慑与精神压制——小心点吧你!否则,你就要被划入那些不可以改造好了的什么分子了!

而伟大的夏青式的播音腔之后也一直传承至今。比如象赵忠祥同志,张口闭口包括他写书,就总要提起夏青老师如何如何;还有赵老师什么时候接受电视采访时,他开朗阳光地笑过?就没有!灰着脸、总不大高兴、目光里永远有一种不屑于芸芸、神情当中总略带一点点被淘汰出局的失落!饶颖事件一出来,我当时马上就想起米兰·昆德拉那部小说的名字《玩笑》——我们伟大的赵宗师,咋么临老临老,还会跟这样的一件事情扯上纠缠呢?

再有一位,就是李默然老师,我在北京音乐厅耳闻目睹过他用自己那沉厚独特的嗓音面对观众作过一次抒情诗歌朗颂,当时的过程是这样地——

默然老师很隆重地走上台来,站定!先目先浑然地向台下环视一遭,接着他张开了嘴,却先沉默几秒,然后……然后他说:“……啊!……人民……(突然拉高嗓门)我们的人民!”这叫抒情嘛?这仍然还是上世纪66年8月18日革命广播吓人的延续。

那么现在的接班人又是谁呢?

是我们《新闻联播》的罗京同志——无表情、目光冷淡、毫无笑意,一有重要广播时,就是由他出面来完成“恐怖时刻”。

我一直都在猜测象夏青、赵忠祥、李默然、罗京几位伟大播音员的丹田,是完全不能混同于一般老百姓的丹田的。由他们那特殊丹田所提起的声音播送,就是为了完成这样一种威胁性暗示:听了这样的声音,你要突然觉得自己做的很不对。你做的很不好。所以你得留点神,免得不小心也犯点小错误就不值得的了。你要对自己负责!要对人民负责!要对社会负责!”

有电视主持人曾经问我:如何才能成为“很正”的电视主持偶像?

我说:很简单呀!练就罗京那样的无表情加无缘故严峻,然后随时都能发出象包青天的声音——这肯定会让观众在严肃当中彻底记住你的面孔和声音。而且一旦练成之后,即使半夜遇上劫道的也不用害怕,一嗓子正义的声音,就能当场喝退一群劫匪!

吴亚滨非常天真地以为,众多听众可能都会象他一样,对某种巨无霸的播音腔调感觉恐怖,所以他会问:“还有多少坚持看新闻联播的?请举鼠标!”

而我认为,象《新闻联播》和泱泱央视,在大多数“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当中,还是挺有市场的。所以总会有人问我:你干嘛老是讽刺央视呀?是不是跟央视有仇呀?不是、不是,小的不敢!小的就是明些害怕“恐怖时刻”的无所不在,所以经常撰文以自警。因此有也有大众他们不但完全接受《新闻联播》,而且还会认真学着象《新闻联播》那样说话。尽管他们的丹田没有那么严峻特殊,但很可能他们却会用柔和的声音,完全《新闻联播》式地向你突然发问:“你到底都为抵制日货做了什么?”

读了亚滨的《恐怖时刻》之后,看样子,我还真得重新学会收看《新闻联播》;以后咱也用“恐怖时刻”的特殊声音去吓唬别人:“你都为抵制能砸碎脑袋的中国生产保险灯、红心鸭蛋、多宝鱼做了什么?????????”

最后再重复一下何妈妈对《新闻联播》的家常华概括与总结语录:“咳!他们开会!瞧着全是脑袋!反正废话特多!”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