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从黄健翔的怒斥看媒体——跟现在的八卦,谁还能要求什么?  

2006-11-28 03:4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发了《黄健翔:你怎么可以跟八卦暴脾气呢?》今天看看后边的留言却是非常的有意思。现在就说说我这位老“同志”的体会与心得吧——

我的一位跟娱乐圈和记者圈完全不沾边的朋友留言说:似乎也没有证据显示就一定不是炒作啊?这年头......能相信什么?万一这是人家彩排的一小品,那岂不是?”

仅仅这一句话,当今所有报纸在大众心中,早已失去了真实的基本信用。假如我这位朋友是在猜疑:这一轮关于黄健翔的争论,是不是又在炒作?——如此猜想却也不无他的道理。既然报纸连最起码的公众信任度都已近崩溃,就由不得别人不去怀疑了。但我仅仅只从黄健翔之后的暴怒而看,就已经不象是炒作了。如果真要是成功的炒作,那就肯定是要利用媒体、借助报纸而让自己得名获利,可现在的结局到底是谁得了便宜呢?当然是南方那家报纸和那位吴姓女记者了。但这么明摆着的一个大圈套,干嘛黄健翔从“解说门”之后忍了那么长时间,偏偏后来还要自己钻进去呢?

我们先看那位吴姓记者原文怎么写:“令人印象深刻的是,黄健翔对本报记者说:‘全国上万名记者都在羡慕你,你却在问蠢问题。’记者的回答:国外一家著名报纸的总编说过,没有愚蠢的提问,只有愚蠢的回答。”

如果“全国上万名记者都在羡慕你”这句话真是出自于黄健翔的亲口所说,那么他在答应接受这次采访之前就已经是在上当受骗了。黄的言外之意大约是这意思:全国可有那么多记者都在等着采访我呢,所以你可是被特殊赏光的。但黄健翔为何偏偏就单独接受了这家南方大报的记者采访呢?很显然,他在心里对各个报纸,还是有所取有所不取的。请看如下几条留言——

“秦川一草”说:“对胡说八道的娱记,骂几句又何妨?从‘南方周末’诞生至今本人一直阅读,这次关于黄的文章确实不客观,有失水准!”

vicki”说:“既然是‘声名远播的南方大报"的记者,怎么能和一般的八卦小报划等号呢!由不得人家不生气!南方大报现在的小记者的素质堪忧。现在的南方大报,堪忧!”

“你注重”说:“翔哥:你怎么可以对娱鸡这样在意呢?还有你也太大意了,怎么会接受这样的人的采访?”

从前边两条留言看,愿意受骗上当的还不止黄健翔一人。因为南方这家大报在许多人心目中,早已是权威确立多年并且声名远播了。“翔哥:你怎么可以对娱鸡这样在意呢?”——以黄健翔的自负,他当然不会在意那位吴姓女记者,可他确实相当在意这家声名远播的南方大报。他也不是“大意”,而是很希望能跟一家与他在自我想象当中“身份相等”的“权威”报纸作一番对话——所以我在上篇博文当中中说:黄健翔虽然人是离开了央视,但身段却还是央视的大范儿。既然是心里藏了“身份相等”的有求在先,之后就难免可能会上当了。你黄健翔眼前炙手可热是有身价,可南方这家报纸才不怕你之后暴跳如雷破口大骂,它就算这回做砸了你的采访——之后还照样会热买不误,而且还不知道有多少名人等着来上当呢!无独有偶,我昨天就顺便去看了看方舟子的博客,也是因为太看重了大报权威,然后就被人家记者给做了,所以也正在那边大骂这家南方报业集团呢!

假设换一个思路:黄健翔如果真能把身段放下来,就找一家最小的川、湘派报纸接受采访,一旦有所对自己不妥之处,还完全可以矢口否认:我可什么都没说过啊!都是他们瞎编的。可恰恰就是这家早已权威确立多年并且声名远播的大报,它登什么众人就真的相信,这才是黄之后暴怒的原因。所以也才有上边这样的叹息:“从‘南方周末’诞生至今本人一直阅读,这次关于黄的文章确实不客观,有失水准!”“既然是‘声名远播的南方大报’的记者,怎么能和一般的八卦小报划等号呢!……现在的南方大报,堪忧!”

好笑的“有失水准”和“堪忧”!权威大报里就没有小记者?无名小报中就没有大记者了嘛?再说了,以黄健翔眼前的红火,随便找任何一家小报发表言论,其传播的速度和影响都跟那家南方大报的传播效果一样。因此还是因为身价要求太高,才中了人家的招术。另外我很奇怪,就象黄健翔、方舟子这样自己原来都是作媒体的人士,他们怎么就居然不花些功夫去研究琢磨一下各个报纸呢?比如说如果仔细长久地观察这家南方大报就不难发现,他们总是非常热衷于在某个重大社会事件出现尴尬时,就立即派出记者采访事件中心人物。而且这家大报最要命的还是:它每作重大报道之前,总有一种潜藏的“北伐”战斗倾向——要想让这家大报“不战斗”它自己都特别难受。我很阴险地猜测这家大报在精心准备采访黄健翔之前,就已经预设好了两个采访战斗方向:其一、有可能从黄的嘴里挖出些央视的内幕情况;其二,如果挖不出来,那么我就要从公众对黄的短暂迷信当中,找出一些打破读者狂热的另一些脸色和缺陷来。结果,那吴姓女记者至少完成了后一种“战斗方向”。所以黄健翔这才特别愤怒与恼火。而且更受伤害的还有被罩在黄健翔如今光环之下的那些粉丝。中国人一直也有某种向上崇拜的倾向:一旦某人被架到神坛之上成了偶像或榜样之后,粉丝们根本就不允许在偶像和榜样的光环里还可以夹带任何杂质与不良——那不可能!他都已经是他了他怎么可能还会有毛病和缺点呢?!那是完全不能允许地!而且现在“自由”了的黄健翔,也相当习惯于这种被烤在火炉上的完美形象,因此一旦光环受到了吴姓记者阴冷质疑的破坏,他立即就跳脚大骂了——脾气还是央视巨无霸的脾气呀。

有“beyourlove”留言说:“黄健翔是另类,有激情。对于足球更是如此。这也是他自负的资本。难道这会伤害到在下哪一位吗?不喜欢他也好,讨厌他也好,你们问问自己的良心,在这样的时刻,在他最脆弱的时刻,为什么用这么狠的方式去攻击他??那个女记者,我对她的文章不敢有什么评论,人家毕竟出自清华,但作为女人,她真的是太不善良了。”

我看完这段善意、心肠软的留言,一直都在冷笑:旧社会怎么说报纸和记者的您知道嘛?叫:“下流报纸、无良记者”!您难道居然忘记了当年阮玲玉是怎么死了的嘛?!您跟现在的媒体八卦居然还要求客观、客气?这不是跟老虎要它的皮毛去做大衣嘛?还有“那个女记者,……人家毕竟出自清华”——听听,又来了!还是相信大招牌和大幌子。清华怎么了?清华就不能毕业出某些小人、阴谋者了嘛?真是幼稚好笑!

“明白了”说:“这何老意思就是既然决定当婊子了就得放得下身段,别讲啥道德良心了,看我老何多有手段,比流氓还流氓,这样在流氓堆里就不会吃亏啦。”

婊子不婊子、流氓不流氓的倒不打紧。先问:就跟现在的八卦,谁还能要求什么?不是“看我老何多有手段”;倒是作为黄健翔好友董路的有一句话,我看黄未必真明白了,但我以为自己却有点想通了,叫:“人至贱则无敌”;无论婊子还是流氓,都可归为“至贱”到底的人,人如果真的至贱能掉了平地上,我想恐怕就肯定要比套在光环里看事情、观察人都更清楚些吧?

身边总能见到这样或者那样的一种人,他们自己很以为自己是所谓的"名人"——也就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人”了,于是,他们对任何事情一旦出现了与自己预想完全不一样的结果时,他就会把所有的原因和问题都记在别人帐本上,而且永远都觉得自己是一个确实受害者。可有一天某位年轻姑娘问我:知道啥叫自掘坟墓嘛?我摇头疑惑间;她狠狠撂给我一句:就是活埋!

 

[有朋友问我:你天天老在八卦里折腾这些文字有啥意思呢?答曰:就喜欢在乱七八糟的状态之下使劲琢磨人,好玩儿!特别的好玩儿!]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