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作家包养协会,还真定了个包工头铁凝  

2006-11-14 15:1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全国作家包养协会,之前刚刚闭幕了代表大会。开会地点这一回还真包下了豪华的北京饭店开的,房费当然都不是由作家们自己掏钱出的,全部由国家将所有纳税人的血汗钱,专门拨款给那些现在根本写不出什么让大家喜欢、甚至连畅销书都弄不出几本的作家白吃白住,然后再选举出巴金之后的新一任作协主席(反正都已经被人家给包住在北京饭店里了,当然人家规定是谁就举手选谁呗。)

我在大前年曾经写过一篇稿子《作家协会应当解散》,当时是登在某大报的《青年时讯》上了。文章旁边当时被摄影记者配了一张很坏的照片:在门可罗雀冷清至极的中国作家协会大门口,有一位完全不知其所以然的民工,正向那个被天下民工白白养活着的“灵魂工程师”的最高机构大院里伸着脑袋往里张望呢!

此文一登出来,作协当时就炸了。别看他们作家协会真是几十年如一日地不能给读者提供几本让人爱不释手的好作品,可他们告状还是挺有本事的,而且现在有好多作家在上边都有人,因为他们都曾经替人家写过歌功颂德的书呀!这一告状自然就很麻烦了,上边果然严厉地批评了这家报社的主管部门,主管部门又严厉批评了《青年时讯》,而且还逼着主编写深刻检讨。当时主编还打电话问我,是不是也写一份检讨?我回答说:就是拘我判我,检讨自然是不能写了。因为我劝一个完全没有任何作用,天天就勾着作家们闹是非耍心眼的机构,我建议他们赶紧散伙,完全是为节约国家经费减少文化是非的好文章,不但不发资金大力表彰?还要让我写检查——门也没有啊!

本届全国作家包养大会举办之前,有一位作家在东北当街公开乞讨要饭来着,于是就有人在网上讨论文学现在到底是活着?还是完全死了?而且还有很多文化人很替那位作家很抱不平,觉得现在的读者太低俗,社会上完全没有了文学的一席之地,越来越没有人懂文学,文学越来越被人抛弃了,等等等等。根本作家就没有被人抛弃,都住上北京饭店了!我才算是被人给抛弃了呢,连住北京饭店过道或者卫生间一夜都肯定会被人给哄出来!

当时看那位作家当街要饭,就感觉他特别的不要脸。你要饭就要饭、当乞丐就当乞丐,旧武打小说当中,就有丐帮这样一伙子人,也没感觉他们当乞丐就怎么寒碜了,穷不是毛病,要着吃也无可非议。比如胡军那么帅的大帅哥,还在电视剧里当过丐帮帮主呢!可问题是,你既然要饭,却还要亮出自己是作家的牌子,这就非常没劲了。干嘛呀?是显派?还是要向社会和群众示威:我是作家,结果现在没人给我发工资吃饭了,所以我就以当街要饭来表示抗议!您说您这是冲谁?又因为个什么?关于这位作家可悲行径,我非常同意韩寒的冷酷评论:“都自称作家了,就应该有骨气,自己养活自己,穷的不行了,上街要饭也是自食其力,因为单位不给什么事都不干的作家发工资了,就做给别人看,这也太低等了。人家好歹发了你十年工资了,一个二奶包十年从二奶包成二奶奶也算对方有情有义了。

韩寒这番评论真是说得好。要让我想,我就是自己租间小房出卖自己,我也不能那么不要脸地以要饭甩脸子再给组织上看吧?这都什么年头了,还以要饭玩静坐示威,等着组织上往你们家扛白面大米?真是丢死人了,实在没的吃,去附近工地帮人家民工干点体力活,或者打几盆洗脚水,人家肯定也会赏你一饱饭吃,就别在坐在大街上要胁组织和群众了。

再之后,居然还有更多的作家、文化人会出来替那位蹲在大街上要饭的作家抱不平?真是无聊透顶几十年都喂不活的一帮子臭文人。活活就应当饿死才对。我早先有一位朋友,在家里养过一只笼中鸟,后来他要搬家了,就打算把那只鸟给放了生,可谁知道,一打开笼子让那鸟站出来,结果却把那鸟吓得直哆嗦,而且一动不动地站在笼子旁边;我估计它一离开牢笼自己心里还想呢:这么多年保护我的那些栅栏怎么都没了呀?

现在有好多几十年都写不出作品的作家也是这样。当初写书全在反对专制、呼唤自由,真到了完全把自由送给他们的时候,又鼻涕眼泪地爬在街上要找组织,而且下三滥地千恩万求地要求组织上可不能给自己断了奶。

作家包养协会这次开会,据说口号是“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先说中国作家自古以来,他们就从来就没团结过不说,而且还互相窝里斗往死里掐都多少个朝代过去也没变过花样。再者说了,“任何真正的作者,都是独立与世的孤儿”;又如何团结与胜利呢?我在网上看见有好多本次大会被包养的作家,都扎堆照相合影呢。难怪过去总听人说:老虎都是一只一只的,绵羊都是一群一群的。就指着象这样的参加包养协会的作家们,还能写出拯救“人类灵魂工程”的文学作品?啊——我呸!

前好多年了,就有人跟我提议过:你还巴结几个著名作家什么的,让他们介绍你参加作协去?我当时听了心里直恶心,咱就是去投奔黑道,也不能加入作家包养协会吧?另外,还有留言问我:你这也一把年纪了,干嘛总掺在娱乐八卦里呀?我还真就喜欢掺和在娱乐八卦里扒饭吃了。至好至歹,娱乐八卦也是脏在明面儿上,不是文笔、嘴上斯文,然后在背里再互相谋害——“莫道文人无杀气,掷笔之处血斑斑”哪!我写娱乐八卦,起码我也是自食其力能吃饱肚子,就是饿死了,也不至于眼泪哈哈还等着包养协会赏一口提鞋的口水饭吧!娱乐圈再脏,也真不如作家包养协会那么虚伪。如果在卑鄙与虚伪里硬让我挑——我就直接就选择卑鄙。

这次全国作家包养协会召开大会,也有件事件挺好玩儿的——

大会还没正式召开呢,都已经知道铁凝要当包养协会主席了,既然不是真正选出来的,那就要巴结就得赶紧巴结,否则如果以后再让人家知道自己早先根本没有巴结的前科,到时候看脸色也真是怪难受的。唉!这年月,作家不但写不出作品,就这人情世故的,也够难的。从此之后,河北作家包养协会的香火肯定会非常繁荣昌盛地!更免不了会有更多地作家,要打车自费去参拜河北作家神社地!估计,这几天当中,河北作家包养协会,正张灯结彩准备大宴宾客要开庆功大会呢!多出息呀,我们庄里,怎么说也出了一位“大浴女”的作家主席了!

写到此,我倒是很为那位白发苍苍的男性老作家心里很是愤愤不平了。就是那位男性老作家,这几年那叫一个忙。写书教人民群众他的“人生哲学”;在山东某大学开会研讨自己的作品,其实就是向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评奖委员会发射一颗红色信号弹,以表示中国某些作家的强烈呼吁:快把那个奖给了他吧!当巴金病危期间,一再背靠着巴金的大幅照片表示:继承巴金,学习巴金!

此外,这位男性老作家,已经用了多少年时间,以公布其他作家给他写的私信、串串这个作家那个作家,终于完成了排除各个异己的辛苦烦劳,就等着巴金先生一过世,他就呼之欲出地可以顺利登基大典,成为新一届中国作家养协会的主席了。可惜、可惜、实在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不算,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突然之间,组织上一声令下一刀切:凡年龄70岁以上的作家同志,不得再担任作协一切领导职务。得!半辈子辛苦这算是为谁忙呢?估计本届作家包养协会闭幕之后,他这位老作家同志,非得气个半死不成!现在,原来有好多常年都一直追随着他的作家帮,现在都正打算着如何改换门庭去巴结铁主席呢。真不容易,路线选错了,大方向严重地不正确!惨惨惨!掐这个、弄那个的,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呀!

有好几次,我上电视或者开专栏,人家都问我:怎么介绍您?是作家?还是什么?我立即就跟抽筋一样说:千万别骂我是作家。说娱记或者其它什么称呼都成,就是别介绍我是作家。

也有人在博客里骂我是“娱姬”、留言当中夸我是“娱妓”,听了心里都非常非常高兴受用——起码我还在靠出卖自己而养活自己,那也比蹲街上向组织示威要奶喝、要补钙强百倍。怎么说,咱这也是单挑地出卖,完全跟“包养协会”根本就不沾边。

最后,谨以韩寒的某段文字作为结尾:“入作协就是一个作者堕落和失败的开始,是最无厘头和不务正业的事情。这次的巴金之后的将要选出的第一任作协主席就是堕落失败和没骨气的典型,愿您统领着中国最大的年轻二奶和年老二奶奶群体,奔向诺贝尔。文学奖是够呛,我要是评委,肯定把诺贝尔和平奖颁给这组织。”

谁认识国际快递的呀!谢谢尽快把韩寒这段文字寄给他们看看,也让他们快来救济一下中国作家的饲养协会吧!

嘿嘿——我看行!

 

?/P>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