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又要开始打狗了;啥时候打人呢?  

2006-11-13 22:5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要开始打狗了;啥时候打人呢? - 老何东 - 何东老邪   [别打!别打!交罚款还不成?我看行!]

 

近几天,报纸随便一翻,就经常能读到关于狂犬病的新闻。唉!估计这又是在给大规模打狗造舆论呢。狗儿们,你们倒霉的日子又要到了。不过你们最倒霉的日子恐怕还要到2007年年末直至奥运会召开的前夕。

前些日子,中非论坛期间,北京不又开始做街面了嘛?咋叫“做街面”呢?就是警察们忽然又威风起来,四个八个地站在十字路口中间,不让汽车正常行驶,不让闲杂人等随便过路;瞧那胳膊挥的——其肢体语言的含义是:“去、去、去!都靠边儿待着去!”那脸色不屑的——心里憋着没说出来的话是:“嗳!现在老说便民、便民的,那我们警察的威风可往哪儿摆呀?怎么老让中国警察学美国警察呢?总让老百姓就这么满街自由自在的,那还有规矩?有体统嘛?”前一阵,北京满街的警察真是特别扬眉吐气,我看他们那段时间,又非常象过去的警察了。所以呀,北京还是多举办几次国际论坛最好,也好让满街的行人都老实点!

前些天有报道说:云南省某地正在掀起一场"打狗风暴",原因是在该县连续发生了人畜被狗咬伤后死亡的事件,之后被确定为狂犬病,按照政府部门的要求,从7月25日到30日5天时间,全县5万只狗必须全部扑杀干净。只有公安局用于破案的警犬和一处守卫军火仓库的军犬能保住性命。在这场打狗运动中,最为蔚为壮观的是,所有国家机关全员参战,县政府专门抽调公、检、法、司及政府人员成立了打狗队,队长由县公安局长亲自担任。打狗队的队伍迅速从县城延续到乡镇和村庄,乡镇干部和村委会成员也加入了打狗的行列。

狂犬病是从来都免不了的,这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在爱狗的洋人国家,狗都是要生病的。可狗生病的消息,究竟需要在什么时候公布?那可就是大学问了。比如平时都闷着不报,可要号召打狗了,那就立即公布狗最近可到处闹病呢,所以我们马上就要打狗了!

同样是“所有国家机关全员参战”;可为什么不在打狗之前事先“参战”,去下功夫查一查,究竟哪些狗有病?哪些狗没有病?哪些狗有证?哪些狗没证呢?可他们事先就是不查也不仔细管理、登记,要是什么都事先弄得井井井有序的,他们之后可吆喝谁和打谁去呀?

我原来住报社那两居室的居民楼时,就真遇上过一次打狗的阵势,现在形容形容,看看咱们的人民警察是如何热爱人民的吧——

那一天我上午正在家里待着看书呢,忽然保险门被敲得震响,就跟有人来通知火灾、地震的意思,我一边往门口走,一边扬着嗓子喊:“谁呀?轻点!别把门给敲坏喽!”我不这么说倒还好,这一喊,门敲得就更狠了。我挺生气的抢上前去把门一把打开,却只见门口立着几个警察,手里全握着碗口粗的白木棒子,眉眼全瞪得都快飞出后脑勺上去了。我隔着保险门也瞪着眼问:“干嘛呀?有事儿嘛?”

其中一位警察搭拉着眼皮说:“快把门打开!”

我手一背:“干嘛?说你们有什么事儿?”

“你先把门打开!”

“你们先把搜查证或者逮捕证给我看看,我就开门。”[80年代初,我被北京某区公安分局半夜里什么手续都不办,然后就把我拘留了好几天,后来打听明白了,公安机关抓人也得有正常手续。就从那次被非法拘留过之后,我见了警察就没好脸,而且为了不受制于交通警察,我就不买汽车,省得看他们站在街上冲我整天行使我大爷的脸色。]

“你们家狗呢?”

“我们家没狗!”

“你要是让我们发现了没证的狗,可就别怪我们之后不客气了!”

“爱客气不客气,家里没狗,这门也不让你们进,否则就是你们私闯民宅,我有地方告你们去!”

互相僵了好一会儿,我们家英勇的“妞妞”先冲出来了,接着“嘟嘟”也跟着冲出来了,隔着门使劲冲警察狂叫,而且“嘟嘟”还那样张大了嘴使劲冲警察“嘶嘶——”那是它在冲人民警察表示动物的愤怒呢!

这时其中有一个警察对我说:“噢!你们家养猫啦?没养狗呀?”

我非常挑衅地回答:“是养猫了,好几只呢!是这楼里哪个内奸跟你们报告,说我们家养狗了?你们查清楚了嘛?就瞎闯?”这么一说,几个刚才凶巴巴的警察,顿时就有点臊眉搭眼了,其中有一位头头小声说:“走吧,别处再查查。”说着,他们就转身上楼去了,木棒子还在楼梯上拖得咚咚作响,吓唬人呗。就在他们上楼梯快拐弯时,我又冲他们吼了一声:“以后没事儿别乱敲门,简直是扰民!”结果被他们狠狠瞪一眼,却无话可说。

虽然那次没亲眼看见他们如何打狗,但他们手里那些白木棒子,却完全是可以打死人的。

最近打狗之风又要盛起来了,也不知道他们见了狗,会如何动手,但看那架势,肯定不会亚于《夜宴》当中,那种把大臣先扔到半空当中然后再一棍子一棍子抡死的程度——因为有人真会在这种虐打的过程当中,心里享受到巨大的心理快感。

我就不明白了,即使是发现了病狗,难道就没有其它处理方式了嘛?比如安乐性的打针——包括用枪发射麻醉针等等;为什么总要选择最残忍的方式获得某些快感呢?

估计最近的打狗,也是为2008年“做街面”的一种方式。还有,2007年年末,估计长安街临街的楼面,还会刷一遍漆呢!新北京嘛,怎么可能不把北京的街面刷成傻新傻新的呢?

嘿嘿,我看行……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