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长春之后的乱弹与呕吐  

2006-12-08 07:04: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篇博客刚贴上去,即有问题被人留言提出来了。
   “暗夜妖娆”问:“何东......嗯~不知道该怎么称呼您,是叫老师呢?大哥呢?还是叔叔呢?我常常看您的博,一是更新快二是有意思,我就想问一句:您是怎么做到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呢?我也想达到这种境界,可是火候不够......"
   现在我来回答你——
  首先,我从小,就很不招周围人喜欢,因为性格比较各色。从上小学时,即不被老师夸奖、继而同学们也都跟随老师也不说我的好话——所以拍马屁、随大流,在中国是可以随师而自通的。因此有好多事情,也得从童子功练起——如果我从小学开始,就是中队长、大队长什么的,真不知道我现在心理得脆弱成什么样呢?进而到中学——后来没机会上大学——直接就下乡黑龙江兵团了;这整个成长过程当中,几乎没怎么被人家夸奖过,经常听到的,都不是说我什么好话,这也真怪不得什么别人,我自己毛病太多了,所以多挨些骂,也真活该!可能没有一个人从小就真喜欢被人骂的,可老被骂和被人批评之后,我居然后来发现也能习惯成自然——内心深处渐渐走向孤独;耳朵也就皮实了。
   我最大的一次接受挨骂的磨炼,应当是来自一次毫无精神准备、事先没有预料的事情。那是前几年,《英雄》的首映式结束之后,在记者招待会上,我明明觉得那就是一部很糟糕的电影——中国大片烂之开始。所以我就在记者招待会上,面对张艺谋直接提问了。当时也没在意什么,无非是表达了我个人对《英雄》的看法、意见、不满而已。
   可之后,我在电视上见张艺谋先生,几次凶巴巴的企图以他的的名声和威风,拼命压制任何反对的声音。再之后,我上网一看关于《英雄》官方网站中的跟贴,那真是有几千页呀,而且之后还在飞快地有人跟贴,都在骂我:何东是谁呀?他算什么东西?他也有资格骂张艺谋?接着就全是不堪的脏话了。
   刚开始看的时候,我最初有一点点尴尬:明明就是不好看嘛,我只说几句意见,怎么就这么翻江倒海了呢?从那次以后,我就再也不相信什么“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最好的老百姓”这句话了——应当说是“中国的老百姓是世界上最奴性的老百姓”了。我当时大略看了看那些留言,中心意思无非是:张艺谋乃中国电影的皇帝,你个何东什么东西也配给电影皇帝提意见?你不就是想通过骂名人自己出名嘛?——其实这恰恰是无数跟贴者自己内心潜在想法:一边妒忌着张皇帝的成功,一边又很奴性地惦记着要“与皇帝共同进餐”——得人家一个好脸色!可之后“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翻脸也真快,《十面埋伏》放映,又是全民、又是所有媒体一起大骂是烂片——完全缺乏个性、独立思考、充满情绪化;跟之前骂我完全一样。
  再后就更令我兴致索然了,我仔细注意了一下当时几千页骂我的跟贴,基本毫无新意——就那么几句脏话和一嘴一嘴的奴才口,不断地重复着而且达到了一种巅峰状态。在这种重复而且毫无个性的谩骂当中,我确实感到了一种审美疲劳。后来连看都不要看了。包括再后骂《十面埋伏》,我也不要看了——完全一样的。据说中国比较泱泱之大,而且还有几千文明史。可现在在欧洲甚至在泰国,凡中国游客所到之处,我们是如何泱泱又如何文明,发达国家们已经都比较了解了。
  时间又过去了好几年,现在在博客当中,只要我批评名人,就发现“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们仍然还是没什么进步,仍然还是问“何东是谁呀?”“他什么东西?”之类。我是谁或者什么东西并不要紧,问题是,我对名人的种种所作所为,可不可以表达一下我的独立思考和个人意见呢?不可以,偶像的臣民都很类似邪教中人,只许说好或喊“万岁、万万岁!”
   所以,我并不认为有很多人的叫骂真是被谁指挥的——完全是奴性使然。而且我相信,现在只要有人登高一呼,说几句蛊惑人心的口号,肯定还会有无数“世界上最好的老百姓”马上冲上去对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情扔石头吐口水的。
  所以“暗夜妖娆”问:“您是怎么做到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呢?”——试想,曾经领略过几千页内容完全重复的粗野谩骂之后,现在的博客后边,至多至多也就是几百条留言,所以我完全麻木并且毫无感觉了。尤其是那些大男人们,总拿在男女生殖器在乱骂——我只能从中感觉到某种故作雄壮的小气。比如,在我某一篇批评名人的博客之后,总会有男人拿我母亲或我太太来作为谩骂的对象——跟这样的骂者,根本不存在互相对话的前提。古人云:智者须与智者言,如与愚者言——等于失言。我绝非智者,但愚者们所生殖器化的谩骂,我还是不必与他们失言了。就随便他们自己去用力气吧——那完全是撒尿濞鼻涕:两手抓,还两手都想硬。其实却非常搞笑。
   可我也并非完全不在乎别人说我什么,比如就近在眼前,我就很在乎博友吴亚滨批评我什么——他从来不用脏字,说话非常斯文,可他所有的批评包括建议,都是过了脑子、经过独立思考的,这样的意见、批评、建议,常常一击就在要害上,所以我非常在乎。可那些仅仅通过生殖器而骂脏话的人,还有必要在乎嘛——那跟大小便有区别嘛?再说了,博客是个公开对外的窗口——就跟大街上一样,什么人没有呀?不是说“水至清而无鱼”了嘛?那就“百骂齐放”吧!但偶尔也会有一条骂得比较新颖的、格外的,让我立即发笑并且相当会意——比如有一条[匿名]“毛主席”的就说过:我现在就坐起来,咒你们全家死光光!”——每次我一想起它就不由会哈哈大笑!都死那么多年了,还不好好躺着休息?
   另有“老泥”问:“老何东您说董路在黄建翔辞职风波中,扮演了一个什么角色呀?您说,中国男人是不是都集体阳萎呀?感觉小韩寒是一个非常有头脑的小子。”
   我没觉得董路在黄的辞职风波当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他有自己的博客,那是人家的一亩三分地,可能人家与黄是朋友,他在自己菜地里说什么,那是人家的自由。另外,我特别注意到,他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说到黄的时候,并没有一味都在夸奖,而是好赖话都说了。在对黄的看法上,我有些意见跟董路相左,但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各抒己见嘛!不是允许言论自由嘛?
   韩寒是个人精,自然不用说。很佩服!而且他的飞刀常常一刺即到底,年龄的关系,学不来的。
   可我在黄辞职风波当中,最大的意外发现却是——董路如果去说相声甚至去演电视剧,肯定错不了,完全有可能会成为一个表演明星,这一点他自己都未必特别清楚,可我只看了他跟黄合说了一个相声段子,他在这方面,显然很有天份。如果有机会,我肯定会向别的导演特别隆重推荐介绍董路去演戏的。可这也并不妨碍,如果我与他意见看法不同,还继续互相吵架——一码归一码。别都搅在一起说。
   老泥还问:“您说,中国男人是不是都集体阳萎呀?”中国人口都多成了这样,首先说明中国男人在生理上根本不阳萎。可在生理之外,已经被历朝历代扭曲的中国文化,倒是非常的“举而不坚”而不是象吹嘘得那样“蓬蓬勃勃”——我看是一点都不勃!这尤其在不少纯学中文的知识分子当中,表现更为明显。因此中国虽大,却绝非真正意义上的强国。却经常更像是一个“求求你,表扬我”的形象工程大国。
  有“月”说:“您吉林的节目我们能看见吗?节目时间能告诉吗?关注!”你放心,象我这样虚荣心如此强的人,要是被吉林台领导通过了那“八分钟”;我肯定之后天天在我博客里给自己作广告,好容易找一个公开表达“信口开何”的窗口,我能不告诉别人嘛?怕只怕,人家很可能不带我玩儿呢!但另也有很相反的意见,有“老张杰”劝我说:“给您泼泼凉水行吗?您没有观众缘,做不了这样的节目。”我真心谢过“老张杰”了。我这里,这几日泼热水的是太多了,所以很感谢你的泼凉水。可即使只有一个观众,那八分钟如果最后被“公审”通过,我还是要去试巴试巴的。不提任何缘,即使出于虚荣心,我还是要去冒险去尝试的,哪怕最后失败,那也得“过把瘾”再死。
   “小泥鳅”:说:“坐飞机啥滋味儿呀?有劲吗?还是坐火车逗乐儿吧。下回,您还是换回‘鸟儿枪’吧。哈哈。以后,您能把您那八分钟,做成视频放上来吗?”坐飞机虽然没火车那么逗乐,但速度快,来去自由。乐是少了点,但在长春时,我住香格里拉宾馆,在电梯里被饭店的“宾客关系部主任”宋丹姑娘当场就认出来了,说:“我认识您,您是跟李静一起做《娱乐麻辣烫》的何东。”我当时鼻泡差点没吹出来!什么叫美——滋滋,知道嘛?那宋丹可不是一般的漂亮,是巨漂亮。一般男的给我名片,我随后就会忘记谁是谁,可宋丹的名片,我收得好着呢!这就叫“重女轻男”!另外,我要郑重向“小泥鳅”宣布:我的八分钟,只对内开放,而对于象生活在美国衣阿华那块遍地种玉米的农村人,肯定是不开放视频的。葛优在《夜宴》里怎么说来着?“我泱泱大国,怎么能对美国的玉米地老乡随便开放视频呢?”就活活憋死你!
  “小泥鳅”还说:“喜欢那个‘玻璃杯’。我也是特别喜欢这歌——干净、无技巧、纯洁——比那些什么香港、内地歌星们的多技巧歌唱,真是中听多多了。可昨天,“卸妆之后”又给我传来了《玻璃杯》的独唱,同一个人、同一首歌;可一进录音棚,让旁边什么老师一指点,嗬!技巧全出来了,都很会拐弯了。唉!人可真是很脆弱——刚纯洁出来然后马上就很会了。“泥鳅”居然也有耳朵嘛?居然对音乐还如此敏感,难得。再说一段关于音乐的感觉——
  有一天,我在家里吃撑了,独自去王府井那边遛马路消食;路过一家卖藏族用品的商店,门口音箱里正放着一段藏族男人唱歌的音乐,当时就走不动了,继而坐在店前,完全听呆了,那藏语完全听不懂,可那音乐,平静、悲凉、穿越、遥远……我抽了两根烟,进去问:“这是什么音乐?”一位穿藏服的小姑娘告诉我是《大悲咒》,当时立即掏钱买了一盘。
  回家之后忽然记起,曾经有一个看相的先生早先锐利地瞄我一眼之后说:“你得找到《大悲咒》,反复静心听之,以降你心中的杀气!”果然,那《大悲咒》我最近越听越深;这一深听,才明白这样的诵经才乃真正的六根清净,再一对比李娜虽入佛门后所唱的《阿弥陀佛》,确实真是尘缘未了——所以我之前那篇写李娜的博文,竟会招得无数人感动得泪流满面而且全是感性十足的留言。有一天竟然浮想,如果李娜某一日在某大佛殿堂中柔情地唱此《阿弥陀佛》,再弄得满寺和尚凡心大起失声痛哭,岂不大家都得还俗去了嘛?
   又后,我路过北京三联书店旁边一家著名音像店,因为想送其他几位朋友这《大悲咒》,就随口问了一句:有《大悲咒》嘛?营业员连忙答应:有、有、有!我当场也没试听,就买了一盘回家。可装进音响一听,同样是男人、同一首曲子,居然竟被唱得那般轻佻甚至暧昧。当晚就拿到院内的垃圾车旁边用脚踩碎了它。
   此去长春,又见一家“佛家精口商店”;音响里也正放着《大悲咒》;立于门前静心谛听,也被唱得不三不四,意马猿心的。
   之后回宾馆路上不禁叹息:同样的好经,居然听到了三种版本,而且完全天上地下。就那《玻璃杯》也是,一个初唱和之后的“会”唱,也如此变异之快之大!
  人哪!真想达到宠辱不惊——何其难?甚至根本做不到。有“寻找”见我前一篇博客说:“看您的每一篇文章都让人觉得没白看,总能从中悟出点什么!服了!”真蒙您谬赞,我却是受不起的。
   先不说远的。你需点进这个博客去
http://blog.sina.com.cn/m/robinwoo
   愿意动脑子的,只看最近两篇《感动中国》和《抛砖引砖,别客气,大家都是高手》,就知道什么样的文章是不白看的。
  出差这一趟,没功夫多写博客,今天这一下又是呕吐级了。真憋坏了——原来只知道喝酒、抽烟、吸毒都可以上瘾的,现在写博客却也真会上瘾的。有人留言曾经很烦我写得太长,那您瞄一眼标题就赶紧撤。我只为自娱自乐。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