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对于孙俪捐助事件的多向再思考  

2006-12-10 06:2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俪捐助张海清同学的事件一被媒体曝出,那时我恰恰正在长春忙着准备为吉林电视台国际部的《娱人在说》的试验版策划阶段。自己当时正关在宾馆里憋文案,偶然间从网上读到了这条已经很被八卦化的新闻,因为手上正忙,所以根本来不及更细地去了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于是根据自己一直以来对孙俪的了解,想也没想,就写了一篇《孙俪的尴尬:光捐钱就真能建立"希望"嘛?》当时我只想到了自己历来对“希望工程”只捐钱帮人上学,而常常会忽略除了捐钱还有其它更多城乡差别、捐助者与被捐助者各自生活与心理差异等种种复杂的背后因素,因此一挥手就把那篇分析写完,随即又马上将它贴在了博客上。然后我就继续忙那电视试验策划案了。
   坦白地讲,我当时一看关于此事件的消息,心里的倾向自然就已经出现了偏向。因为我跟孙俪挺熟悉,并且不止一次采访过她,孙俪的好心善良、独立思考、捐助希望小学、资助保护伤残小动物;一直都让我确认她是个非常难得的女孩子。所以我当时本能地就将被捐助者张海清,已经设定在“他很可能是一个忘恩负义,越给钱越不嫌多”的位置上了。
  之后,恰恰是“文聿笑笑”先从北京给我发了一条短信,后来,我又在她博客(
http://blog.sina.com.cn/m/wenyuxiaoxiao)中,读到了《关于孙俪"资助门"事件的初级思考》;当时心里不由一惊:是呀!每一件事情其实都要比已经表现出来的复杂得多;我怎么能只凭个人印象就可以断定一件事情的主观倾向性呢?我怎么就没有像“笑笑”那样,也从被捐助者张海清的角度,去想一想这个事件背后还可能存在的其它种种因素呢?
  之后几天继续忙着长春那边的事情,再后回到北京又开始忙另外几篇稿子。可“笑笑”所提出的质疑,一直都悬在我心里并没有放下。直到昨天,我在网上搜到了张海清写给四川那位记者邱朝举的长信。心里的疑团就更大了。然而此时上网再看,各种谴责、指斥、谩骂张海清的种种贴子,早已经铺天盖地而来了——据我的直觉,无论是孙俪还是张海清,他们因为此事所承受的压力可能都已经相当大了。而且我更担心,张海清这孩子更可能会因为媒体压力而受到不小的心理刺激。
   孙俪一直都忙着拍戏,于是我从她经纪人常老师那里,已经了解到,孙俪从2002年就开始捐助张海清,而且之后这个孩子也很出息,不但考上了大学而且还当了班长、学生会干部。应当说,孙俪对张海清的帮助是非常成功的——这一点无可质疑。
   我之后特别注意到,因为孙俪拍戏很忙,直接实施捐助的人,一直是孙俪的妈妈。我从关于此事件我能看到的报道当中,有两件事情似乎最让孙俪的妈妈非常恼火:张海清打手机花了90元钱、还有他用接受捐助的钱打出租车了。于是,很多人都在质问甚至谩骂他:已经在用人家的捐助,居然还打手机、打出租花了那么钱——所以你张海清肯定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可问题是:张海清打手机是因为什么事情?急事?由于当班长、学生会干部的工作需要?他打出租车又出去干什么了?是兜风游玩?还是纯粹为显派来着?根本没有人再对这两个引起众人愤怒点的事情再作进一步调查与分析。更糟糕的是,在八卦之风盛行之下,关于这个事件,我们至今仍然读不到任何一篇完整全面的调查性新闻。于是,评论家和网民(也包括我自己)的舌头,总是比新闻事实跑在前边,当所有事实还没有完全弄清楚之前,评价和谩骂已形成了“大气候”。
   另外,我在张海清写给邱朝举记者的长信当中,也特别注意到,他一而再再而三地都在对孙俪和她母亲表示感恩戴德——甚至还提到了来世再报,等等。这就更让我想起了独具中国特色的“希望工程”式捐助。之前几年,我就听解海龙提到过:很多捐助都是以“一对一”方式而完成的。
   然而恰恰就是在这种“一对一”的捐助贫困学生的方式背后,已经隐隐暗示了某种“恩情”的债务意识。即:捐助者一旦掏了钱给本来贫穷的接受者,接受者立即就应当恪守“吃人东西嘴短、拿人东西手短”的潜规则。我从来都没有丝毫怀疑过孙俪和她妈妈的善良与好心。但我却一直都在怀疑所谓“一对一”这种普遍捐助模式的所潜在“还债”内含。
  在此,我要特别举一个实例:之前,有一位我认识的在国外就读的中国大学生遇到了一点困难,我当时非常着急,于是有一次跟奥地利前驻华大使的女儿伊莎·贝拉在商量其它事情时,就无意当中说起了这位大学生。听我详细说了全部情况之后,伊莎·贝拉很小心向我请求(请注意,她是在请求):“我可以帮助她嘛?”我当时非常高兴地向她表示感谢,从始至终,我差不多感谢了她有六遍;到我们最后告别时,我又一次隆重对她表示感谢;谁知,伊莎·贝拉当时竟然很不高兴地板起脸来,很认真地对我严肃地说:“对不起,何先生,你不要老在感谢我!”我当时很纳闷:这不是国人一直都很习惯的一种表达方式嘛?你帮助了我,我当然要再三再四地表达谢意——如果可能,咱绝对不能白占人家的便宜,找机会我还要再买东西或者通过办什么事情,一定还清你这份人情。(再细想起来,我父母从小就教育我:千万别占人家便宜;其实这背后的潜台词却是:不占别人便宜就是害怕还人情时再吃了什么大亏!)我根据这种习惯思维的逻辑,所以就向伊莎·贝拉不解地问:我为什么不能因为你在帮忙,而感谢你呢?她当时站定,很认真地举起手指向天上对我说:不是我在帮忙我也不需要你来感谢——因为上帝知道这件事情!
   我当时完全愣住了,我使劲地盯住伊莎·贝拉的眼睛看,我看到了她心里确信有上帝在!所以,她之前才会在上帝的名义之下,请求我允许她参与这次帮助;同时,她并不认为这件事情因果仅仅就是,有人在求我、我再求她、于是她就成了一个恩情的施舍者——她仅仅只是在面对着上帝而在为上帝做这件事情,所以她不希望此事当中含有“恩情”、更不存在无信仰者那种托熟人办了事再想办法一定要还清人情的“感谢”。
   之后,伊莎·贝拉就和她的全家人开始了对那位中国留学生的帮助。最后,只是因为种种客观原因,这件事情并没有完全达到预期的效果。但伊莎贝拉和她的全家都尽了最大的努力。特别是在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当中,她们全家从来没有丝毫一点对被帮助者的限制、索恩、居高、让被帮助者感到有任何一点心理、精神上的压力。
   这件事情至今都让我深受震动并且完全颠覆了我一直以来相信的“谁帮了谁,被帮者就一定要感恩戴德涌泉相报”的中国特色感谢模式。我从此确信,她们仅仅只是在上帝的名义之下(请注意是在上帝的名义之下),完成着一份基督徒的义务而已。
   也恰恰因为亲身经历了这件事情的整个过程,所以我在之前的博文当中才会特别提到“仅仅捐钱,就一定能捐出‘希望’嘛?”对我那篇博文,有很多留言都在质疑:“难道捐钱还比不捐钱强?”、“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能捐钱就比不捐强”;等等;捐助当然应当应份——如果条件允许能为别人帮忙更是义不容辞。捐钱、捐物当然要比自己整天当守财奴要强。
    可问题是:我们究竟是以什么名义在以捐钱的方式而帮助他人?如果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那么如果捐钱最后捐出了债主、恩人、低声下气、不敢抬头、被捐助者的内心人质化;这跟放情感高利贷还有区别嘛?
  我到现在一直确认孙俪和她妈妈完全是出于真诚的善意,长期以来她们一直在帮助张海清同学。而且孙俪最近已经明确表示:捐助仍然还要继续下去。
  然而恰恰正如笑笑所启发我的那样:那么,作为接受捐助者的张海清,他还有没有权利表达一下自己的解释、意见、甚至委屈呢?
   事何况,关于孙俪捐助张海清的事件,如今已经很有点“罗生门”化了:孙俪一直拍戏经常无暇直接参与此事的实施;孙俪的妈妈说出了她自己独立的意见;邱朝举用博客表达了他的看法;张海清也写信诉说了自己的情况;还有网民、评论家在并没有完全了解事情所有方面之下的种种评说与谩骂。
   如果之后条件允许的话,我希望自己能通过孙俪本人,同时也希望能全面了解到张海清的所有情况。因为,到现在为止,我非常担心张海清会因为种种谩骂而在内心深处蒙受巨大压力,甚至可能会因此而扭曲他的心灵成长。
   另外,我希望在消除种种误会之后,假如情况允许的话,同时也不要让方方面面产生更多的尴尬;在这样的前提之下,我,同时我也恳请经常来此作客的各位熟悉的博友们——我们一齐向张海清提供我们所能给予他的帮助——并不仅仅止于钱。可能更重要的还是钱之外的帮助。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