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何东老邪

 
 
 

日志

 
 
关于我

坏何东_非常道。何东新书:《胳膊拧得过大腿》。购买请联系:中国工人出版社(010-62033018) 联系人:段靖

网易考拉推荐

社会主义税收、记者与主持采访  

2006-10-25 04:0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之前说自己对吴小莉的欣赏,首先因为我是记者。记者看电视主持人,首先要看他们的采访本事如何。在我的认为中,出色的电视主持人,首先应当是一个称职的记者。如果连采访的功夫都三脚猫,那么之后的主持就根本无从谈起了。主持人是要整天在电视上跟不同的嘉宾说话的,那么怎么样才能跟别人达成很好的谈话交流与沟通,就至关重要了。我在凤凰卫视上看吴小莉的若干重大采访还有几次重大事件直播,几个小时间不卑不亢且侃侃而谈,那其中功夫到底有多深?反正我作为一名多年的老记者,确实是非常心悦诚服的。有人在留言中说,吴小莉是“美女主持人”;我并不认同。吴小莉容貌端正,可在我印象当中,她还算不上是什么“美女主持人”,因为我看她的采访与主持,从来被吸引的并不是她的相貌,而从来都只被她精彩的采访与主持所吸引了。比如说她当年被朱总理点名,之后站起来的提问仍然非常锐利与准确,甚至问到朱是“经济沙皇”这样的字眼。如果要换上是央视主持人被总理点名,我估计当时大概可能嘴直哆嗦,连提问都会是结巴的——这样的场面我见过(而且面对的官员级别还要比总理小得多,就已经有点腿肚子朝前了。)。

那么“美女主持人”到底哪儿最盛产呢?从央视到地方台,比比皆是。好多好多的电视女主持,长得还真都没挑,可采访主持却傻到不能再傻而且还不愿意下些笨功夫去做好功课。她们都真把电视台就当成是相貌商业展览橱窗了,以为脸蛋漂亮就是“万人迷”的通行证了。可现在的人,谁又比谁能傻多少?有言道,顶多就傻几分钟,最多也就只傻一下午。所以今后若再只凭相貌在电视上蒙人,恐怕为时也不可能会太久了。

有匿名“别太偏激”留言对我说:“你说的这些主持人都有他们各自的长处和缺点,他们是正常人,不可能完美。如果个个都让你看着很顺眼,很温柔亲切,也就没什么看头了。中央台就是有‘容’所以才‘大’,有暇疵所以才真实。主持人各具特色所以才充满活力。”

这留言说得好,大家都是正常人、都不完美——那么大家就全都到电视上去轮流当主持人吧。今天我、明天你——都跟逛公园一样——皇帝人人做,明天到我家。这样成嘛?我看不行。可见当一名称职的主持人,还是应当有一定标准和要求的。

还有人问过我:你对电影、电视剧、电视节目、电视主持人,怎么那么多的话呀?嘿嘿!本来我有话也憋在心里没想说,可每天一出家门呢,院门口就竖着一块巨大的牌子,中国国情,办什么事都糊弄,就标语口号满哪儿都贴,那牌子上白底红字写得老大:社会主义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我知道这口号不是真话,可就我真信。所以,我看电视是要每年交钱的,另外我的所有收入,都得交税。既然我已经交了钱还交了所得税,那么我就有权力对电影制片厂、对公共电视台、对电影、电视剧、电视节目、电视主持人,提出我个人的批评包括最尖刻的评论。比如看博客的人都不交钱,还可能随便留言骂人呢,那么我既交了钱、买了票、交了税,难道还不允许我说三道四恶评几句嘛?真是岂有此理!“别太偏激”还说:“中央台就是有‘容’所以才‘大’,有暇疵所以才真实。主持人各具特色所以才充满活力。”——这话肯定是从报纸社论上抄来的吧?就跟单位领导总结一样;哈哈!央视的“容”表现在什么地方了?民意?还是通过短信投票来着?比如董卿——主持那么傻,却居然评了今年的优秀主持人,这完全就是主流电视台内部垄断的大锅饭均分——今年给这几位,明年再匀另几位,先论完资然后明年再去排辈。就跟我们早年单位发奖金的路子还是一样,"不患贫,而患不均"。去年“超女”出了前三名,央视专门传达,不许采访“超女”——这是"容"了?还是"大"了?然后还要弄了这大赛那大赛非跟湖南一个地方台死较劲。这是“容”还是“大”了?完全就是皮袍之下露出了一个“小”字!

我不喜欢王志的采访,是因为他太把自己当成央视了,他总感觉自己的采访就特代表"法制进行时"了,因此他的采访状态,一向对嘉宾都是高压的、准审讯式的。所以赵本山说过:连央视扫地的,都觉得自己身怀绝世武功——可见官气之甚。甚至个别主持人都忘记了,他们只不过是因为占据了最大的官办电视台的垄断位置,可他们绝对不是经过观众选出来的。为什么去年“超女”那么有人气?因为起码人家真有好多观众确实参与推选了。所以她们能红过央视主持人,我一点都不奇怪。如果你是参与投票选出来的,我当然会捧你;可如果你是通过官方指派强行塞给我然后再行政命令为“优秀”主持的,我肯定会挤兑和讽刺的。

好的采访,首先是采访者、主持人与被采访者之间人格与心理上的平等;但很多电视台的主持人,有几人真正在心里做到了这一点?他们的深藏在心底的那点优越感、对普通人的藐视,是打针吃药都治不干净的。另外,好的采访,提问完全可以咄咄逼人、完全可以尽情的尖锐,可有一点:对待被采访者的真诚却是必须的。那么,又有多少电视主持人,能真正做到对被采访者完全真诚了?就象王志那样——你上我的节目接受采访,就好象是进了一个最大衙门口,我天生就是“包公”了——这样的采访态度,本身就预设了采访与被采访之间的不平等。再笑、再眯眼,也是假装,因为心里藏了太多的高高在上和“我就应当这么训你”。刚刚过世不久的意大利女记者兼作家法拉齐,向来都是以采访最咄咄逼人而著名于全世界的,包括对各国元首采访起来她也从无客气可言。但是在法拉齐的咄咄逼人背后,却从来没有背靠“巨无霸”大树好乘凉的官腔压迫和衙门审讯的不自觉内心窝藏。还有美国著名的谈话主持人拉里·金,那也是一个在采访当中锋芒毕露的主儿,可他的采访态度首先就是真诚、平等以待,所以之后再咄咄逼人也是诚实对等交流,而不象个别内地主持人是那种“我代表人民审问你”的姿态。所以,同样是咄咄逼人,本质却完全不一样。

所以我一直认为,采访的关键是互相之间能不能达到一种坦诚的交流,而不是因为我占据了什么垄断媒体的平台,我就可以以势压人。很久以来,我尤其听不得有个别央视主持人在朗读一些重大新闻时的那种隆重而且森严的口气,因为那种声音光是听着,就已经让我内心感觉到很大的压迫感。之后琢磨了很久也没想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可前不久,一位博友给我发来一个声音文件,那正是1966年8月16史无前例的革命宣言,时隔整整四十年再听那播音员当时一字一顿的傲慢叫喊口气,确实真是非常吓人!但四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还能从个别央视播音员的朗读当中,找到四十前的那种播音口气。于是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特别反感那大同小异的播音腔调了。因为它们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我一张嘴说话,就是为了要吓住你、让你在我的垄断权威口气之下立即感觉到某种内心恐惧。与四十年前完全相同的播音口气,我如今偶尔在电视上转播某近邻之国的新闻发布时还能听到:男性播音员,面目严峻阴沉,说话咬牙切齿——关键还是要吓住你!

   可时代毕竟不一样了。过去同样的咬牙切齿可能真会把观众给吓住。但现在,再咬牙切齿的播音,也只可能让观众会象看漫画一样地发笑。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